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这是他亲爹?

他们长得这么像,说不定他真是他亲爹也不一定,最重要的是,这个男人他很有钱!

唐清歌这五年都在国外,为了抚养两个孩子她什么工作都接,可是她没有文凭,接的工作勉勉强强只能养家糊口,这也就导致他们一直没有富起来。

他要不要留在这里调查一下?

越想越觉着该留下来的唐丞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他决定要留下来好好调查一下这个男人的身份,确定他到底是不是他亲爹!

男人的手机忽然响起,他已经进餐结束,看了眼对面安静吃饭的孩子,男人眼眸微深,皱了皱眉。

他毫不避讳的接起电话,按了免提,一个字,冷冷的,“说。”

手机那头,男人的助手恭恭敬敬的说道:“薄总,《仙妖记》已经开拍了,明天是妖姬这个角色的试镜,您作为投资人明天其实也不必出席试镜……但是按理我该问一下,薄总您明天去吗?”

按理说,这种场合薄祁琛是不会去的。

唐丞这时忽然想起来了,眼前他这个便宜‘爸爸’可不就是福布斯富豪榜上的那个年轻的富豪吗?

他这个爸爸可真有钱啊!

但是唐丞却又想起来,《仙妖记》可不就是她妈妈要试镜的电视剧?唐清歌虽然没有文凭,但是她母亲却是实实在在的演员,从小到大唐清歌就跟着母亲学习各种表演,可以说唐清歌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演员。

而且妖姬,他妈妈好像就是要试镜这个角色。

他要帮妈妈!

薄祁琛已经开口准备拒绝出现在明天的试镜会上,可是骤然间西服衣摆处被一只小手紧张的抓住。

薄祁琛静静的看着他,在这种注视的压力下,唐丞压力山大。

他就抓着他,然后不说任何话。

薄祁琛眉宇间没有闪过一丝不耐烦,沉声问他,“想去?”

唐丞绷着一张小脸,紧张的也不敢点头也不敢摇头。

但是小家伙分明表示了很感兴趣的意思。

难得见他对一件事感兴趣。

薄祁琛半阖下深邃的眼眸,对着手机那头,嗓音一贯低沉,却性感撩人,沉声决定,“去准备明天的试镜名单。”

唐丞眼睛晶亮,绷住表情,心里窃喜。

这就是有爸爸的感觉吗?

有爸爸(钱)的感觉可真好!

……

第二天,试镜会。

唐清歌一整夜都在陪薄烨,直到早上才把薄烨送回住所,然后匆匆忙忙的赶往了试镜会现场。

“不好意思,请问号码牌是在这里领吗?”

“你叫什么名字?”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