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校都知道校草周沉心里有个放不下的白月光,而我和她长得有些相像。

周围人都用同情的眼光看着我,我无所谓,依然是他身边最「忠诚」的舔狗。

直到那一天,他的白月光回来了,我成了一个笑话。

(1)

A 大不良校草周沉,喜欢学姐白杉。曾轰轰烈烈地追求过对方,可是被无情地拒绝了。

白杉毕业后,周沉的私生活变得极其混乱。今天和这个女的在一块,明天又搂着另一个女孩。

但无一例外,她们的长相都有些像白杉。

周沉大二的时候,身后跟了一个女生叫路知。

大家都有注意到她,不仅是因为她长得像白杉,更重要的是她在周沉身边的时间最长。

提起她,大家对她的评价都是:怎么会有这么舔狗的人?

那个被称为舔狗的女生,就是我。

「路知,我想喝可乐。」

「好。」我点了点头。

刚起身又听他说:「她也想喝。」

我看过去,见他指了指被他抱在怀里的女孩子。

「知道了。」

我转身没走两步就听到身后嘻嘻哈哈的声音。

「卧槽,她这么听话?」

「周沉,你行啊,给人家灌了什么迷魂汤?」

「牛,周沉,你就是我爹。」

我只是顿了顿脚步,然后快步远离了这些声音。

没过一会儿我走回了篮球场。

周沉刚好停下,我过去把两瓶汽水递给了他,他没说什么接过去转身给了那个刚刚搂在怀里的女孩子。

周围的男生都用同情的眼光看着我。

我已经习惯了这些视线,坐回了位置继续看他们打篮球。

日渐西斜,周沉他们准备离开了,我便收拾了东西跟在他们身后。

「路知。」周沉喊了一声。

我就知道他要做什么,我拿出包里的棒棒糖给了他。正好岔路口到了,我便和他们分开走。

走了没两步我又回头看了看。

周沉将糖纸剥开,用糖轻碰了下那个女孩子的嘴唇,然后俯身吻了下去,周围的人都发出了打趣声。

我看见周沉抬眼往我这看了看,嘴角上扬然后加深了那个吻。

一吻过后,他搂着女孩子继续往前走。

我看着他们转了弯没了身影,然后动了动脚回了宿舍。

(2)

「喂?」我正在看书,手机突然响了,看到屏幕上的「周沉」二字便接起了电话。

「路知,我和李雪开房没带那个,你去帮我买一个。」

我愣了愣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四十了,我便问道:「现在吗?」

「不方便就算了。」他作势要挂电话。

「在哪儿?」我问他。

「××酒店 5025。」

「我知道了。」

我穿了衣服正准备出门,我的发小兼闺蜜孟莉喊住了我,「小鼠。」

「怎么了?」她张口又闭上,反复了几次之后,她叹了口气,「我陪你。」

她很快套了件衣服,然后陪着我一起出了门。

周沉说的酒店楼下就有一家快捷超市,我进去买了盒那个,然后和孟莉一起进了酒店,上了五楼找到了 5025,敲了敲门。

没过一会儿周沉打开了门,他显得十分急躁,上衣已经脱掉,从我手里接过了那个就把门关上了。

全程没有和我说一句话。

「嘿,这狗东西!」孟莉作势打算敲门然后打周沉一顿。

我抓住了她的手,道:「走吧。」

她停住了动作和我一起出去。

等车的时候,我坐在一旁的石墩上,孟莉站在我前面,问我:「小鼠,你明知道……」

「莉莉,算了。」我打断了她的话,她便也不再说什么,叹了口气摸了摸我的头。

(3)

周沉的一个朋友顾渠和我的舍友赵琳谈恋爱了,周末约着去了 KTV。

可是去的那群人里面只有我舍友一个女孩子,她便问我能不能陪她一起。

我想了想便答应了。

顾渠周末过来接赵琳的时候,看见我愣了愣,然后报了一个友善的微笑。

我坐在前面,让这对小情侣坐在后面。

很快就到了 KTV。

下了车发现门口已经聚集了一堆人,周沉身材高挑、颜值极佳,属于人群里你能第一眼看见的类型。

一群人嘻嘻哈哈地往这儿望过来,看见我笑声更大了,其中不乏「她居然连这都跟过来,太舔了吧?」的声音。

赵琳拉了拉我的手,满脸的后悔。

我拍了拍她的手表示没关系。

一群人进了 KTV 里,进了包厢赵琳就坐到了顾渠边上。

我坐在最边上,有人问我要不要喝酒,我拒绝了。

气氛很好,大家都有说有笑的,偶尔有个破音的高歌一首,惹得大家捧腹大笑。

我坐在一旁看着最中间的周沉。

他的头发垂下遮住眼眉处的留白,被灌了很多酒,现在已经有点微醺了,脸上有些许迷茫,他的鼻梁右边有颗小痣,暗蓝色的灯光打在他的脸庞上。

他愈发像那个人了……

(4)

结束之后大家都四散开了。

周沉明显是醉得有些不省人事了,走路东倒西歪,扶着他的男生也是有些粗神经。

我跟在后面看着周沉第三次撞到了墙,额头明显红了一块,我快步过去和那个男生说:「我来吧。」

「啊?行啊。」男生看了看我,便把周沉交给了我。

其他的人都是一副「我懂的」的表情。

我小心地和另一个男生扶着周沉。

好歹是走了出去,周沉的朋友在一旁和出租车司机讲价,我扶着周沉在后面,看着前面明显是讲不拢了,那个和我一起扶着的男生便也去帮忙了。

男生一走,就只有我扶着周沉,周沉也把自己身体大部分的重量压在我的身上,我勉强站稳了。

我抬头看着周沉,中长的头发遮住了他锋利的眉眼,显得他此时十分柔和。额头中间还红了一块,大概是刚才撞到的。

我看了一会儿,忍不住伸手抚了抚那块红肿和他鼻子旁边的那颗痣。

一阵冷风吹过,把我的脑子吹醒了,我看着周沉,然后低头苦笑了一下。

前面大约是讲清楚了,一共打了三辆车,周沉一行人开了酒店。我和赵琳,还有放心不下她的顾渠回了学校。

我将周沉交给他的朋友,转身上了车。

我打开窗户,撑着手看着沿路的风景,身后顾渠和赵琳在嬉笑打闹。

冷风吹着我,却不能再让我清醒。

宋远山,我好想你啊……

(5)

我过着别人口中的「舔狗」生活,回头才发现我已经大三了,周沉的名声越来越响的同时也带响了我的名声。

日子稍纵即逝。

转眼来到了五一,我收拾了行礼和孟莉一起回了老家,C 市。

老爸很早就来到了车站,把我和孟莉带回了家。我家和孟莉家是邻居,两家就隔了一条三米的道。

孟莉下了车,他父母感谢着我爸,让我爸去吃饭,我爸笑着拒绝了,说家里已经做好了。

打开门看着熟悉的家,总感觉能闻到一股家的味道。

下午我爸和朋友去钓鱼,我在家帮老妈浇花,我妈对花草极其感兴趣,阳台种了很多不同品种的花草。

我一边浇水一边和老妈聊天,聊着聊着老妈突然提起我高中不学无术的黑历史,让我想在地上用脚趾抠出三室一厅。

「说起来多亏了宋老师,哎。也不知道宋老师现在在哪儿……」她感叹了一声。

我整个人愣在原地,维持着浇水的动作,思绪却已经到了大西洋。

「我的花!」老妈喊了一声从我手里抢过来水壶。我低头一看原来是因为我浇水太多,导致这刚来的花隐约有些颓废了下去。

母亲手摆了摆道:「去去去。」然后把我赶出了阳台。

我回了房间,躺倒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了许久……

(6)

假期结束我回了学校。

周沉一反常态地找到我,问我要不要去看电影。

我愣了一愣抬头看了看他才说了同意。

等到了周六我才知道他原来不止约了我。

他搂着一个我没见过的女孩,拿着两张座位票,又递给了我一张票。

进了电影院,我才知道他俩的座位连在一起在我前面一排的最边上,我坐他们后面。

熄了灯电影开始,我听见前面位置的两个人的调情,亲吻时的「啧啧」声,因为周沉坐在我的斜前方,我甚至看到了他伸手往女孩子衣服里钻。

我轻叹了一声,抬头看向了大屏幕。

电影是爱情片,由几个小故事组成,有几个很有意思,有几个差强人意。

我看的时候姐弟恋小故事正结束,进入了下一个小故事。

它讲了师生之间的恋爱,女主喜欢男主,男主也喜欢女主,可碍于是师生,两个人的恋情可以用曲折复杂来形容。

结尾是六年后,在一个教室里,没有学生只有讲台前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在批改试卷。

「老师。」镜头一转来到了教室门口,一个穿着漂亮的女生走进了教室,站到男人身边。

「怎么了?」男人笑着轻声问道。

「我喜欢你。」她抱住了男人。

「我也喜欢你。」男人回抱了女生。

然后大结局进入了下一个故事。

可我久久未能回神。

我想起了一个人,他留着不长也不短的头发,戴着细框眼镜,喜欢穿白衬衫、蓝裤子,靠近他总能闻到一股淡淡的中药味。

(7)

回去的时候,我跟在那两人身后,神思恍惚。

「哎呀。」我看过去,原来是周沉摔倒了,那个女孩子正想扶起他。

我麻木地看一会儿这两个人,直到周沉抬头,我看见他眉毛那多了一个伤口正鲜血直流时,我才回过神。

我走过去和那个女孩子一起扶起了周沉,我心里没来由地有些慌张。

「回去吧,一点小伤口。」

「不行!」我第一次反驳了他的话,我抬头盯着周沉,周沉也看着我。没一会儿他撇开了头说:「嗯。」

我们去了附近的诊所,我也没想到一个看起来不大的伤口竟然要缝针。

等我再见到周沉的时候,我才发觉我的慌张不是没理由的。

他的眉毛处多了一个长约三厘米的伤疤,使得他凭空添了几分戾气。

他与自己记忆里的那个人有了很大的差别……

「他不太像宋远山了。」一时间我的脑海里翻来覆去只有这几个字。

「你还不走?」周沉不耐烦地看着我。

「啊?嗯。」我第一次不带一丝留恋地转头就走。

(8)

我先是走了两步,然后变成了跑。

我跑了很久,跑到我累得腿都动不了才停下了脚步。

我发现我跑到了一座桥上,周围人来人往。

夏日的晚风舒服又凉爽,我双手撑在护栏上,意识到了一件事。

没有人会完全像宋远山。

我头埋在臂弯里,一时间竟不知道自己的心情如何。

不知过了多久,有电话打来,我点开发现是孟莉,我接通了电话:「喂。」

「喂?哎哟,小鼠,吓死我了,我去操场遛弯正好看见周沉那逼回来,左等右等你不回来,我还以为你被劫色了。」

「我等一下就回去了。」

「桥豆麻袋,你现在在哪儿?」

「呃……在重枫桥这里。怎么了?」我去××地图看了这桥的名字。

「你等我,我离你那不远,我他妈怕你真的遭遇不测,我穿着拖鞋就出来找你了。」

「好。」我被逗笑了,转头却看见了桥那边的一人。

我一下子分不清是现实还是幻觉。

他穿着白衬衫、蓝裤子,和我记忆中的人无任何差别。

他往桥头走去,我也顺着他的方向往这边的桥头跑去。

也不知哪来的力气,明明刚刚脚已经没知觉了,现在却还是在奋力地追逐着那人。

跑到桥头,我正想往他那走去,迎面来了一群穿着粉红色衣服的大妈,个个手里拿着一把扇子。

他隐入了人群,我心急,「宋」字刚从嘴里冒出来就见那人似乎有心灵感应一般,转过头看向我。

他戴着那常年不变的细框眼镜,温柔的眉眼,高挺的鼻子边有一颗小痣,然后朝着我微微一笑。

熟悉的笑容让我一瞬间想哭。

「小鼠!」孟莉的声音从那边传来,我回头望去,她拖着拖鞋向我走来。

「莉莉!我……」我笑着回应,指着宋远山的方向让她看,却发现已经没了他的踪影。

「怎么了?」

「我,我刚刚看见宋远山了。」我想追过去寻找,被孟莉拉住了胳膊。

「先回去吧。」

「我,我真的……」我顿住了。

我突然想,会不会只是我的幻觉呢?

(9)

16 岁的时候我上高二。

由于基础差和爱看玛丽苏言情小说,成绩一落千丈,成绩倒数的那几个里总有我的名字。

我爸觉得这样下去不行,正巧家里做生意赚了点钱,于是一不做二不休给我请了个家教。

那我能同意吗?

指定不能。

本来学校生活就够累的了,还要请个家教剥夺我的休闲时光。

于是我一跑二逃三翻窗。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被我爸扯着耳朵回了家,怀里还抱着没拆封的《霸道王子和冰山公主》。

也在那一天,我第一次见到了宋远山。

他穿着花衬衫、黑裤子坐在沙发上,手里捧着我妈泡的茶,见了我温柔地笑了一下。

不过,那时的我正值叛逆期,且深受玛丽苏小说的荼毒,择偶观是霸道帅气会壁咚我、跟我说着「女人,你逃不掉了」的男人,对宋远山这一类型嗤之以鼻且十分不屑。

「切。」

我忘了我的耳朵还在我老父亲手里,我刚「切」完,我爸的手劲儿猛地加大,我差点跪地求饶。

「痛痛痛!爸,爹,daddy,轻点轻点……」

「宋老师,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我爸松开手,朝宋远山走去。

宋远山站起身,微鞠一躬和我爸握了手。

「过来!」我爸转头凶狠地呵斥我,然后又转头微笑着看着宋远山。

我第一次知道我爸变脸的速度如此之快。

我走上前不情不愿地说:「以后还请宋老师多多关照。」

「也请你多多关照。」宋远山笑着说。

阳光透过窗户落在他的脸上,他和阳光都温柔得不行。

(10)

宋远山是我爸朋友推荐的,周六、周日的十点到下午三点会来帮我补习。

这期间我不死心地和我妈来了一次亲切友好的交谈。

「人家宋远山大学刚毕业,年纪轻轻知识渊博,你还想说什么?」

「妈,我不补习不是为了自己,我是为了你们啊。」

「哦?」我的老母亲瞥了我一眼,又道,「说来听听。」

「我是为了这个家啊,宋老师的补课费肯定不便宜,我不补习不是为了这个家省下了一大笔钱吗?」

「路知啊,这事吧,我得和我十八岁的小男朋友商量商量。」

「啊?你哪儿来的十八岁男朋友啊?我爸能同意这事吗?」我一脸懵逼。

「我没有啊,所以这件事没得商量。」她站起身回了房间,走之前还轻飘飘地留下一句话,「再多说我就把你的零花钱扣了。」

留我一人在原地画圈圈。

(11)

我的补习生涯就这么开始了。

宋远山帮我补课的第一天,他向我问了几个关于基础知识的问题。

我刚一开始还理直气壮的,越到后来就越心虚。

这时候换作孟莉就该戳着我脑袋骂我笨了。

但是宋远山什么都没说,他很快在本子上记了很多东西,然后推到我前面让我先看一下。

我看到不懂的东西刚要皱眉,宋远山就出声详细地告诉我该怎么做。

我严重怀疑他有什么读心术。

不过我不反感就是了。

在他的帮助下,我的成绩的确提高了不少。

我爸妈也很开心,具体体现在宋远山一来,他们就跟乡下干部见到来检查的领导一样,热情得我都不认识他们了。

「小织,给宋老师倒杯水。」

「小织,给宋老师拿个苹果。」

「小织,我刚买的面包,你去拿给宋老师。」

我看着这轮不到我吃的面包,我心里在想:我是谁?我在哪儿?宋远山才是他们亲生的吧。

我拿着面包走进了房间。

年少的心动或许只是一瞬间。

就比如听到动静的宋远山抬起头看向门口的我,露出了一个微笑,语气十分温柔,「回来了?」

「啊?啊……嗯。」

我低头有些不知所措,因为我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加速了。

(12)

「为什么啊?!」我趴在课桌上无能狂怒。

「你问我?」孟莉叼着冰棒睨了我一眼。

「哎……」我叹气,「我就是想不通,明明天天都看见他,应该都习惯了,为什么还会在那时候突然就心动了?」

「鬼知道,可能是因为年轻吧。」孟莉又问,「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和阿姨讲你对宋远山心动了,让阿姨开除他?」

「怎么可能?我要说了我都怕我妈因为我亵渎了宋远山把我赶出家门。」

「切,这个原因我看只占两成吧,其余八成是你舍不得吧?」

「我,我,好像,还真是……」

「那你要告白吗?」

我坐起身看着孟莉,「宋远山总给我一种,怎么说呢?就是他是在对你笑,但你会感觉好像离他很远的感觉,哎呀,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清冷?」

「有那点味儿。」

「别陷得太深了。」她拍了拍我的头。

「嗯。」

(13)

高二下学期的时候,我偶然间得知了宋远山的生日。

对,没错。

我自作多情地想给宋远山送个生日礼物。

可我琢磨了半天,观察了很多也没看出宋远山喜欢什么东西。

他好像什么都喜欢,又好像什么都不喜欢。

这可难倒我了。

于是我决定,亲自问本人比什么都来得靠谱。

「宋老师。」

「嗯,怎么了?」

「宋老师有喜欢的东西吗?」

他愣了一愣,抬了抬眼镜:「怎么突然问这个?」

「就,就突然,对,突然。」我磕磕巴巴了一会儿,说完心里都想捶死我自己。

宋远山看着窗户外,有一会儿没讲话。

我心想自己问话还是太突兀了,刚想说算了,却听宋远山开口道:「萤火虫。」

「啊?」

「我比较喜欢萤火虫。」他向着我微微一笑。

我看见他的眼里似乎都带着几分怀念。

我心想:好!

(14)

个屁。

说出来容易做起来难。

在 C 市生活了这么久,我压根没见过萤火虫。

这可咋办……

正当我苦思冥想的时候,我的同学告诉我,他在学校后山见过萤火虫。

我感激涕零。

说是学校后山,其实就是一个小山坡,爬个十分钟就到山顶了。

我和孟莉蹲守了三天,终于在第四天见到了萤火虫。

后天是周日,也是宋远山的生日。

第二天他来帮我补课,我这个蠢脑子终于想起了这件事。

「宋老师,你明天晚上有空吗?」

「嗯,怎么了?」他回答得很快。

「我想请你去个地方。」

「好啊。」他愣了愣,点了点头。

我是有点奇怪的,按道理来说生日不都是有人陪着的吗?不过我又想,可能宋远山的爸妈都不在 C 市吧。

结果,第二天我非常开心地得了感冒。

我看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

很想骂人。

「还要去吗?」宋远山轻声问我。

「去。」我收拾完和老妈说了一下出了门。

老妈看着我很不放心,于是拉着宋远山的手细心叮嘱了一会儿。

我和宋远山打着伞出了门,去了学校后山。

一路上宋远山都没问我要去哪儿。

幸好走到后山天空的雨也差不多停了。

可是萤火虫没了踪影。

「宋老师,可以陪我等一会儿吗?」我吸了吸鼻涕。

「好。」

过了好一会儿,因为感冒我的脑子开始变得不清醒,有点想睡。

正在想怎么和宋远山道歉的时候,一只萤火虫慢悠悠地从我眼前飘过。

我一下子来了精神。

「宋老师!宋老师!萤火虫,阿嚏。」我开心地指着那一只萤火虫。

「看见了。」他含笑看着我,走到我身边望向那只萤火虫。

我也看过去,只见一个又一个亮点出现了,像是夜空的繁星。

我转头看了宋远山,他看着萤火虫,眼睛里带着怀念和喜欢,嘴角含笑,整个人超级温柔,此刻,我才觉得真的靠近了他。

我捂住了小心脏。

回去的路上,由于看到了美色,一个兴奋状态加满,我滑了个大倒。

直接破皮流血,我无语凝噎,博美人一笑竟给自己搞出这么多事。

宋远山见我一瘸一拐,很可能给我自己造成二次伤害,于是背起了我。

我忽然又觉得值得了。

该死,这可恶的美色。

我趴在他背上,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中药味,感觉到很安心,困意也随之涌了上来。

「宋老师,生日快乐。」说完,就抵不住困意睡了过去。

我记得他好像回应我了,又好像没有。

(15)

高三上学期的第二个月的月底。

宋远山帮我补课,然后递给我一本笔记本,里面很详细地记了很多东西。

「路知,加油啊。」

「嗯。」我当时抱着笔记本别提有多开心了。

送他出去的时候,他突然抬手摸了摸我的头。

我先是愣住,然后开心到冒泡。

他打开门,回头温柔地和我说:「路知,再见啊。」

「宋老师再见。」那时候我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但又说不上来是什么。

我压下了心头的不安,心想反正下周还能再见。

结果,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

(16)

我不再去看周沉了。

当然,可能因为做周沉的舔狗久了。

去食堂的时候总会碰到些人问我怎么不待在周沉身后了。

一般上我都不搭理他们,孟莉和我在一起听烦了也会骂一句:「关你屁事。」

也有很多人会笑着说我在欲拒还休,过不了几天就又跑回周沉身后当舔狗了。

然后过了一个星期,两个星期,一个月。

大家也从之前的看笑话变成现在讨论周沉到底做了什么。

赵琳也会在周沉他们聚会时,暗戳戳地问我要不要一起去。

我微微一笑,摇了摇头。

以前当周沉舔狗的时候,如果我不去找周沉,除了操场其他地方基本上都看不见他。

没想到不当了之后,反而在哪儿都能看见他。

他带着不同的女孩子,偶尔会和我对视,我会笑着和他点头,他甩头不理我。

然后我也不再和他打招呼,看见他也当没看见。

结果,我不找人,人来找我了。

(17)

我和孟莉一起下楼,在宿舍楼的路边见到了周沉。

他蹲在草坪的边上,没有表情加上眉毛处的疤,显得十分凶狠。

我以为他是来等哪个妹子的,就和孟莉路过了他。

结果他开了口,「路知……」

「叫我?」我一脸疑惑先是看向孟莉,见孟莉点头我才转过头去看他。

「怎么了?」

「你……」他顿了一会儿又说,「没事。」

「哦。」他都这么说了,我就直接和孟莉离开了。

结果第二天。

我和孟莉去食堂的时候又碰见他蹲在草坪边上。

「路知……」他幽幽开口。

「有事吗?」我满脸疑惑。

「没事……」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

我感受到了一丝害怕,每次经过周沉时,他都用略显阴暗的眼神和有气无力的声音叫住我。

问他有事吗,他又说没有。

「我之前怎么不知道他有病啊……」我在宿舍里很认真地问孟莉。

孟莉眼神略显复杂,说:「现在知道了吧?」

「我还以为你之前骂他有病是开玩笑的呢。」

「没想到是真的吧?」

「嗯。」我点头表示赞同。

(18)

在宿舍待了几天,这几天都让孟莉给我带饭。

我心想这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啊。

听孟莉说有两天没见到周沉了,于是我决定和孟莉下了楼。

没想到,一下楼就看到周沉又蹲在那儿。

说实话,我被吓到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走到他身前,「周沉,你真的没事吗?」

「我没事。」他站起身看了我一眼,然后说,「我只是有个问题想问你。」

「你问。」我心想你早说不就好了。

「我……」他犹豫了一会儿,「我留疤变丑了吗?」

「……没有啊。」我实话实说。

「那,那你怎么……」他挠了挠头。

「我怎么了?」

「你怎么不来追我了?」

这下换我迎风凌乱,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啊?」

「我问你为什么不来追我?」他有些生气的样子,但还是重复了一遍。

「你,不是不喜欢我吗?」

「是,我是不喜欢你,可是,但是,所以……」他讲了半天,最后恼羞成怒,「算了!」

我在原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19)

我本能地感觉到不对劲。

譬如说,这是这几天内我在食堂里第六次遇见周沉了。他又以他约的妹子不喜欢吃为理由,强制性地将一瓶牛奶塞到我手里,也没听我说话,转身就走。

我转头看着孟莉,孟莉也是头疼地看着我。

我脑海里有一个想法显现。

「莉莉,他不会喜欢上我了吧?」

「好像是……」

「为什么啊?」我想了半天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可能……他贱吧。」孟莉想了半天得出了这个结论。

(20)

周沉也不知道从哪儿弄的我的消息。

从那天开始,只要我出宿舍门,我就能在任何地方看见他,然后被迫接受他的东西:有时候是糖,有时候是饼干,有时候是饮料。

我和他讲过我不需要这些,但他依旧我行我素。

我没忍心扔掉那些东西,大抵是因为周沉的眉眼还是有几分像宋远山的。

我带回去给了舍友,造福宿舍吧。

就这样过了一个学期。

我和周沉依然是 A 大的风云人物,不过是换了一个角色罢了。

我第 N 次问孟莉该怎么办的时候。

孟莉叹了口气说:「小鼠,实在不行你和周沉试试吧。」

(21)

大三下半学期,隔壁大学建校一百周年,开展了很多活动,而且也敞开大门欢迎所有人。

我和孟莉琢磨了一下,想着也去看看。

一进门就看见了很多人。

有各种的小摊子,卖什么的都有。我和孟莉凑热闹的时候还被塞了很多印着微信二维码的纸。

我俩对视之后都无奈地一笑。

甚至还看到了自制鬼屋。

当然,说是自制的,倒也是蛮可怕的。

被吓之后,我拿着矿泉水和孟莉瞎逛。

学校越往里走越冷清。

看别人的学校就是会有一种新鲜感,明明都是学校。

我低头摆弄着手里的小玩具,孟莉忽然停住了脚步。

我感到奇怪,见她望着前方十分惊讶。

我想,难道这学校有孟莉的前男友?便带着好奇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

白玉兰树伸展着枝丫,白色的花朵随风而动,散发出淡淡的香气,树下站着一个人。

黑色的头发,高挺的鼻子上架着一副细框眼镜,他抬头静静地看着那白玉兰花。

大约是注意到我们的视线,他看向了我们,也带着些许惊讶。

熟悉的面容让我一下红了眼眶,很久我才听见了自己哽咽艰涩的声音。

「宋远山……」

(22)

我试想过在很多地方遇见宋远山。

他或许是一个人,或许带着女朋友,又或许身旁已经跟着自己的孩子。

我想着到时候真见面了我可不能让他看出我的不堪。

我要装作很惊喜的样子,就当是见到了一个许久未见的朋友,笑着调侃说:「好久没见了,宋老师,最近还好吗?」

我想了千万种可能,但是当真碰见他的时候,才发觉之前想的都是狗屁。

什么体面、什么惊喜、什么笑意盈盈,都是假的。

我看着宋远山向我走来,一时间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在现实还是虚幻。

他走到我前面离我一米远,用他惯有的温柔的声音唤我:「路知。」

我下意识地捂住了嘴巴,本来想微笑,眼中却忍不住泛起了泪光。

脑子第一反应是我今天穿的不是很好看。

他穿着白衬衫蓝裤子,和记忆中没有任何区别,站在我前面,我一伸手就能摸到他。

他安静地笑着,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23)

「小鼠。小鼠!」孟莉用力晃了一下我的肩膀。

我才回过神,这才发现自己刚刚拿着气垫往脸上毫无章法地拍打,脸现在有些惨不忍睹了。

我放下气垫看向孟莉。

孟莉也看着我,良久,她从桌上的抽纸里抽了两张纸给我。

我已泪流满面。

我拿过纸胡乱地擦着脸。

宿舍没有人,我们两个都没有说话,整个宿舍很安静,偶尔能听到我吸鼻子的声音。

我止住了眼泪,孟莉轻轻环住我,拍了拍我的后背,「去卸妆上床睡觉吧。」

「嗯。」我点了点头,去卸了妆,上床看着天花板等困。

刚刚见到了宋远山。

这次倒是身体比脑子快,我脑子都没想好我要做什么,身体先行一步,伸出手拉住了孟莉然后跑了。

对,我跑了。

跑到一半我又鬼使神差地回头看了一眼。

宋远山嘴巴一张一合好像说了些什么。

那时候我没看懂,现在我回忆起来,他好像在说「对不起」。

你要问我,我为什么连这个都回忆起来?

我回答不出来。

或许是因为他的嘴唇红润,看起来很好亲?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