20

世纪初西方人曾流传一句话:到中国可以不看三大殿不可不

看辜鸿铭。辜鸿铭

辜鸿铭何许人也?他生在南洋学在西洋婚在东洋仕在北洋。精

通英、法、德、拉丁、希腊、马来亚等9种语言获

13个博士学位倒

读英文报纸嘲笑英国人说美国人没有文化第一个将中国的《

论语》、《中庸

》用英文和德文翻译到西方。凭三寸不烂之舌向日本首相

伊藤博文

大讲孔学与文学大师列夫

·托尔斯泰

书信来往讨论世界文化和政坛局势被印度圣雄

甘地称为最尊贵的中国人。辜鸿铭字汤生。7月18日生于南洋马来半岛

西北的槟榔屿一个英国人的橡胶园内。早年

他祖辈由中国福建

迁居南洋积累下丰厚的财产和声望。他的父亲辜紫云当时是英国人经营的橡胶园的总

管操流利的闽南话能讲英语、马来语。他的母亲则是金发碧眼的西洋人讲英语和

葡萄牙语。这种家

庭环境下的辜鸿铭自幼就对语言有着出奇的理解力和记忆力。没有子女的橡胶园主布朗先生非常喜欢他

将他收为义子。自幼让他阅读

莎士比亚、培根等人的作品。英国的炮舰1840

年就打开了中国的大门。辜鸿铭的义父布朗先生对他说:

你可知道你的祖国中国

已被放在砧板上恶狠狠的侵略者正挥起屠刀准备分而食之。我希望你学通中西担起富国治国的责任

教化欧洲和美洲。1867

年布朗夫妇返回英国时把十岁的辜鸿铭带到了当时最强大的西方帝国。临行前

他的父亲在祖先牌位前焚香告诫他说:

不论你走到哪里不论你身边是英国人德国人还是法国人都不

要忘了你是中国人。

到了英国在布朗的指导下

辜鸿铭从西方最经典的文学名著入手以最朴拙的死记硬背办法很快掌握

了英文、德文、法文、拉丁文、希腊文并以优异的成绩被著名的爱丁堡大学录取并得到校长、著名作

家、历史学家、哲学家卡莱尔的赏识。1877

年辜鸿铭获得文学硕士学位后又赴德国

莱比锡大学等著

名学府研究文学、哲学。后来

蔡元培

去莱比锡大学求学时辜鸿铭已是声名显赫的知名人物;而

后当林语堂

来到莱比锡大学时辜鸿铭的著作已是学校指定的必读书了。

14

年的留学生活使富有天赋的

少年辜鸿铭成为精通西方文化的青年学者。

完成学业后

辜鸿铭听从当时在新加坡的语言大家马建忠的劝说

埋头研究中华文化并回到祖国大陆

继续苦读中国典籍。他在晚清实权派大臣

张之洞

幕府中任职二十年主要职责是

通译。他一边帮助张之

洞统筹洋务一边精研国学自号

汉滨读易者。

辜鸿铭博通西欧诸种语言、言辞敏捷的声名很快在欧美驻华人士中传扬开来。他给祖先叩头外国人

嘲笑说:这样做你的祖先就能吃到供桌上的饭菜了吗?辜鸿铭马上反唇相讥:你们在先人墓地摆上鲜花

他们就能闻到花的香味了吗?他倒读英文报纸嘲笑英国人说美国人没有文化在轮船上用纯正的德语挖

苦一群德国人。英国作家毛姆来中国想见辜。毛姆的朋友就给辜写了一封信请他来。可是等了好长时

间也不见辜来。毛姆没办法自己找到了辜的小院。一进屋辜就不客气地说:

你的同胞以为中国人不

是苦力就是买办只要一招手我们非来不可。

一句话让走南闯北见多识广的毛姆立时极为尴尬不知

所对。

同时作为东方文化的捍卫者辜鸿铭的声誉也逐渐显赫起来。辜鸿铭在

北京大学讲课时对学生们公开说:

我们为什么要学英文诗呢?那是因为要你们学好英文后把我们中国人做人的道理温柔敦厚的诗教

去晓喻那些四夷之邦。

在那样的时候他还嘴硬叫西方为

四夷之邦

为此许多人仅仅把他当成一个

笑料的制造者却忽略了他内心的痛苦忽略了他对东方文化的积极思考忽略了他对这片土地命运的深

切关注也忽略了他曾做出的坚定而绝望的挣扎。

自1883

年在英文报纸《华北日报》上发表题为

中国学

的文章开始他昂首走上宣扬中国文化、嘲

讽西学的写作之路。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几年里他还将《论语》、《中庸》译成英文相继在海外刊

载和印行。后来又翻译了《

大学

》。他的工作是创造性的古老的东方理论中还加入了

歌德、席勒、罗斯金

及朱贝尔的有启发性的妙语。在他之前中国的古经典从来没有好的译本。

从1901至1905

年辜鸿铭分五次发表了一百七十二则《中国札记》反复强调东方文明的价值。

1909

年英文著本《中国的牛津运动》(德文译本名《为中国反对欧洲观念而辩护:批判论文》)出版

在欧洲尤其是德国产生巨大的影响一些大学哲学系将其列为必读参考书。

1915

年《春秋大义》(即有名

的《中国人的精神》)出版。他以理想主义的热情向世界展示中国文化才是拯救世界的灵丹同时他对西

方文明的批判也是尖锐的深刻的。很快《春秋大义》德文版出版了在正进行

一战的德国引起巨大轰动。

辜鸿铭认为要估价一种文明必须看它

能够生产什么样子的人什么样的男人和女人

。他批评那些

被称作中国文明研究权威

的传教士和汉学家们

实际上并不真正懂得中国人和中国语言

。他独到地指出:

要懂得真正的中国人和中国文明那个人必须是深沉的、博大的和纯朴的

因为中国人的性格和中

国文明的三大特征正是深沉、博大和纯朴此外还有

灵敏。

辜鸿铭从这一独特的视角出发把中国人和美国人、英国人、德国人、法国人进行了对比凸显出中

国人的特征之所在:美国人博大、纯朴但不深沉;英国人深沉、纯朴却不博大;德国人博大、深沉

而不纯朴;法国人没有德国人天然的深沉不如美国人心胸博大和英国人心地纯朴却拥有这三个民族所

缺乏的灵敏;只有中国人全面具备了这四种优秀的精神特质。也正因如此辜鸿铭说中国人给人留下的

总体印象是温良那种难以言表的温良

。在中国人温良的形象背后隐藏着他们

纯真的赤子之心和成年人的智慧。辜鸿铭写道中国人过着孩子般的生活——一种心灵的生活。

辜鸿铭生活在一个不幸的时代在那样一个时代里只要你是一个中国人你就只能是病弱的任人

宰割的。如果你是清醒的你要抗争就需付出分外沉痛的代价。面对当时内忧外患的祖国

辜鸿铭为中华

传统之断落而忧患为炎黄文明之涂炭而忧患

他在笔记《张文襄幕府纪闻》中表达了自己对中国文化的自

尊与忧患的深层叹息。

辜鸿铭狂放的姿态是他带泪的表演是以狂放来保护强烈的自尊。当时西方人见到中国街市当中

遍挂童叟无欺

四字常对辜说:于此四字可见中国人心欺诈之一斑。辜顿时语塞无以自遣。实际上

因为眼界比同时代的人要开阔许多那种不幸辜鸿铭比任何人都体会得更清楚、更深刻。由此他不惜用

偏执的态度来表达自己对中华文化的热爱。他学在西洋却喜欢东方姑娘尤其喜爱中国姑娘的小脚。他

的夫人淑姑是小脚他一见钟情、终身不负。民国建立后

他在北大讲授英国文学用偏激的行为方式

--留辫子穿旧服

为纳妾和缠足进行头头是道的辩解

来对抗整个社会弃绝中华传统的畸形走向。辜鸿铭一生主

张皇权可他并不是遇到牌位就叩头。慈禧太后过生日他当众脱口而出的

贺诗是天子万年百姓花钱。万寿无疆百姓遭殃

。袁世凯死全国举哀三天辜鸿铭却特意请来一个戏班在家里大开堂会热闹了

三天。

辜鸿铭在北京大学任教梳着小辫走进课堂学生们一片哄堂大笑辜平静地说:

我头上的辫子是有

形的你们心中的辫子却是无形的

闻听此言狂傲的北大学生一片静默。

辜鸿铭生平喜欢痛骂西方人反以此而见重于西方人不为别的就为他骂得鞭辟入里并总能骂在

要穴和命门上。故很多西方人崇信辜鸿铭的学问和智慧几乎到了痴迷的地步。

当年辜鸿铭在东交民巷使馆区内的六国饭店用英文讲演

他自译为《春秋大义》)

中国人讲演历来没有售票的先例他却要售票而且票价高过

四大名旦之一的梅兰芳。

听梅的京戏只要一元二角听辜的讲演却要两元外国人对他的重视由此可见一斑。

辜鸿铭在西方人面前表现出来的优越感源自于他的机智与幽默。某天辜鸿铭在他位于北京椿树胡同

的私邸宴请欧美友人点的是煤油灯烟气呛鼻。有人说煤油灯不如电灯和汽灯明亮辜鸿铭笑道:

们东方人讲求明心见性东方人心明油灯自亮。东方人不像西方人那样专门看重表面功夫。

你说这是

谈佛理谈哲学还是故弄玄虚?反正他这一套足够唬住那些洋鬼子。

辜鸿铭辩才无双。中日甲午海战

后伊藤博文到中国漫游在武昌时与张之洞有过一些接触。辜鸿

铭是张的幕僚作为见面礼他送了伊藤一本自己刚出版的《论语》英译本。伊藤早知辜氏是中国保守派

中的先锋大将便乘机调侃他道:

听说你精通西洋学术难道还不清楚孔子之教能行于两千多年前却不

能行于二十世纪的今天吗?

辜鸿铭见招拆招回答道:

孔子教人的方法就好比数学家的加减乘除在数

千年前其法是三三得九如今二十世纪其法仍然是三三得九并不会三三得八。

伊藤听了一时间无词以对。在北大受蔡元培、黄侃

、洋教授的青睐但却是新文化的死对头。

4月30

日辜鸿铭在北京逝世享年

72岁。【著书立说】

辜鸿铭的仕途生涯不足一谈他一生事迹的意义及其重要性在于沟通中西文化并诉诸于翻译事业。为

了让西方人了解中国的孔孟哲学精神道义他勤于写作。辜氏一生著述颇丰且多用流利的英文写成

其目的即在于使西方人了解并通过了解进而尊重中国文化。

辜鸿铭的英文著作主要包括:

1.

封面上有赵凤昌亲笔手书的中文书名《尊王篇》。该书于

在上海出版乃是辜

鸿铭自和义和团运动以来陆陆续续发表于《日本邮报》等报刊上的系列英文政论文章结集而成的合集。

这些文章分析了义和团运动产生的原因指出义和团运动完全是外国传教士的不正当活动和西方列强的殖

民政策所引起的。辜鸿铭还在书中公开对西方文明及其没落进行大肆的评价。该书出版后欧洲人争相购

买传阅当时在国际上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清史稿》本传中说:

"

辜氏以英文撰《尊王篇》申大义列强

知中华以礼教立国终不可侮和议乃就。

"2.(《当今皇上们

请深思!日俄战道德原因》)它从

12月10

日起在《日本邮报》上连续发表

结集于上

海刊行。主要讨论日俄战争在道义方面的根源兼及中西文明问题并批评俄日双方的政策。

3.

(《中国牛津运动故事》)为辜鸿铭为纪念张之洞而

作1910

年首次在上海出版。书中他将张之洞比作英国

19世纪的红衣主教纽曼()

把张之洞领导的维护中国纲常名教的清流运动和纽曼在英格兰教会攻击自由主义的牛津运动作了对比研

究指出张之洞的清流运动和纽曼的牛津运动都是反对和攻击同一个敌人

--

现代欧洲高度物质文明的破坏

力量。4.

(《中国人的精神》又名《春秋大义》)这是辜鸿铭向西方宣

传中国传统文化的代表作。该书

年在北京首次出版并很快由德国学者奥斯卡

···施密茨(

)译成德文一时轰动西方。书中力阐中华民族德精神和中国文明的价值鼓吹中

国文化救西论。全书分为绪言、导论、正文和附录四个部分。导论阐述

"良民宗教"();正文第一章论"中国人的精神"()第二章论"中国女子第三章论"中国语言第四章论"约翰·史密斯在中国第五章论"一个著名的汉学家第六、七两章论"中国学;附录论"崇拜群众的宗教"或名"战争与出路。

此外辜鸿铭还常在英文报刊上发表文章《字林西报》(又名《华北日报》

)、《日本邮报》()、《北京日报》(

)、《密勒氏远东评论》(

)、《华北正报》()、《泰晤士报》()等英文报

刊都是他批判西方阐扬

"周孔之道"的阵地。

辜鸿铭的文章发表之后西方人既惊讶又非常佩服德国人和日本人尤其如此为了让更多的国人了

解这位东方圣哲的思想和学说他们把辜鸿铭的文章著述分别译成德文和日文。

在德国莱比锡出

版了由奈尔逊教授翻译的辜鸿铭的论文集

(《呐喊》又名《哀诉之音》)。德国著名汉学家

卫礼贤(

)则编译了辜鸿铭文集《中国对于欧洲思想之反抗:批判论文集》该书主体为

《中国牛津运动》。辜鸿铭在日本讲演的论文由日本大东文化协会集结成《辜鸿铭讲演集》于

在日本刊行。1941

年日本人萨摩雄次在日本编译出版了《辜鸿铭论集》主要篇目是从《辜鸿铭讲演集》和《中

国人的精神》中选译出来的。

【翻译实践】

作为翻译家辜鸿铭的贡献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将我国经典古籍《论语》、《中庸》、《大学》

等译成英文在清末民初的中书英译中最享盛誉;另一方面是将外国诗歌等翻译成中文主要有威廉

·柯伯

的《痴汉骑马歌》和柯勒律治的《古舟子咏》成为近代中国向国内译介西方诗歌的先驱。

中国四书五经的翻译最早始于明末清初。当时来华的外国传教士和汉学家把《诗经》、《易经》、《论语》、

《老子》等中国古代文化典籍移译成多种文字传到欧美有拉丁文、英文、意大利文、法文等译本。要把

中国古代经籍译成西方文字就得同时精通对译的两种语言能够透彻理会两国文化并非一般人所能担

任。而这些传教士和汉学家大多数只是粗通汉语因此翻译出来的作品中存在着许多不足之处有的甚至

是积字成句、积字成篇根本无法从整体上体现中国文化的精奥之处。

到了近代翻译孔孟著作最出名的要属理雅各(

)。理雅各是个有名的汉学家汉语造诣

很高。在王韬的协助下他把中国

"十三经"

中的十部经书译成英文统称为《中国经典》(

)在西方享有很高的声誉到现在仍被许多西方人视为标准译本。但由于英汉两国语言、文化、

思维方式等方面存在着巨大差异因此理雅各的翻译虽较之以前的译著相对准确仍不免有误解曲解、死

译硬译、断章取义的现象。

辜鸿铭早在1884

年发表的《中国学》一文中就指出:理雅各翻译《中国经典》的工作不过是应时之

需虽然数量惊人但并不都令人满意。辜鸿铭认为正是这些传教士和汉学家歪曲了儒家经典的原义糟

蹋了中国文化并导致西方人对中国人和中国文明产生种种偏见。为了消除这些偏见他决定自己翻译儒

家经典。1898

年辜鸿铭在上海出版了他的第一本译著《论语》(

)1906

年又推出了第二本译著《中庸》(

)后来他又翻译了《大学》(

)但是没有正式出版发行。

他在《论语》译序中声称:我们只想在此表达一个愿望希望那些有教养有思想的英国人在耐心读过

我们的译作之后能够反思一下他们对中国人已有的成见并能因此修正谬见改变他们对于中英两国人

民与人民、国与国之间关系的态度。

辜鸿铭翻译儒经最突出的一个特点是意译法即采用

"动态对等"

的方法使译文在表达思想方面起到

与原文相同的作用而不是原文与译文之间字栉句比的机械性转换。在《论语》译序中他就明确指出他

的翻译目的是"

让普通英语读者能看懂这本给了中国人智力和道德风貌的中文小册子

"因此他努力"使孔子

及其弟子的谈话方式就像有教养的英国人在表达与这些中国俊杰同样的思想时一样。

"在《中庸》译序中

他进一步阐明他的翻译观点:

彻底掌握其中之意义不仅译出原作的文字还要再现原作的风格。

"辜鸿

铭在具体的翻译工作中确实努力实践着这一翻译宗旨。例如:

1.《论语·学而第1

》中子贡与孔子的一段对话。子贡曰:

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

"子曰:"可也。

未若贫而乐道富而好礼者也。

"辜鸿铭译为:句中"谄"字译得尤为精彩远比

更能表情达意。而且整个译句简

洁明了既符合英语的表达习惯又与原句语体风格相互呼应。

2.《论语·子罕第9

》中记载颜回赞叹孔子之道高且深的那段话:

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

忽焉在后。夫子循循善诱人博我以文约我以礼欲罢不能。

"辜将之译为:

辜氏的这段译文很好地保持了原文言简意赅的特点。

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

"译成

对仗工整用词洗练到位。

一句则将颜回慨叹孔子之道高深不可捉摸的语气栩栩如声地传递出

来让人如闻其声如见其人。辜氏将

"欲罢不能"译成"

充分挖掘了原文的内涵和神韵并将之生动地再现出来。

辜氏再现原作风格的努力还体现在以诗译诗即把《论语》、《中庸》等中出现的诗歌片段同样用诗歌

的形式表现出来。由于辜氏精通中英文所以译得颇为成功。如《论语

·微子篇第18》中楚狂接舆之歌:"

凤兮凤兮!何德之衰?往者不可谏来者尤可追。已而已而!今之从政者殆而!

"辜氏是这样译的:全诗分为三节共7行每行8

个音节双行押韵读后琅琅上口。全诗的关键

把接舆对于孔子没有于乱世之际隐退的不理解和惋惜之情充分地表达出来。

辜鸿铭翻译儒家书籍的另外一个重要特点是引用歌德、卡莱尔、阿诺德、莎士比亚等西方著名作家和

思想家的话来注释某些经文这在儒经翻译史上还是第一次。辜氏在《论语》译序中解释了其用意:

"为了

让读者彻底理解书中思想的含义我们引用了欧洲一些非常著名作家的话作为注释。通过唤起业已熟悉

的思路这些注释或许可以吸引那些了解这些作家的读者。

近代中国于西方的文化交流虽然是双向的但

"西学东渐"的势力始终要比"东学西渐"

强大得多且西方人在对东学进行选择时总是带着殖民者高高在上的

蔑视态度因此与东方文化的隔膜甚深。在这种情况下辜氏的儒经注释法对于帮助西方读者理解中国

文化无疑是很有意义的。

除了引用欧洲名家作注之外辜氏还在注释中将书中出现的中国人物、中国朝代与西方历史上具有相

似特点的人物和时间段作横向比较。如将颜回比作圣

·约翰子路比作圣·

彼得尧比作亚伯拉罕等。对于夏

朝这样一个时间概念辜氏作了这样的比拟:夏朝之于孔子时代的人就如希腊历史之于现代欧洲人。这样

的比较未必恰当但却有助于那些对中国文化知之甚少的西方人更好地把握儒家经典的内容。

辜鸿铭所译的《论语》、《中庸》等较之以前西方传教士和汉学家的儒经译本有了质的飞跃可以说是

儒经西译史上的一个里程碑但由于思想和时代的局限性他的译作中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不足之处。

辜氏译经最大的缺点在于过分意译。其表现之一就是在把握大意的前提下随意增添许多原文没有的

内容。如对"

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论语·学而第1》)一句的翻译。辜氏的译文为:其中

""""

都超出了原文的内容。表现之二是

将译文中出现的大量中国人命、地名删掉。

如在《论语》中他只保留了颜回和仲由的名字而孔子的其他弟子则直接翻译为

"孔子的一个弟子"或"另一个弟子"

。虽然他这样做的动机是好的:

为了进一步除去英语读者会产生的古怪感和奇异感只要

有可能我们就删除其中的专有名词。

(见《论语》译序)但对于帮助西方读者更好地了解中国文化这一

点并没有好处因为儒经中出现的中国人名、地名往往包含着丰富的文化内容删掉之后就会改变原文

的文化色彩和民族色彩。翟林奈(

)在他自己的《论语》译本(

中就指出辜氏的这种做法只会使刻画人物形象的力度大打折扣而人物塑造正是《论语》的引人之处。

对于辜氏英译儒经曾存在过两种截然相反的评价:一种是赞美推崇一种是否定批评。持前一种观

点的以林语堂为代表。林语堂在《从异教徒到基督教徒》一书中这样评价道:

他(辜鸿铭)了不起的功绩

是翻译了儒家《四书》的三部不只是忠实的翻译而且是一种创造性的翻译古代经典的光透过一种深

的了然的哲学的注入。他事实上扮演东方观念语西方观念的电镀匠。他的《孔子的言论》饰以歌德、席勒、

罗斯金、及朱贝尔的有启发性的妙语。有关儒家书籍的翻译得力于他对原作的深切了解。

"持否定态度的

则以王国维为代表。王国维曾认真研读过辜氏翻译的《中庸》并著书《辜汤生英译〈中庸〉后》一文指陈

其中大小弊病若干条认为辜氏的翻译尝试乃一大失败。

不管人们对辜氏译经活动的评价如何我们都应该承认他对中华文化的阐释宣扬功不可没。他所译的

《论语》泰西购者近万部流传甚广;所译的《中庸》曾被收入在《东方智慧丛书》中。辜氏也因此在西

方声名大噪。他以极大的热情和创造性把中国传统文化介绍给西方世界在中西文化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

的一笔。【译事年表】《论语》上海《中庸》上海3.

《华英合璧:痴汉骑马歌》

20世纪初年商务印书馆【附录】

一、《中国人的精神》(节选)

我曾听一位外国朋友这样说过:作为外国人在日本居住的时间越长就越发讨厌日本人。相反在

中国居住的时间越长就越发喜欢中国人。这位外国友人曾久居日本和中国。我不知道这样评价日本人是

否合适但我相信在中国生活过的诸位都会同意上述对中国人的判断。一个外国人在中国居住的时间越久

就越喜欢中国人这已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中国人身上有种难以形容的东西。尽管他们缺乏卫生习惯生

活不甚讲究;尽管他们的思想和性格有许多缺点但仍然赢得了外国人的喜爱而这种喜爱是其他任何民

族所无法得到的。我已经把这种难以形容的东西概括为温良。如果我不为这种温良正名的话那么在外国

人的心中它就可能被误认为中国人体质和道德上的缺陷

──

温顺和懦弱。这里再次提到的温良就是我曾

经提示过的一种源于同情心或真正的人类的智慧的温良

既不是源于推理也非产自本能而是源于同

情心──

来源于同情的力量。那么中国人又是如何具备了这种同情的力量的呢?

我在这里冒昧给诸位一个解答

或者是一个假设。诸位愿意的话也许可以将其视为中国人具有同情力

量的秘密所在。中国人之所以有这种力量、这种强大的同情的力量是因为他们完全地或几乎完全地过着

一种心灵的生活。中国人的全部生活是一种情感的生活

这种情感既不来源于感官直觉意义上的那种情

感也不是来源于你们所说的神经系统奔腾的情欲那种意义上的情感而是一种产生于我们人性的深处

心灵的激情或人类之爱的那种意义上的情感。

下面让我们看看中国人是否过着一种心灵的生活。对此我们可以用中国人实际生活中表现出的一般

特徵来加以说明。

首先我们来谈谈中国的语言。中国的语言也是一种心灵的语言。一个很明显的事实就是:那些生活

在中国的外国人其儿童和未受教育者学习中文比成年人和受过教育者要容易得多。原因在于儿童和未受

教育者是用心灵来思考和使用语言。相反受过教育者特别是受过理性教育的现代欧洲人他们是用大

脑和智慧来思考和使用语言的。有一种关于极乐世界的说法也同样适用于对中国语言的学习:除非你变成

一个孩子否则你就难以学会它。

其次我们再指出一个众所周知的中国人日常生活中的事实。中国人具有惊人的记忆力其秘密何在?

就在于中国人是用心而非脑去记忆。用具同情力量的心灵记事比用头脑或智力要好得多后者是枯燥乏

味的。举例来说我们当中的绝大多数儿童时代的记忆力要强过成年后的记忆力。因为儿童就象中国人一

样是用心而非用脑去记忆。

接下来的例子依旧是体现在中国人日常生活中并得到大家承认的一个事实

──中国人的礼貌。中

国一向被视为礼仪之邦那么其礼貌的本质是什么呢?这就是体谅、照顾他人的感情。中国人有礼貌是因

为他们过着一种心灵的生活。他们完全了解自己的这份情感很容易将心比心推己及人显示出体谅、照

顾他人情感的特徵。中国人的礼貌虽然不象日本人的那样繁杂但它是令人愉快的。相反日本人的礼貌

则是繁杂而令人不快的。我已经听到了一些外国人的抱怨。折衷礼貌或许应该被称为排练式的礼貌

──如

剧院排戏一样需要死记硬背。它不是发自内心、出于自然的礼貌。事实上日本人的礼貌是一朵没有芳

香的花而真正的中国人的礼貌则是发自内心、充满了一种类似于名贵香水般奇异的芳香。

我们举的中国人特性的最后一例是其缺乏精确的习惯。这是由亚瑟

·

史密斯提出并使之得以扬名的一

个观点。那么中国人缺少精确性的原因又何在呢?我说依然是因为他们过着一种心灵的生活。心灵是纤细

而敏感的它不象头脑或智慧那样僵硬、刻板。实际上中国人的毛笔或许可以视为中国人精神的象征。

用毛笔书写绘画非常困难好像也难以准确但是一旦掌握了它你就能够得心应手创造出美妙优雅的

书画来而用西方坚硬的钢笔是无法获得这种效果的。

正是因为中国人过着一种心灵的生活一种像孩子的生活所以使得他们在许多方面还显得有些幼稚。

这是一个很明显的事实即作为一个有着那么悠久历史的伟大民族中国人竟然在许多方面至今仍表现得

那样幼稚。这使得一些浅薄的留学中国的外国留学生认为中国人未能使文明得到发展中国文明是一个停

滞的文明。必须承认就中国人的智力发展而言在一定程度上被人为地限制了。众所周知在有些领域

中国人只取得很少甚至根本没有什么进步。这不仅有自然科学方面的也有纯粹抽象科学方面的诸如科

学、逻辑学。实际上欧洲语言中

"科学"与"逻辑"

二词是无法在中文中找到完全对等的词加以表达的。

象儿童一样过着心灵生活的中国人对抽象的科学没有丝毫兴趣因为在这方面心灵和情感无计可施。

事实上每一件无需心灵与情感参与的事诸如统计表一类的工作都会引起中国人的反感。如果说统计

图表和抽象科学只引起了中国人的反感那么欧洲人现在所从事的所谓科学研究那种为了证明一种科学

理论而不惜去摧残肢解生体的所谓科学则使中国人感到恐惧并遭到了他们的抑制。

实际上我在这里要指出的是:中国人最美妙的特质并非他们过着一种心灵的生活。所有处于初级阶

段的民族都过着一种心灵的生活。正如我们都知道的一样欧洲中世纪的基督教徒们也同样过着一种心灵

的生活。马太·阿诺德就说过:"

中世纪的基督教世人就是靠心灵和想象来生活的。

"中国人最优秀的特质是

当他们过着心灵的生活象孩子一样生活时却具有为中世纪基督教徒或其他任何处于初级阶段的民族所

没有的思想与理性的力量。换句话说中国人最美妙的特质是:作为一个有悠久历史的民族它既有成年

人的智慧又能够过着孩子般的生活

──一种心灵的生活。

因此我们与其说中国人的发展受到了一些阻碍不如说她是一个永远不衰老的民族。简言之作为

一个民族中国人最美妙的特质就在于他们拥有了永葆青春的秘密。

现在我们可以回答最初提出的问题了

什么是真正的中国人?我们现在已经知道真正的中国人就

是有着赤子之心和成年人的智慧、过着心灵生活的这样一种人。简言之真正的中国人有着童子之心和成

人之思。中国人的精神是一种永葆青春的精神是不朽的民族魂。中国人永远年轻的秘密又何在呢?诸位

一定记得我曾经说过:是同情或真正的人类的智能造就了中国式的人之类型从而形成了真正的中国人那

种难以言表的温良。这种真正的人类的智能是同情与智能的有机结合它使人的心与脑得以调和。总之

它是心灵与理智的和谐。如果说中华民族之精神是一种青春永葆的精神是不朽的民族魂那么民族精

神不朽的秘密就是中国人心灵与理智的完美谐和。

二、辜鸿铭轶事本世纪初辜鸿铭先生*

代表北洋政府出席华府会议。某次酒会上一个浅薄的美国女士坐在辜鸿铭

旁边。望着这个形容古怪的中国老头她一时找不到话题。在上汤时终于忍不住学着唐人街腔的破碎

英语一字一字地问道:

(喜欢这汤吗?)辜鸿铭礼貌地点头微笑。女士认为这个

连最浅的英语都听不懂便不再答理他了。酒过三巡辜鸿铭起立致词操一口流利典雅的英

语全座为之赞叹不已。辜鸿铭坐下来也学那女士的腔调低声问那已经羞得满脸通红的女士道:

(喜欢我的演讲吗?)辜鸿铭的趣事

(一)

十岁那年辜鸿铭跟义父母布朗夫妇到了伦敦.他按照父亲的交代在伦敦也始终穿着长衫马褂留

着长长的辫子永远记住自己是个中国人(当时是清末).有一天他坐在电车上看伦敦泰晤时报几个同

车的英国人觉得好玩侮辱辜鸿铭.起初辜鸿铭不理他们干脆把报纸调头来看.那几个英国人更来劲

说:"

看那个中国小子连字都不认得还看什么报纸?

.这下把辜鸿铭给惹火啦他用纯正娴熟的英语

把整段文章念出来然后说:

你们英文才26个字母太简单我要是不倒着看那就一点意思都没有!

那帮英国孙子一听都傻啦赶紧灰溜溜地跑掉.

辜鸿铭的趣事

(二)

辜鸿铭他生在南洋(马来西亚的槟城)学在西洋(留学英法)娶妻东洋(有一个日本老婆在日本

有崇高的威望)仕在北洋(早年为两江总督张之洞幕僚晚年在北洋政府外交部任职)一生精通13种

语言是一个怪杰号称清朝最后一根辫子(至一九二八年死的时候还留着)

辜鸿铭的趣事

(三)

辜鸿铭很主张男人要娶小老婆认为这是社会稳定的基础.他说男人是茶壶女人是茶杯一个茶壶

肯定要配几个茶杯总不能一个茶杯配几个茶壶.

美国的妇运份子特地跑到上海跟辜鸿铭争论这个问题最后辜鸿铭问她:

亲爱的女士请问你们家的马车

有几个轮子?""有四个.""

用一个打气筒灌气还是用四个打气筒灌气?

""当然是用一个.""娶小老婆就是这个道理!"辜鸿铭的趣事

(四)

辜鸿铭很重视维护儒家学说的传统价值

1893

年他在协助湖广总督张之洞筹备铸币厂时有一天铸

币厂的外国专家联合请辜鸿铭吃饭大家对辜很尊重推他坐首席.宴会上有一个外国人问辜鸿铭:

能否给我们讲讲贵国孔子之道有何好处?

辜鸿铭立即说道:

刚才大家推我坐首席这就是行孔子之教.

如果今天大家都象你们西方所提倡的竞争大家抢坐首席以优胜劣败为主我看这顿饭大家都吃不成了

这就是孔学的好处!回到最上面辜鸿铭的趣事

(五)1896

年湖广总督张之洞六十岁生日嘉兴才子沈曾植(进士出身满腹经纶)前来祝寿辜鸿铭高

谈阔论中西学术制度沈曾植却一言不答辜鸿铭甚感奇怪问他为何不发一言?沈曾植说:

你讲的话我

都懂;你要听懂我讲的话还须读二十年中国书!

两年后辜鸿铭听说沈曾植前来拜会张之洞立即叫手

下将张之洞的藏书搬到客厅沈曾植问辜鸿铭:

搬书作什么?辜鸿铭说:

请教沈公哪一部书你能背我

不能背?哪一部书你懂我不懂?

沈曾植大笑说:

今后中国文化的重担就落在你的肩上啦!

【辜鸿铭的春秋大义】

据说孔子当年修订《春秋》一书竭力维护周代礼制字里行间褒善贬恶拨乱反正体现出明确

的政治意图和鲜明的政治色彩这就是后儒所称道的

微言大义或曰春秋大义。《孟子》有云:世衰道微邪说暴行有作……

孔子成《春秋》而乱臣贼子惧。

两千五百年后20

世纪初叶的中国和世界也

正是

世衰道微邪说暴行有作

的年代。有一位谙熟欧洲文明而服膺儒家传统文化的中国人再次举起

春秋大义

的旗帜在国内外发表了大量的英文著述极力维护中国传统文化的尊严鼓吹儒家文明的普世

价值在东、西方文化界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此人就是辜鸿铭。

辜鸿铭(1857-1928

)出身于华侨世家十三岁即赴欧洲求学十余年中游学于英法德意诸国归

国后长期担任张之洞幕府的洋文案曾官至清廷外务部左丞。他精通英、德、法等近十国文字尤其擅长英

文写作被孙中山、林语堂推为中国第一。

年辜鸿铭在北京出版了《中国人的精神》

()一书汉语题名春秋大义

。不久即被译成德、法、日等多种文字出版一时轰动东西洋在德

国甚至掀起了持续十几年的

辜鸿铭热。

《中国人的精神》是辜鸿铭最有影响的英文代表作品全书系由作者

1914

年发表于英文报纸《中国

评论》、以中国人的精神

为核心的系列论文结集而成。面对当时西方列强对中华民族的欺凌和对中国文

化的歧视辜鸿铭论述的主旨就是揭示中国人的精神生活阐发中国传统文化的永恒价值。辜鸿铭认为

要估价一种文明必须看它

。他批评那些被称作中国文明研究权威的传教士和汉学家们

。他独到地指出:要懂得真正的

中国人和中国文明那个人必须是深沉的、博大的和纯朴的

因为

中国人的性格和中国文明的三大特征

正是深沉、博大和纯朴(

)此外还有灵敏()。辜鸿铭从这一独特

的视角出发把中国人和美国人、英国人、德国人、法国人进行了对比凸显出中国人的特征之所在:美

国人博大、纯朴但不深沉;英国人深沉、纯朴却不博大;德国人博大、深沉而不纯朴;法国人没有

德国人天然的深沉不如美国人心胸博大和英国人心地纯朴却拥有这三个民族所缺乏的灵敏;只有中国

人全面具备了这四种优秀的精神特质。也正因如此辜鸿铭说中国人给人留下的总体印象是

温良(温文尔雅)那种难以言表的温良。

在中国人温良的形象背后隐藏着他们

纯真的赤子之心和成年人的智慧。辜鸿铭写道中国人过着孩子般的生活——种心灵的生活因此

与其说中国人的发展受到了阻碍不如说它是一个永不衰老的

民族一个拥有了永葆青春的秘密的民族。这个

像孩童一样过着心灵生活

的民族对于抽象的、刻板

的科学技术当然是没有兴趣的。辜鸿铭以此回应和解释西方人关于中国人的一种根深蒂固的套话:

中国人缺乏精确性。他形象地说:

中国的毛笔或许可以被视为中国人精神的象征。用毛笔书写绘画非常困难好

像也难以精确但是一旦掌握了它你就能够得心应手创造出美妙优雅的书画来而用西方坚硬的钢笔

是无法获得这种效果的。

在辜鸿铭看来不屑于精确的中国人其

赤子之心和成年人的智慧有机地融为一体达到了心灵与理智的完美谐和

:这就是历史悠久的中华民族

永葆青春的秘密。他引用最具中国

味道的英国诗人华滋华斯

的长诗《丁登寺》展现出中国人心灵与理智完美结合而产生的那种

安祥恬静、如沐天恩的心境

。正是这种心灵状态和精神境界赋予了中国人那种

难以言状的温良。真正的中国人的温良在真正的中国妇女或理想妇女

身上得到了尤为充分、完满的体现。中国男

人的温文尔雅

在中国妇女那儿变成了

神圣的、奇特的温柔

。辜鸿铭承认在其它国家和民族的理想妇

女身上也存在着这种温柔比如基督教的圣母马利亚但是与中国的观音菩萨相比中国的理想女性要在

轻松快活而又殷勤有礼

方面更胜一筹。他认为《诗经》中的《关雎》一诗描绘出了中国理想女性的三个本质

特征即

悠闲恬静之爱羞涩或腼腆以及

一词所表达的那种无法言状的优雅和妩媚最后是纯

洁或贞洁

。谈及中国女性中国人纳妾的问题自然是一个不可回避的话题。辜鸿铭将这种现象的

合理存在归因于中国妇女的无我教或曰淑女或贤妻之道:

正是中国妇女的那种无私无我使得纳妾在中国

不仅成为可能而且并非不道德。

这显然是一种狡辩不过这种狡辩也从另一个角度强化了中国妇女幽美

而贤淑的理想形象。

中国男人和女人为什么会具有上述精神特征?辜鸿铭认为这是中国的

良民宗教长期教化的结果。所谓良民宗教即指孔孟之道其精华是义与礼

特别是礼更为中国文明的精髓

。辜鸿铭比较了中

国与欧洲宗教教义之不同:

欧洲宗教要人们‘做一个好人中国的宗教则要人们‘做一个识礼的好人;基督教叫人‘爱人孔子则叫人‘爱之以礼。

他自然而然地联系到当时欧洲陷于

一战

炮火的残酷现实指出这

场战争的道德根源正在于不讲礼义而崇信强权。因此他要把中国人礼义并重的良民宗教奉送给欧洲以

制止这场世界大战

把欧洲文明从毁灭中拯救出来

并为战后文明的重建提供一把

钥匙。用中国传统的

儒家文化去拯救西方文明这正是《中国人的精神》一书所标举的

春秋大义之所在。

历史的发展证明辜鸿铭的

春秋大义并没有产生乱臣贼子惧的实际效果他对中国良民宗教的普

世功用显然是过于自信了。不过在

前后的欧洲特别是德国由于人们身受战争苦难对于自身

文明的价值普遍感到失望乃至绝望而对和平安宁的东方产生了某种朦胧的欣羡辜鸿铭其人其书就成了

他们心目中希望的使者。不仅大学里有人组织辜鸿铭研究会成立辜鸿铭俱乐部他的名字还广泛流

传于普通民众之口。在这股

辜鸿铭热

的推动下欧洲人对中国与中国文化的了解有所加深辜鸿铭笔下

奉良民宗教、社会有条不紊的中国与温文尔雅的中国男人、幽美贤淑的中国女人的形象也广为人们所熟

知乃至成为身陷战乱之中的欧洲人心向往之的一个乌托邦。真实与否姑且不论辜鸿铭所阐发的

中国人的精神和他以中救西的春秋大义

在中国人对外传播民族文化的历程中无疑写下了独特而醒目的一笔。

【辜鸿铭的寓所】——柏树胡同26号王之鸿

柏树胡同属东城区东华门地区是东四南大街路西从南往北数的第三条胡同自东向西沟通东四南大

街与王府井大街长530余米。明代称椿树胡同

据说因此地原有一棵大椿树而得名;

顿地名时将北侧的马尾巴胡同并入又因与西城区的椿树胡同重名而改称

柏树胡同文化大革命中一度改称瑞金路十五条后复称柏树胡同。柏树胡同26

号旧时的门牌是椿树胡同

30

号。据房屋档案记载该院在胡同西段南侧凹进去的小夹

道内占地面积为130

余平方米;街门面西是一个随墙

小门楼

;院内的三间北房是起脊瓦房一间南

房是灰顶平台建筑面积共计

60平方米。20世纪代柏树胡同26

号与相邻的院落一起被征用

改建成王府井旅馆。

当年这个不起眼的小院却有一个雅号曰

晋安寄庐顾名思义晋安寄庐的主人自然是一位隐居

在陋室中却以彰显道德为己任的君子。这位君子就是大名鼎鼎的辜鸿铭世人称其为

怪人。张中行先生

在通县师范学校读书时就开始留意有关辜鸿铭的材料。他说

:

道听途说的不少靠得住的有以下两种

:一是

他自己说他是东西南北之人因为生在南洋学在西洋婚在东洋仕在北洋;另一是特别受到外国人的

尊重有‘

到北京可以不看三大殿不可不看辜鸿铭

’的说法。

辜鸿铭

(1856—1928)

著名学者名汤生自号慵人、汉滨读易者福建同安

(今属厦门)人生于马

来西亚槟榔屿。其父是当地华侨据说其母是西洋人所以高鼻梁、深眼窝、黄头发成为辜鸿铭的相貌

特征。

辜鸿铭十岁左右便去了英国先后在英国、法国、德国读书其后还去过意大利、奥地利等国精通

英、法、德、拉丁、希腊等多种文字尤其对于英文写成文章连英国人也大加赞叹认为有维多利亚时

代的味儿可与英国的文章大家比肩。二十几岁回国后遇到了中国第一部较全面系统的古汉语语法专著

《马氏文通》的作者马建忠为东方文化所折服于是改造中国旧籍推崇儒家学说作有《读易堂文集》

译有《痴汉骑马歌》;又将《论语》、《中庸》等儒家经典译成英文;另外还撰有《春秋大义》。

辜鸿铭学贯中西。当年辜鸿铭在东交民巷使馆区的六国饭店用英语讲演《春秋大义》不但要售票

而且票价要高于四大名旦

之首的梅兰芳。梅兰芳的戏票价格为一元二角而辜鸿铭的讲演票则开价两元

却还很叫座。足见他在外国人心目中的地位。

辜鸿铭回国后在两广总督署和湖广总督署的幕府当了二十年的幕僚很受张之洞的器重。可是辜鸿

铭却敢拿张之洞和端方这前后两任湖广总督开涮他说

张文襄学问有余而聪明不足故其病在傲;端午

桥(端方)

聪明有余而学问不足故其病在浮。文襄傲故其门下幕僚多伪君子;午桥浮故其门下幕僚多

真小人。

辜鸿铭对袁世凯的揶揄更令人叫绝。在张之洞与袁世凯同入军机处之时有一次袁世凯对德国公使

说:

张中堂是讲学问的;我是不讲学问的我是讲办事的。

袁世凯的一位幕僚将这件事作为袁世凯的得意之

举告诉辜鸿铭。不料辜鸿铭不假思索地回答

诚然。然要看所办是何等事如老妈子倒马桶固用不着

学问;除倒马桶外我不知天下有何事是无学问的人可以办得好。

清朝末年辜鸿铭步入仕途到外务部任职官运还不错。由员外郎升郎中再升左丞相当于现在

的外交部副部长。但好景不长不久辛亥革命爆发宣统皇帝逊位辜鸿铭的官也当不成了。北京大学

校长蔡元培先生请他到北京大学讲授英国文学和拉丁文等课程。辜鸿铭对蔡元培是敬重的在他眼里当

时全中国只有两个好人:

一个是蔡元培另一个就是他自己。所以

五四运动

之时蔡元培请辞校长辜鸿

铭也是积极挽留派但他的理由却是

校长是我们学校的皇帝所以非得挽留不可。

辜鸿铭的学问是先西后中、由西而中辜鸿铭的装束也是先西后中、由西而中。回国之后乃至当幕

僚期间都是西装革履后来便是长袍马褂头顶瓜皮小帽足蹬双梁布鞋脑后拖着一条黄毛小辫而且

进入民国之后他也衣冠不异昔时。周作人在《北大感旧录》中描写辜鸿铭

生得一副深眼睛高鼻子的洋人

相貌头上一撮黄头毛却编成了一条小辫子冬天穿枣红宁绸的大袖方马褂上戴瓜皮小帽;不要说在

民国十年前后的北京就是在前清时代马路上遇见这样一位小城市里的华装教士似的人物大家也不免

要张大了眼睛看得出神吧。尤其妙的是那包车的车夫不知是从哪里乡下去特地找了来的或者是徐州辫

子兵的余留亦未可知也是一个背拖大辫子的汉子同课堂上的主人正好是一对他在红楼的大门外坐在

车兜上等着也不失车夫队中一个特殊的人物。

遥想当年有这样的一对主仆和一辆洋车来往于北大红楼与椿树胡同也确实是民国时王府井大街的

一道风景而且这道风景是真实的而不是复制的。

辜鸿铭推崇儒家学说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而且能言善辩处处体现着他的机智与幽默。

他在北大教

的是拉丁文等功课不能发挥他的正统思想他就随时随地要找机会发泄

。有一次他在椿树胡同的家中

宴请欧美友人局促而简陋的小院已够寒酸照明用的还是煤油灯昏暗而又烟气呛鼻而且这帮欧美

友人也不清楚晋安寄庐

的真实含义。于是就有人说

煤油灯不如电灯和汽灯明亮。

辜鸿铭知道:我们东

方人讲求明心见性东方人心明油灯自亮。东方人不像西方人那样专门看重表面工夫。

辜鸿铭的一番

高论还真把他的欧美友人给唬住了。

还有一次中日甲午战争后伊藤博文到中国漫游在武昌时与张之洞有过接触。辜鸿铭作为幕僚送

给伊藤一本刚出版的《论语》英译本。伊藤早知道辜氏是中国保守派中的先锋便乘机调侃他道

:听说你

精通西洋学术难道还不清楚孔子之教能行于两千多年前却不能行于二十世纪的今天吗?

辜鸿铭见招拆招回答道:

孔子教人的方法就好比数学家的加减乘除在数千年前其法是三三得九如今二十世纪

其法仍然是三三得九并不会三三得八。

伊藤竟一时语塞。辜鸿铭也被称为文坛怪杰。张中行先生说:

我想如果说这位怪人还有些贡献他的最大贡献就在于在举世都奔向力和利的时

候他肯站在旁边喊:危险!危险!

本文来自 好文网(www.haowenwang.com),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