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沙·巴特菲尔德(左一)和海丽·斯坦菲尔德(中)让老戏骨哈里森·福特成了配角。

贾登·史密斯搂着女友凯莉·詹娜(金·卡戴珊的妹妹)亮相。

狮门公司、顶峰影业科幻电影《安德的游戏》(Ender’s Game)前晚在洛杉矶TCL中国剧院举行,影片的主演阿沙· 巴特菲尔德、海丽·斯坦菲尔德、阿比盖尔·布莱斯林、哈里森·福特、本·金斯利、维奥拉·戴维斯悉数出席。连威尔·史密斯之子贾登·史密斯也前来捧场。《安德的游戏》根据奥森·斯考特·卡德1985年同名获奖科幻小说改编,将于明日(11月1日)在北美上映。

少年演员担纲主角,福特成“中介”

与其他首映式红地毯不同的是,《安德的游戏》首映式是全黑的地毯,以至于身穿黑色礼服的阿比盖尔·布莱斯林几乎与背景融为一体了。

首映式上,16岁的阿沙·巴特菲尔德和同样16岁的海丽·斯坦菲尔德也是一大焦点,海丽·斯坦菲尔德的衣服上还印满了红唇。

他俩与17岁的阿比盖尔·布莱斯林都是童星出身,阿沙·巴特菲尔德演过影片《雨果》《穿条纹睡衣的男孩》等,这次在《安德的游戏》中他扮演男主角“安德”;海丽·斯坦菲尔德和阿比盖尔·布莱斯林则分别凭借《大地惊雷》和《阳光小美女》获得过奥斯卡最佳女配角奖的提名,这次在影片中她俩一个扮演安德在战斗训练学校的同学,一个扮演安德的姐姐。

对于这些小演员们的表现,老前辈哈里森·福特赞不绝口,他说:“在这部电影里,阿沙比我更像韩·索罗(《星球大战》中哈里森·福特的角色)。我更像是观众与电影的一个中介。”

导演加文·胡德更直言不讳地说,若没有阿沙,《安德的游戏》便无法拍成。他表示:“这个角色既需要脆弱的一面,也需要足够强大到可以与哈里森·福特站在一起却不露怯”,他说,“我们试了很多孩子,没有一个能做到的,直到我们看到阿沙。看到他的那一刻我就轻松了,因为我知道我终于能够拍摄这部电影了”。

原著作者“反同”言论成焦点

一般来说,像这种畅销小说改编的电影首映式,原著作者都会受到明星一样的待遇。但是《安德的游戏》原著作者奥森·斯考特·卡德在首映式上却没有任何接近话筒和录音机的机会。这一切都源于今年7月他所发表的“反同”言论。

奥森·斯考特·卡德是同性婚姻的反对者,他的相关言论遭到美国的同性恋团体的声讨,有的团体甚至提出因此而抵制《安德的游戏》。为了平息事态,狮门公司特别发表了声明,撇清这部影片与奥森·斯考特·卡德反同言论的关系。

平心而论,《安德的游戏》确实没有任何“反同”色彩。不过好事的媒体在首映式上再次向导演加文·胡德抛出了这个敏感的问题。

胡德回应说:“这本书是一部奇妙的小说,充满了精彩的主题,如同情还有宽容。奥森关于同性婚姻的观点让我苦恼,我持有和他相反的观点,可我真的很喜爱这本书……不过最让我苦恼的还不是这个,而是我们这部关于宽容的电影被用来对抗作者。”

《安德的游戏》制片人罗伯托·奥奇补充道:“人们应当学会将艺术与创造他们的艺术家分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观点,无论什么样的观点我们都会尊重。我希望声称抵制的人们不要忽视这样的事实,那就是参与本片制作的其他99.9%的人并不赞同他的观点。”

胡德接着说道:“艺术作品通常都要比创作它们的艺术家上升到更高的高度,很多伟大的艺术作品都是由不那么完美的艺术家创作出来的。如果你知道瓦格纳是一个反犹太主义者,你是选择听还是不听他的音乐呢?”

■ 剧情简介

影片讲述了未来世界,人类为了对抗外星虫族“Formics”的威胁,成立了国际联合舰队,并在孩子身体中植入监视芯片,以选择最优秀、最聪明的加入舰队。一个叫安德的男孩幸运入选,他来到了一个专门训练有天赋的孩子战斗的学校进行培训,他们训练的方式就是在一个数字化的零重力战争游戏中模拟战斗场景。实际上,所谓的模拟战斗是远程遥控的真实战争。

《安德的游戏》系列小说有着庞大的家族,其中以“安德”为主角的系列包括《死者代言人》《屠异》《意念之子》等;而以安德战友为主角的系列则被称为“影子系列”,包括《安德的影子》《霸主的影子》《影子傀儡》《巨人的影子》等。时至今日,奥森·斯考特·卡德依然在创作“安德”系列小说。目前他为“安德”系列创作的前传三部曲已经出版两部,第三部《地球觉醒》预计将在明年问世。

本版编译:尼莫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