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洛见林友不服,反驳道。

    “那怎么能一样啊!我这楼也没准备卖,我是要往外租的。600 800 1100的租,两栋楼我一个月就能赚10多万,10来年我就回本了,这物价一天比一天涨,我这房租也不可能不涨啊,我估计三五年我就都能赚回来。还有啥买**这个稳当啊!”

    林友表示林洛就是忽悠:“可拉倒吧,现在二三百的房子有的是能租到的。谁花那么大钱租那么贵的房子。”

    林路见林友还是不服,要给他点现实打击了。

    “二三百那是什么地方,那是郊区老破平房,租的都是来务工的农民工,那破房子通水电都费劲,上个厕所都冻屁股,这也就是没带孩子来的能熬住。若是带孩子见识了什么是马桶,上厕所不用冻屁股,自来水一直有,夏天还能在家洗澡,你看孩子闹不闹着要住楼房。

    别说孩子了,就是稍微有点钱的小商贩都爱租个楼房住的。

    更不要说那些大学毕业了找到好工作的大学生了。”

    说着林洛又掰开手指头算了起来。

    “现在大学生毕业找个好工作容易吧,一个月工资都1000多了吧,加上奖金什么的。两口子过日子一个月怎么也不的个三四千啊。他们绝对舍得花这个钱租房子的。”

    林友还是不信,陈文东却点了点头,给了林友屁股一脚道:“再借舅舅300万。”

    陈文东原本想着,就花自己的200万买点就行,可是如今觉得林洛说的没错,这玩意虽然不能让自己暴富,但是用着踏实啊。

    哪像那些干股票的,今天上天了,明天跳楼了。

    他手头有200多万,再和林友借个300万,也能买栋楼了。

    林友委委屈屈的又拿出一张卡,对舅舅道:“舅舅,你们可省着点花啊,我这就再算有钱也禁不住你们这么造啊。”

    陈文东不以为然:“放心,还有农工集团的装修等着你呢。给现钱。”

    林友哭哭唧唧的道:“我不要当包工头,我要当科技新贵。”

    结果哭哭唧唧的未来的科技新贵,迎来了无情的武力镇压。

    挨了一顿冤枉打之后总算老老实实了,不情不愿的的当起包工头。

    三人闹着闹着的时候,拆迁办的人来送钥匙来了。

    三个破铝皮的铁环,上面挂了一堆的钥匙,钥匙上贴着白色的胶布,胶布上写着房号。

    春夏就见不得这个东西,一看到这些眼睛就放光。

    举着双手跳着小脚喊着:“我的,我的,都给我。”

    拆迁办的人想着逗逗他,就把三个钥匙环都给了春夏,春夏高抬的小手再也抬不起来了,三个挂满钥匙的铝环对春夏一个小孩子来说,还是太重了。

    可就是这样,春夏还是满脸幸福地蹲在地上,一把把数钥匙。

    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拆迁办的人招呼大家去办公室办手续,顺便去取商铺的钥匙。

    商铺离这不远,出了社区到了广渠门大街就是。

    陈文东也和拆迁的人说了自己也要买楼。

    对于拆迁办来说这是好事,拆迁办的人是不会拒绝的。

    这次为了安置拆迁,房子本来盖的就多。在加上好多个不要内部价购房的,那么要是剩下太多的房子,也挺愁人的。

    正好被林洛和程文东消化了也好。

    林洛他们在办公室签合同,春夏在一旁数钥匙,林洛他们签完了合同,春夏也终于把钥匙数完了,一共三栋楼162把钥匙。

    春夏还在那里美哪,就得到了一个让她崩溃的消息。

    “姑娘,这些钥匙不都是咱家的,还有你干爹的。还给你干爹!”

    春夏一听,立刻悲从心中来,自己辛辛苦苦数出来的钥匙竟然不都是自己的,还有比这可怜的事吗?

    眼看春夏就要哭出来了。

    林洛还没怎么的,陈文东先心疼了:“唉唉,都给咱们春夏,干爹的也给春夏。”

    林洛拦住了:“不能这么惯孩子。”

    说着抱起了春夏道:“姑娘,是咱们的咱们自己拿着,不是咱们的,咱们要还给人家,不能因为自己喜欢就霸占了。行不!”

    春夏还是不开心,可是还是听话的,把所有的钥匙都举到陈文东的面前。

    “干爹,你把你的拿回去吧,我家有,我不要你的。”

    看到这么懂事的春夏,陈文东心都要化了。

    陈文东可是真不见外,没去拿春夏的钥匙,反而拿起了林洛刚得到的那一把商铺的钥匙。

    “铛铛铛铛,春夏可真懂事,为了奖励春夏,这些商铺的钥匙都给你了。”

    春夏不知道这些是谁的,犹豫的想要又不好意思,气的林洛一把夺过陈文东手里的钥匙。

    “不用你拿我家东西和我姑娘卖好。”

    说着把钥匙给了春夏道:“姑娘可真懂事,这是爸爸奖励你的,这是咱家自己的,也就是你的了。”

    这下春夏开心了,笑容又浮现了在了脸上。

    陈文东见春夏这么开心,狗腿的道:“干爹的也给春夏保管,春夏帮干爹一起收租好不好。收回来的钱,干爹和你半分。”

    春夏可爱的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但是也不完全同意。

    “不要分一半,我要一成就好,这是市场价。亲父女明算账。”

    一句亲父女给陈文东美坏了,抱着春夏亲了又亲。

    最后还是吃醋了的林洛把春夏抢了回来,不满的对着陈文东道:“这么喜欢孩子,自己生一个啊,老抢我家孩子干嘛?你最近不是在相亲吗?”

    陈文东一听相亲不开心了,激动的道:“可别提了,这相亲的怎么什么人都有啊。”

    见陈文东这么大反应,林洛问道“怎么了。这么激动。”

    陈文东,不说话了。

    林友这时候又来凑热闹,一手遮着嘴,贴在林洛耳边道:“我舅舅眼光不行,他看上的人,都是奇葩。”

    林洛有些好奇:“有多奇葩啊。”

    陈文东尴尬的捂着脸,林友却来了精神。

    “哥,我给你好好讲讲啊,保证乐死你。”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