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晨抱着手里的盆, 有点犹豫。

这雨水丢掉吧,那肯定是不舍得的,但是要深入用它, 感觉又怪怪的。于是干脆将雨水分成了两份, 一半拿去浇竹子。一半加水稀释,泼到彤果的田里, 看看有没有作用。

那截竹子都长许久了,才刚刚破了个苞,照这样的速度, 不知道过年能不能看见它开花。

如今已是晚秋,再过几日,就得入冬了。别说, 逐晨还真觉得有点玄。

她回到空地,想让寥寥云再进梧桐木里泡一泡。可小朋友跟风长吟玩得很高兴,也没有再要喝水的意思。逐晨不忍过度剥削童工,就给忍住了。

……真是每天都在为自己的善良而流泪。

不过,寥寥云究竟是不是一个走失儿童,还有待考究。

看寥寥云今天见到风不夜的反应,应当是认识某位魔修的。她都能飘到朝闻,说不定也去魔界来过一日游。

因此, 翌日早晨,在若有、若无等人来朝闻时,逐晨就将寥寥云抱过去给他们认脸, 看看能否找到她失散的亲人。

魔修吃饭的时候, 那都是全情投入的, 深埋着头,只将目光落在面前的菜色上, 对食物表达了最大的尊重,也将饿死鬼表演到了最精髓的深处。

逐晨拍了拍若无的肩膀,没有得到回应,硬生生将他掰出来,让让他分出一点精力。

她把寥寥云抱到胸口位置,问她:“见过吗?”

寥寥云晃了晃腿,率先回道:“没有!”

若无却是眼睛一亮,大叫一声:“哎呀,见过!”

他胡乱擦干净自己的嘴,朝寥寥云伸出手,笑道,“这不是梦里见过的小宝贝吗?来,叔叔给你抱抱!”

逐晨:“……”你特娘又是哪里来的痴汉!没想到是这种人。

逐晨将寥寥云抱走了,准备去隔壁桌,若无忙拽住她的袖子道:“别问了!她这样的小仙童怎么可能去魔界?若是出现,早就有人议论,我又怎可能会不知道?”

逐晨一想也是,微微叹了口气,心里其实雀跃起来。

嘿,不用还了。捡到就是自己的。小师弟命中带财啊!

若无的垂涎几乎写在脸上,他搓着手猥琐笑道:“这小娃娃,真是不一般。”

他在魔界之外见过的只有凡人和修士。修士的灵气与他们的魔气相冲,呆在一起就会让他隐隐觉得难受。而寥寥云不一样,她身上的气息极为平和,那种隐约的阳光雨露的味道,更是他们平日鲜见,却心生向往的东西。

加上在魔界边缘飘荡的魔修,大多拓落不羁,直白些讲就是长得丑、不打扮,还不讲卫生。上回见到这种粉雕玉琢的小人,已不知是什么时候了。

若无那颗寂静许久的阿爹心,就那么开始躁动起来。

若无弯下腰,放低声音问:“小仙童,有爹了吗?干爹也行?你要嘛?”

寥寥云感受到了他过度的热情,脑袋上的问号几乎要化为实质,低下头咬住了自己的手指,不做回答。

逐晨直接将她转了个方向,让她靠在自己肩上,拿屁股对着若无。

边上的魔修终于注意到了这边,纷纷摔下筷子,全方位包围寥寥云,兴奋道:

“诶,哪里来的小仙童,也给我看看!”

“小仙童,要不要吃鸡肉呀?”

“莫拿你那沾了口水的筷子来喂她!恶心!刘叔,再给我上一桌干净的!”

“莫拿你那脏手碰她,你也恶心!”

逐晨受不了了,挥开众人道:“都让开些!你们继续吃饭,这我们朝闻的崽崽,懂吗?不认爹!”

众人大感遗憾。

下午的时候,逐晨就后悔了带寥寥云出来见客。

这帮魔修,原本是吃完饭就回去的,毕竟留在朝闻没有安全感。可是如今,碗筷都叫人收走了,他们还赖在这里不肯离去。

寥寥云和风长吟在那头玩御剑,魔修们就在远处喝水旁观,必要的时候问一句“渴了吗?”、“饿了吗?”,俨然增加了一项饭后中老年育儿活动。

逐晨心想,这里可厉害了。现代人云养娃,这里是养云娃,某种程度上也算是实现了科技对接。

神奇的次元啊。

寥寥云被那么多人看着,一点都不怕生。逐晨去给她擦汗,问她有没有不高兴。她青蛙跳似地在地上蹦来蹦去,咯咯笑道:“我喜欢这里,喜欢这里,这里人多多!饭好好吃!”

寥寥云自开灵智起就没有同类。她是天地间唯一一个仙气化形,半步成神的神灵。在法术不高强的时候,只会被人视作盘中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