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嫔娘娘。”云画意从内殿出来,含笑道。    “公主。”兰嫔也起身向云画意见了礼,虽说她是东颐皇的妃子,但是地位却比不上云画意这个先皇后嫡女的一品公主。    “娘娘请坐,不知今日前来可是有事?”云画意让白露将冷茶撤了下去又重新换上了新茶,方才看向兰嫔问道。    兰嫔笑道:“本宫能有什么事?不过是想来同公主说说话罢了。”    云画意点了点头,端起茶浅浅抿了一口,静候着下文。    兰嫔见云画意只悠然喝茶却没有开口的意思,只得自己开口道:“前些日子宫里一直不太平,现在可是太平了,总算不用整日都提心吊胆着了。”    云画意淡淡笑道:“这也多亏了三皇兄和四皇兄擒了那贼子。”    兰嫔点头道:“很是,不过我后头我去跟皇后娘娘请安却不觉得皇后娘娘高兴,这种能拉拢人心的差事竟然不是太子殿下得的,还白便宜了三皇子,也难怪皇后娘娘如鲠在喉了。”    云画意唇角的笑意扩大了些,道:“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宫里不是刚出了六皇妹的喜事?母后想必也是极为高兴的。”    见云画意丝毫不跟着她的话走,兰嫔心中恼怒不已面上却不敢表现出来,状似无意般轻叹道:“现在倒是好了,但那静贵人也是个没福气的,竟然就这么去了,留下九皇子孤苦伶仃的,我看着都觉得可怜不已呢。”    云画意此时才明白兰嫔今日过来具体是因为什么事,静贵人前几日因为生病去了,但静贵人膝下却有个九皇子,今年也不过才六岁。静贵人虽然走了但九皇子定是要送到哪位娘娘宫里抚养的,皇后和惠妃昭妃都是宫中能说得上的话的,但是她们也都有自己的亲生儿子,其中也不过就昭妃的小皇子还是婴儿,皇后之子和惠妃之子都已经入了朝堂,自然对小皇子的照顾也不会有多尽心。但是兰嫔却不同,兰嫔入宫不过三年,也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但这三年兰嫔都未能成功受孕,二哥给东颐皇下了药之后兰嫔就更不可能有孕了,除非兰嫔想与谁私通来得子,否则就只有养他人的孩子了,静贵人身份不高,九皇子年纪也还尚小,若兰嫔能抚养九皇子也算自己将来有了个倚靠。    云画意看着兰嫔问道:“莫非兰嫔娘娘想照顾九皇子?”    兰嫔脸上的笑意浓了些,道:“九皇子也着实是让人心疼不已。总不能没有人照顾。皇后娘娘和昭妃姐姐想必也忙不过来。”    云画意浅笑道:“兰嫔娘娘宅心仁厚。那娘娘何不将此事禀告父皇,想必父皇也会赞赏娘娘的。”    兰嫔讪笑道:“前头倒有个姐姐提过一句想将九皇子收到自己宫里抚养,却被皇上斥责了几句,说不得再提此事。”    云画意状似未听懂般温声道:“想必父皇是担忧那位娘娘照顾不好九皇子才如此说罢,毕竟是皇子,而娘娘却是不同,娘娘深得父皇宠爱,父皇想必也是放心将九皇子交给娘娘的。”    兰嫔咬咬牙,看向云画意道:“公主,我想若是公主能在皇上面前提上一提,皇上就算看在公主为东颐和亲想必也会好好考虑的。”    云画意挑了挑眉,无奈的摇头道:“九皇子也是淑华的皇弟,淑华自然也希望九皇子能得娘娘这般宅心仁厚的母妃抚养,只是淑华在父皇心中的地位实在不足以让父皇考虑淑华的话,而且父皇也未来过锦华宫更不曾召见过淑华,淑华就是有心也无力啊,娘娘找淑华着实是找错人了,哪怕是淑文进宫来跟父皇说此事,也比我去说的胜算来得大,娘娘觉得呢?”    兰嫔眼神闪了闪,直直盯着云画意,想看她是真实所言还是有意推脱。云画意含笑回望着她,淡然任她打量,半晌,兰嫔终是收回了目光,只是语气也淡了些,没有刚才那般的热烈:“是本宫鲁莽了,听说南越还派了礼教嬷嬷来教导公主南越的礼仪,想必公主也是不得闲的。那本宫就先走了。”说罢兰嫔起身,对云画意福了一礼。    云画意也起身颔首道:“娘娘慢走,陶嬷嬷,替本宫送送兰嫔娘娘。”    “是。”    看兰嫔的身影出了宫门,秋霜才不满的道:“这兰嫔娘娘也是太过分了,皇上此举明显就是有了九皇子的安排,兰嫔娘娘居然想让公主出面去替她求此事,那皇上要斥责的岂不就是公主了?!”    白露也难得的点头附和道:“正是呢,公主聪慧没有被她牵着走,她竟然还故意提起公主和亲之事,若是公主管了此事,传出去就是公主插手皇上的事情,这不是明摆着要损害公主的名声么!”    云画意勾了勾唇角道:“兰嫔能找上我也着实有些令人惊讶,其实也不是就不能帮她,只是不愿费那个神罢了。”兰嫔连给她利用的价值都没有,哪能去做让别人利用自己的老好人呢?不过到底给宁尘言准备什么回礼?    “白露,去将易嬷嬷请来,我有事情要问问她。”易嬷嬷曾确实在南越先皇后身边伺候,还是先皇后从自己府里带进宫的贴身丫头,宁尘言小时候易嬷嬷也是多有照顾,应该会知道宁尘言喜欢什么吧?    “是。”白露脆生生的应着,按云画意的吩咐快步出去请易嬷嬷了。    

栖凤宫。    皇后坐在桌案后面,正执笔作画,一朵高贵的牡丹在手下渐渐成形,皇后的画技精湛,曾经也是长安城的大家闺秀里排得上名号的。    “娘娘画技精湛。这牡丹看着就跟真的一般。”纤儿站在一旁笑着恭维道。    皇后放下毫笔,看着宣纸上的牡丹道:“许久没有画过了。你是未曾见过本宫出阁前的那画儿,你那精湛呢。”    “娘娘……”孟嬷嬷进来看了纤儿一眼。    纤儿会意的退了下去,孟嬷嬷这才道:“娘娘,兰嫔去了锦华宫。”    皇后皱了皱眉道:“她去锦华宫干什么?难不成她还想巴结淑华不成?”    孟嬷嬷道:“娘娘,自从静贵人去了后,那些未生育的妃嫔就有许多个在打九皇子的主意,依奴婢看来,这兰嫔怕是将主意打到淑华公主身上去了。”    皇后不屑的一笑:“看来是欣妃疯了的甜头倒是全让兰嫔占了,这些日子是免不了春风得意罢?前些日子出的事儿倒让皇上连对本宫都不满了,本宫不得不装聋作哑一些,不然哪里就能让她威风这么多日子?”    孟嬷嬷忙道:“可不就是娘娘没有理会她就让她不知收敛了么!倒是连昭妃惠妃都是在自己宫里没有开口,大有后宫受宠的只有兰嫔一人的架势。”    皇后冷哼一声道:“昭妃惠妃谁不是人精?本宫没有开口她们哪里会去跟兰嫔计较。倒是兰嫔确实该敲打敲打了。连锦华宫都敢去。淑华同意帮她了?”    孟嬷嬷摇头道:“没有,正因淑华公主没有同意,让兰嫔极是不满。”    皇后闻言眉头深锁,没有接话,一直以来云画意给她的感觉都是极好拿捏的,毕竟从小在宫外的尼姑庵里长大,她拦住了陶嬷嬷和听棋跟着云画意去静人寺伺候就是不想云画意身边有人能教导她,毕竟只有一个清霜成不了气候,可是直到云画意回宫她才越发觉得她看不清云画意的深浅,兰嫔求她帮忙也有示好的意思在里头,再和亲也是东颐的公主,宫中有人说话就算以后两国交战,她也能回来,但是云画意却直接拒绝了!难不成她还看不上兰嫔?    “娘娘,淑华公主回宫以来虽然一直没有跟人交好,但是兴乐宫的昭妃娘娘和淑慧公主跟淑华公主可是关系颇好。”孟嬷嬷道。    皇后点了点头道:“淑华防人倒是防得紧,那么多年的荷情都让她送回来了,其他的人都在外头伺候的根本进不了她的身,这样本宫可不放心。你回头让内务府的人来一趟,本宫要亲自问问,这和亲的日子马上就到了,可全部都准备好了。”    “是。”孟嬷嬷点头,恭声回道。    锦华宫。    云画意一边刺绣,一边听着云灵烟正叽叽喳喳的说着话,偶尔时不时的回她一两句也丝毫不影响她的热情,云灵烟不屑的轻笑一声道:“五姐,我现在想想淑芹自己做出的那种事,再想想以前在御花园她那话,真真是可笑,还以为她有多爱惜自己的名声。”    云画意摇头道:“淑芹的事儿现在父皇还记挂着呢,你就别再提了,当心有心人捅到父皇那儿去。”    云灵烟点点头,她也明白她不仅代表着自己,若是自己挨了斥责,会连累母妃也就闭口不言。    云画意看她凝重的模样打趣道:“好了,秋霜她们几个不会胡说八道的,你这些日子不是都出宫去见未婚夫了么?今儿怎么到我这来了?”    云灵烟叹口气道:“这和亲日子越来越近,我不陪着你,以后可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呢。”    云画意见她伤感便转了话头道:“总能见到的,看你这些日子想必是对谢二公子极为满意的?”    云灵烟顿时脸色一红,捂着脸低头道:“五姐不是好人,惯会打趣我!”    云画意眉梢一挑:“这有什么,你满意了昭妃娘娘才会安心不是?”    云灵烟嘿嘿一笑,怕云画意再打趣她,赶忙说起了其他的避过了这节话头去。

和亲帝妃:药罐王爷别纠缠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