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酒后的小姨子    妻子风风火火的走了,说是公司有事,而我心里嗤笑起来,公司就算有事情,你也不至于换上一条那么性感的蕾・丝内裤吧,这条红色的蕾・丝内裤应该是新买来的,我都没有见过。    上次我把情趣内衣都翻出来后,妻子跟我保证过,如果再有性感内衣,一定和我说,但是事实上她没有说。    我急忙站起来,披上外衣拿上手机,就往外面跑,刚到楼下,就看到妻子开着我的帕萨特走了。    现在要追已经来不及了。    王晓茹你要去哪里?    我不知道妻子要去哪里,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她不会去什么公司。    我脑子里突然想起了那份邮件视频,视频中的女主角虽然捂着脸,但特么为什么我感觉有些像妻子,不不不,发信息的人肯定不认识我,认识我的话,应该知道我是瞎子,这肯定是垃圾邮件。    我感到气闷。    “姐夫!”王晓芸爽朗清脆的声音响起。    我疑惑了一下,等王晓芸走到跟前的时候问道:“你怎么来了?”    “干嘛?不欢迎我啊?”王晓芸嘟着小嘴巴。    “不是不是,你姐刚出去。”    “我就不能来看看你啊,干嘛老说我姐呢?”    “好吧!”    王晓芸体贴的搀扶我上楼。    “姐夫,我买了酒。”王晓芸虽然脸上笑嘻嘻的,但是眸子里却藏着悲哀。    我这脑子又开始胡思乱想了,难道妻子和南宫明幽会去了,而且这事情晓芸也知道了?所以晓芸那么悲伤,掐点掐的那么准时?    “少喝点酒吧,喝了酒你就不能开车了。”我说道。    “找代驾,或者……”王晓芸拖着长音,笑呵呵的说道,“或者睡在这里,和姐夫一起睡,不都说小姨子的屁股有姐夫的一半吗?”    “别别别,被你姐看到,非打死我不可。”我连忙摆手。    “姐她晚上是不会回来了。”王晓芸淡淡地一句话,将我的疑惑勾到了极点。    “你怎么知道你姐晚上不会回来了。”    “因为她和我家男人出去了……”    “什么?”我刚想发怒,王晓芸就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姐夫,你怎么那么好玩的啊,我随口说的。”王晓芸笑嘻嘻的说道。    “晓芸,这种玩笑是不能乱开的,你知道吗?”我沉下脸,心情极为不好,偷偷瞥一眼王晓芸,只见她欢愉的外表下,藏着一颗受伤的心。    我开始怀疑她刚才说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要检验是不是真的,那就喝酒吧,喝多了,王晓芸就什么都说了。    “姐夫,我们喝酒,我还买了下酒菜,你看有香肠、牛肉干、小鱼干……”    于是乎,我开始陪她喝酒,喝的是红酒,不多只有一瓶,一瓶红酒喝完之后,我就从酒柜里拿出了一瓶高度白酒。    基本上我没怎么喝,都是王晓芸一个人再喝。    我见王晓芸喝的面色红润,眼神飘忽后,就试探的问道:“晓芸,南宫明最近有和你姐见面吗?”    “谁知道呀……见了,或者又没见呢?”    我去,王晓芸开始说醉话了。    我又问:“你姐最近有没有说起过其他什么男人啊,或者说要离开我什么的啊?”    王晓芸没有回答我,她摇摇晃晃的想站起来上厕所,但是一下子站不起来,“姐夫,扶我一把,我要上厕所,我要尿尿。”    我晕。    没有办法,总不能尿在沙发上吧,于是我搀扶着王晓芸到了卫生间,但她就好像一滩泥一样,哪里站得住脚啊,我只能扶她到马桶边,“好了,坐下去。”我无奈的说道。    “哦!”王晓芸说着直接坐了下去。    “脱裤子啊!”我真的都要疯掉了。    “姐夫帮我脱,我没力气。”    “你疯了啊,我怎么能那样做呢?”我气急败坏的说道,虽然里面有那么一点点渴望。    “嘻嘻,姐夫不给我脱,我就直接站着尿了哦。”王晓芸酒醉后,异常的大胆。    被她“胁迫”我只好将手探进她的裙子里面,帮她将内裤脱了下来,然后她就坐下尿了起来。    王晓芸穿的是一条丁字裤很性感,边上是粉色的花边,中间一道薄薄的。    “姐夫,你还记得那天你来我们家吃饭吗?”王晓芸含糊不清的说道。    “记得啊,还在你们家里住了一晚上。”我说道。    “是啊,那天晚上我和我姐睡一起了,但是我姐晚上突然跑回公司加班了,对吗?”    “对!”    “可为什么她的内裤会在南宫明的枕头下面呢?”王晓芸冷不丁的说道。    “什么?”我惊讶了。    那天妻子挂了空档,她说是被坐便器弄湿了,然后脱掉,问小姨子王晓芸拿了一条新内裤,但显然王晓芸并不知道内裤的事情。    那条失踪的内裤,竟然跑到南宫明的枕头下面了?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