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阳宫后院的空地上,尹志平正在教授几个徒弟武功,杨过赫然也在其中。

此时的杨过已经能够熟练地运用全真剑法了,旁边的陆清有和张清胜的全真剑法同样很熟悉。

“都停一停吧!”

看着杨过三人练了一会儿,尹志平喊道。

“是,师父!”

三人听见尹志平的声音都停了下来。

“杨过!我看你全真剑法已经很熟悉了!和你张师兄练练吧!记住了,点到为止!”

“张清胜,你也陪你师弟练练吧!记住,别伤了你师弟!”

尹志平吩咐着杨过和张清胜两人。

“是,师父!”

杨过两人各自拿着一把木剑,面对面互相站着。

“张师兄!请指教!”

杨过手持木剑对张清胜拱了拱手。

严格来说这将是他的第一次战斗,此时的杨过内心情绪复杂,既有期待,又有紧张。

虽然手里的是木剑,不过要是攻击到要害也会有一定的杀伤力。

“杨师弟放心,你用尽全力攻击就行了!”

张清胜回答,他已在全真教两年多了,对付一个刚刚入门的师弟他还是有把握的!

“好!师兄小心了!”

“第三式,星河欲转!”

杨过手持木剑运起全真剑法的第三式,木剑绕着杨过肩膀,自下而上朝张清胜刺了过去!

“来得好!”

张清胜对全真剑法也是相当的熟悉,运起第五式的霜涛卷雪迎了上去。

第一次交锋,两人手里的木剑撞击在了一起又各自弹开。

第七式,孤光自照。

一击失利后,杨过调转剑身再次刺向张清胜。

张清胜自然是提剑还击。

两人木剑相击,发出沉闷的敲击声,片刻功夫,两人便已经交手十几招了。

此时的杨过也已经落了下风,在张清胜手中木剑的逼迫下步步紧退,面色也沉重起来。

反观张清胜,则是一脸轻松。

“杨师弟!加油啊!”

张清胜一边攻击,一边调笑,此刻他完全有能力一招将杨过击败,却没有那么做。

杨过手持木剑在张清胜猛烈的攻势下却是一直坚持着,同时想要寻找机会反击。

慢慢的,杨过已经适应了张清胜的攻击,也不再是没有还手之力了。

“嘿嘿!”

熟悉了张清胜的攻击套路之后,杨过便开始变换招式反击了。

“嗯?”

张清胜却是心中一惊,很明显他已经察觉到了杨过手里木剑的攻势已然凌厉了几分。

虽然两人用的同样是全真剑法,不过不同的招式,不同的攻击方式也会有不同的效果。

旁边的尹志平看着杨过和张清胜两人的切磋,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这杨过天赋果然不一般。

仅仅十天就能将全真剑法运用到这个程度,就连陆清有当初也是花了足足一个月的时间才有这般成就的啊。

杨过此刻正全心全意与张清胜对决,却没发现自己的剑法越来越熟练,速度越来越快。

杨过也将局势从下风打成了平手。

“杨师弟,厉害啊!”

眼看就要杨过剑法越来越凌厉,张清胜决定不再留手,找准机会主动发起了攻击,剑势也凶猛了起来。

刚刚对方是让我的?

杨过大惊,手里的木剑也再次快了起来,不停地防御着对方的攻击。

坚持了片刻,终于在百招之后,杨过手里的木剑被张清胜打落了,而张清胜手里的木剑也抵到了杨过的脖子。

“杨师弟,承让了。没想到想赢你竟然还要那么花长的时间!”张清胜收回木剑,有些难以置信。

假以时日,杨过超过他是一定的。

“那是张师兄没有使用真气啊!要是张师兄使用真气了,我恐怕十招都接不住!”杨过谦虚地回答。

只是切磋,而且是点到为止,刚刚他也没有使用真气。不过他的蛤蟆真气修炼速度极快,不一定会比张清胜弱多少。

“呵呵,只是切磋而已!”

张清胜笑了笑,他也没有使用真气,不过杨过的话很给面子。

“杨过,你能在短短时间就将全真剑法练到这个程度,足见你这几天是用功了,以后继续努力,争取更近一步!”尹志平对杨过的表现很满意。

“是,师父!”杨过回答。

对自己所练武功,杨过也还比较满意。

“清胜,清有!你们两个也还要继续努力!争取超过其余师兄弟,你们打不过你们师叔师伯的弟子我这脸上也没有光啊!”尹志平又教育着张清胜和陆清有。

“是!师父!”

两人回答。

“清有,你也陪你两个师弟练练吧!”尹志平又提议。

“两个?”陆清有有些疑惑。

“清胜不是你对手,先在你一个人和他们两个人练练!找一下让人围攻的感觉!”尹志平回答。

“是师父!”

“两位师弟!请赐教!”

“师兄,请赐教!”

三人手持木剑互相拱了拱手,接着便打斗了起来。同样是切磋点到为止。

张清胜实力本就差陆清有一大截,如今有杨过的帮忙瞬间就补齐了他与陆清有的差距。

杨过手持木剑与张清胜联手之时,剑法竟然比之单独与张清胜战斗时更加灵活,角度也更加刁钻。

双拳难抵四手,陆清有即便实力比杨过两人强,不过第一次面对两手联手攻击,也是有些应付不过来。

“师兄,每次都是你欺负我!这次轮到我了!”

见陆清有节节败退,张清胜心中有些高兴。

“两人联手还有脸说,江湖规矩谁不是一对一啊!”陆清有虽然处在了下风,不过语言却依然硬气。

如果仅仅是张清胜一人,他能够轻松胜出。不过多了一个杨过,杨过的剑法相当刁钻,在张清胜看来杨过对自己的压力不亚于张清胜。

“哈哈!今天师父的话就是规矩!”

张清胜占据了上风,说话也有底气了。手持木剑攻势不停。

我的话就是规矩?旁边看着的尹志平听见三人的说话声笑了笑。

“陆师兄,你要输了!”

战斗中,杨过对全真剑法掌握得越来透彻,攻击也越来越凌厉,逼得陆清有步步后退。

“比武切磋而已!”

陆清有回答,不过即便是输他也要打败一人。

只见陆清有运起全真剑法,对张清胜发动了猛烈的攻击,谁杨过的招式却是有意躲避。

面对陆清有的攻击,张清胜却是不敌,杨过则是压力轻了不少。

终于陆清有一剑击飞了张清胜手里的剑,而他自己也被杨过用剑抵在了胸口。

“好了!都停手吧!”

见胜负已分,尹志平又出声了。

“是,师父!”

杨过三人各自收好自己的木剑,来到了尹志平身边。

“你们的全真剑法和心法都已经身熟悉了!以后要勤加练习,知道吗!”尹志平再次吩咐着。

“是,师父!”

“我们知道了!”

杨过三人回答。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