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https://ajnn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事情一出来,莫晓兵这个代市长也怕了,虽然他是暂时的,但现在市政府的工作是他说了算,出了个群体性事情,一个处理不好,矛盾激化,他承担不了责任。别说要把头顶上的‘代’字去掉了,可能仕途就会中止。    但温鹏飞跟他说:“这种事情不能犹豫,一旦犹豫,就说明政府的工作方式做错了,群众反而会得寸进尺。败兵如山倒,知道吗?到时候后果更加难以收拾。为今之计,就是勇往直前,该抓的抓,该关的关,拿出你市长的气魄出来……”    莫晓兵一时拿不定主意,就把市公安局主持工作的副局长杨先友问计。    杨先友也赞同温鹏飞的观点,说:“人心不足蛇吞象,拆迁户们不能纵容,必须时常保持高压的态势,口子一旦开了,后面的工作不好做。”    “那好吧,就由你去处理这件事情,最好不要引发大的矛盾出来。”莫晓兵说。    杨先友得到领导的指示,马上让特警支队的鲁婉婷出警抓人。    但鲁婉婷不执行,对他说:“杨局长,我们特警支队是不能拉出去对付市民的。”    杨先友很恼火:“市民分成很多种,现在他们打伤了警察,烧了警车,性质已经变了。换句话说,这是一起有预谋有组织的严重刑事案件,你们特警不出警让谁出警?”    鲁婉婷说:“杨局长,不要戴大帽子,这只是暴力拆迁引发的治安案件,首先从源头看待问题,这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不要你来教训我,你就说去不去吧?”杨先友阴沉着脸。    “不去,让治安支队的人去处理。让我们特警支队的人拿着冲锋枪去对着那些拆迁户,这算是怎么一回事呀?”鲁婉婷不同意。    “哼,看来,我指挥不动你了,是吧?信不信我撤掉了你的支队长职务?”杨先友的威信受到了打击,心里很不爽。    “那好呀,你把我撤了吧,我也能轻闲一点。”鲁婉婷丝毫不买账。    杨先友一时无计可施,要说呀,他还真撤不了鲁婉婷。鲁婉婷是省厅交流过来的干部。杨先友也只是个主持工作的副局长。    最后,杨先友只好让治安支队的李大光出警。    李大光本来是交警支队的,后来调到了治安支队,升了官,成为了治安支队长。    李大光自然对杨副局长的话言听计从,马上派出大批治安警察,到高田区棚户区改造现场,把不少拆迁户都抓了起来!    一下子抓了两三百人,事情也很快被压下去了。无论如何,这些拆迁户只是个弱势群体,面对大批全副武装的警务人员,只能敢怒不敢言了。    事情出乎意外地得到解决,让莫晓兵这个代市长很高兴,就把温鹏飞称赞了一番,说他有大将风度。    温鹏飞借机又献计说:“现在抓了几百个拆迁户,这也算是因祸得福,我们的拆迁工作有办法了。”    莫晓兵忙问:“这话怎么说?”    温鹏飞说:“先给他们一点苦头吃,然后跟他们说,谁家愿意签字的,马上放人,并承诺不追究任何责任。”    “好办法!”    莫晓兵听了深以为然,现在他急需要政绩,如果在很短的时间内把高田区棚户区改造完成,对他这个代市长来说,有很大的好处。    然后莫晓兵又把市公安局的杨先友叫来,向他面授机宜。让他全力配合好拆迁工作。还说这是一项政治任务,是考验他工作能力的时候……    杨先友自然心领神会,表示一定完成领导交给的艰巨任务,为市里的经济发展保驾护航。    没多久,在市公安局一些干警轮流诓哄吓诈之下,被抓的几百个拆迁户不得不乖乖签了字。    被抓的拆迁户被放出来,虽然他们迫于形势,不得不在拆迁合同上签字,但他们哪能这么善罢干休?    大家暗地里,悄悄聚在一起,商议对策。    “我们组织起来,到省政府去上访去,去告这些贪官污吏去!”一个拆迁户愤愤不平地说。    “对,我赞同刘伯的意见,去省政府上访,去跟省政府的领导说,我们市政府有官员搞官商勾结,坑害我们老百姓的利益,省里不会不管的。”一个中年大叔说。    “想去上访,就必须让大伙先签个字,大家有福同离,有难同当,要团结一心,不能搞一盘散沙了。”一个阿姨说,别看她是个女人,还是很冷静的。    “对对对,我完全赞同李姐的话,大伙儿必须签字,不能遇到事情就往后缩。另外,大家还得出钱,出路费,出伙食费,这样才能做成事情。”有拆迁户说。    “我觉得嘛,还是争取橡胶鞋厂的邵厂长参加我们的队伍才行。毕竟邵厂长有身份有地位,有他的加入,影响力会大很多。”被称为刘伯的人说。    “邵厂长愿意加入我们吗?”那个李姐问。    “你们大家有所不知,这次棚户区改造,邵厂长才是最大的受害者,他能不参加么?”刘伯说。    “那行,刘伯你是橡胶鞋厂的老工人,和邵厂长熟,你就负责去联络他吧。让人签字,联络拆迁户的事情就让我们去做。”李姐说。    “好吧,我豁出去不要这张脸,也要让邵厂长同意跟我们一起上访。”刘伯下定决心说。    商议停当,大家开始分头行事。    可是,当那个刘伯联系上邵厂长的时候,却被拒绝了。    邵思国说,“你们去上访吧,我已经心灰意冷了。”    “邵厂长,我们知道对不起您,但现在不是计较个人得失的问题,而是要讨一个公道。我知道,我不敢在您面前讲大道理,但很多拆迁户曾经是锦绣橡胶鞋厂的工人,对厂里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您就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受苦受难么、正义不能伸张么?”刘伯哀求地说。    “老刘呀,你也知道我也有我的难处嘛。”邵思国说。    刘伯听到邵厂长的口气有了松动,马上说:“邵厂长,您是担当人心不齐不团结是不是?您放心,现在大伙儿吃了亏,知道错了,上访的事情,正在组织大家签字画押,出钱出力,谁也不许后退。”    “好吧,我马上坐车回来和大家一起商议。”邵思国同意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