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名思义,丞相府的嫡长女,除了白灼之外,再无其他人。

果然还是最为了解永安帝的人,在一听到了永安帝的话之后,安皇后便是立即的知道了永安帝的话是什么意思,安皇后手上的力度并没有改变,然后这才是轻轻柔柔的说道,“皇上所说的可是那白灼大小姐,臣妾倒是听闻过,是丞相府唯一的嫡女,而因为此,她一出生就是个宝贝,丞相府的人恨不得将所有的好东西都给她,而且,在小的时候,这白灼小姐也是展现了惊人的聪慧,但是也不知道为何,在她三岁一过,就被府里的老太君给接走了,说是府里就一个嫡女,她未免孤单寂寥,便是让她在自己的跟前尽孝道,”

“说起来这白夫人也是可怜,盼天盼地的,好不容易这才是生下了个女孩,却是还不到高兴几年,却是被老太君给接走了,而且还要自己亲自教养,这不,这白灼小姐都已经快要到十五了,但是在其母的面前,却是还不如在老太君面前的几分亲昵,”

“而且,臣妾还听说,这白家大小姐,因为在其老太君的跟前长大,并且其老太君和丞相府上下对其的宠溺,使得这白家大小姐也是极为的..........”在最后,安皇后也是欲言又止。

听到了安皇后的话,永安帝却是起了几分的兴致,问道,“极为如何?”

“极为的娇弱,稍有一点儿不顺心,就是闹得个鸡犬不宁,听说,在前些时日,这白家大小姐因为去了一趟远安寺,在路上受了惊吓,昏迷了一夜,让整个丞相府的人都提心吊胆的,这白家大小姐的院子里面也是一直都没有停过人,而且臣妾还听说,因为这事,到现在,这白家大小姐还在府里好生的修养呢,唯恐这白家大小姐会出什么事情。”安皇后笑了笑,说道。

说的好听一些,的确是娇弱,但是呢,说的不好听一些就是病娇,加软弱,还身子差!

这要是接进了宫来的话,怕是这皇宫也是有一阵的不安宁了。

安皇后看着永安帝,眼神依旧还是笑着,完全不见任何的心机可言,但是安皇后这般一说,倒是也是让永安帝打消了自己原本的态度了,只见永安帝也是沉思了一会儿,而后这才是说道,“嗯,如皇后所说,倒是的确有些娇弱。”

娇弱的无法在这皇宫里面生存下去,只不过,现在还不是动丞相府的时候,所以说的话,这白家的大小姐倒是不能够接进宫来了,但是,就算是不能接近宫来,但是至于其他人嘛...........

想到了什么,永安帝又是说道,“最近太子那处,可是在做些什么?”

“倒是也没什么,太子就是整日在自己的太子府里面处理一些政事,倒是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听着永安帝的话,安皇后的心里却是一跳,而后不紧不慢的说道。

嗯,没有什么特别的,也就是中庸了一些。

“俊儿呢?”闻言,永安帝的心里不知道是在想着些什么,又是问道。

听到了永安帝的话,安皇后却是笑了,笑意直达眼底,“俊儿他啊,最是顽皮,打算在皇上的寿宴之上给皇上一个惊喜呢,但是不管臣妾怎么问,这俊儿愣是半句都不肯说与臣妾听,说这既是给皇上的惊喜,如何能够被外人所提前知道。”

说着,安皇后的周身,也是散发着一股子的慈母之色。

听着安皇后的话,永安帝也是想起了什么,也是跟着笑道,“俊儿最是喜欢摆弄一些稀奇古怪的物件,罢了,就由着他去吧。”

看这永安帝的神色,倒是对这个俊儿,也就是二皇子姬俊极为的纵容。

二皇子,姬俊,乃是安皇后的嫡子,也是安皇后的第一个儿子,而至于那太子,姬琛则是先皇后之子,也是永安帝的第一个儿子,乃是永安朝的嫡长子!

自古以来,储君之位都是立长立嫡,而若是无特殊的话,这嫡长子自然就是储君了,而恰好,这姬琛既是占了这长,又是出自于先皇后的肚子里面的嫡子,故而,这储君之位也自然而然的落在了姬琛的身上!

而至于安皇后的嫡子,姬俊则是因为比姬琛晚了一步,故而便是与这太子之位无缘。

“都是皇上太纵着他了,原本臣妾还想着让俊儿早些收收心呢。”安皇后虽然是这般说的,但是眼底的笑意却是一直都没有消散过。

很显然,对于自己的嫡子,安皇后也很是宠爱的。

收收心,不也是娶妻成家立业之话?

这既是成了家,那么离这立业也是不远了。

而这立业...........

安皇后看着永安帝的眼神也是变得有几分的讳莫如深。

“嗯,这倒是,俊儿的确是该收收心了,总是这般的不正经也不是办法。”永安帝也是符合着安皇后的话,说道。

闻言,安皇后的眼神之中也是闪过了一丝的幽光,而后便是善解人意的说道,“皇上说得有道理。”

“皇后,朕看那工部尚书的嫡长女倒是不错,皇后觉着呢?”永安帝这才是微微的睁开了眼睛,说道。

工部尚书,云军。

他的嫡长女乃是云瑶。

在今年,在过不久就要及笄了,比白灼也就大了那么几个月而已,现如今,那些个媒婆也是将工部尚书的府邸给踏破了,就是想要为云瑶说一门好亲事,但是奈何,这云瑶小姐却是一直都没有点头,而且这工部尚书和尚书夫人也是丝毫没有担心云瑶会嫁不出去的意思,只是说,留着云瑶在府里一些时日,并不着急出嫁。

而且工部尚书和尚书夫人也是说,等到云瑶及笄了再说亲事也不迟,云瑶是一个才情不错的女子,虽然说相貌也不是那么的出色,但是甚在其女子是个品行端正之人,配三皇子姬俊,倒也是可以的。

只不过安皇后在听到永安帝所提起的工部尚书的嫡长女云瑶的时候,却是眼睛眯了眯,转而也是恢复了常态。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