蝠妖妖王玄禽对于雌雄同体的圣主之死,添油加醋,说得十分凄惨。

好像亲眼目睹了圣主被屠杀一样。

但是,唯独就这个屠杀圣主的凶手,他却无法描述。

圣母妖媚的脸色上,毫无表情,冷冰冰听着,仿佛一切事不关己。

至于情绪,根本没有像蝠妖妖王所期待的那样,咬牙启齿,发誓要为圣主复仇。

“圣母大人,如今想要为圣主复仇,就是要在北荒之境,找到那圣境的绝世强者!”

妖王玄禽阴翳的眸子里闪烁着精光,打量着圣母的满是邪魅的眼眸,淡定道,“现在的情形,诡异就诡异在,那绝世强者,神出鬼没,了无音讯。

“我手下紫翼蝠王也跟圣主一样,消失无影无踪,不过青翼蝠王最近北荒之境,隐藏了修为,打听到了这一切。

“尽管如此,我手下青翼蝠王也不敢展露修为,生怕也会跟紫翼蝠王一样,北境蒸发无影无踪。”

圣母冷冰冰听着,半晌后,她有意无意道:“妖王向老娘说的这些,真实意图是不是,妖王惧怕那绝世强者,想要与老娘联手,铲除那所谓隐藏在北荒之境的绝世强者?!”

妖王玄禽讪笑了几声,心下也就不卖关子,沉吟道:

“圣母大人果然英明,那绝世强者目前的修为,估计也有圣境修为,甚至还在圣境之上,而且蝠妖一族和南疆巫族同仇敌忾,仇人都是那绝世强者,圣母大人,可否?”

“哈哈哈哈。想不到老娘的南疆巫族圣教,在蟒虞山脉的蝠妖一族看来,难道是虽然被人三言两语,就要给你妖王作为打手,打前锋吗?”

圣母脸色阴沉,身子微微发颤,更加能展现她丰润的身材,一抖一颤。

“妖王,你从哪里来就回到哪里去吧。”

圣母不动声色,“老娘南疆巫族圣教,向来行事独来独往,不需要任何族派帮忙!况且,我南疆圣教人才济济,对你们其他的族派,也一点也不稀罕。”

圣母开门见山。

蝠妖妖王玄禽脸色一尬。

早就听说这老巫婆行事乖张,过度张扬。

妖王玄禽淡定一笑,继续道:“圣主的死,不仅仅与那绝世强者有关,而且,圣主的英名,在中州北荒之境,已经成为公敌!中州人人都说,那古龙一族龙炎晶,就是圣主所夺!所以,当今清情形,南疆巫族圣教,在中州北荒之境中,就是……”

“住嘴!”

圣母闭上妩媚的双眼,不愿意再听下去。

“妖王,不必跟老娘废话,说吧,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妖王玄禽沉声道:“你我共同铲除那北荒之境的绝世强者!你为圣主复仇,我为古龙一族龙炎晶!”

“哈哈哈哈!”

圣母睁开双眸,喜笑颜开,“如此简单的真实意图,何须唠唠叨叨,比老娘还啰嗦!”

妖王玄禽也是一笑,恭敬问道:“圣母大人,如此可好?”

“妖王,你想多了!你若对那龙炎晶感兴趣,你就自己去应对那所谓的绝世强者!至于老娘的南疆圣教,可不会听从你妖王的指挥!”

圣母一转身,衣袍猎猎作响,露出若隐若现的身材丰腴弧线。

“送客!”

圣母话音未落,凌空而出,进入了大殿之中。

留在大殿之外的妖王玄禽心中大怒,没想到,这老巫婆,居然不与他联手,应对那亲在的绝世强者。

不过,妖王玄禽也没有泄气。

从青翼蝠王暗中观察的种种迹象来表明,这绝世强者与镇北王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所以,要想制服那绝世强者,或许,那镇北王孟烈就是突破口。

没错!就是孟烈!

妖王玄禽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弄清楚,那古龙一族的龙炎晶,根本不是南疆巫族圣教教主所获得,想必如今,还在北荒之境。

或许,就跟孟烈有关!

“你以为本王没有你这老巫婆,就得不到那龙炎晶!真是天大的笑话!”

妖王玄禽心中冷笑。

随即,身形一震,化作巨大的蝙蝠之王,数十丈的赤红的羽翼,振翅而飞,遮天蔽日,向蟒虞山脉飞掠而去。

呼!

妖王玄禽离开圣教大殿后,圣母望着蟒虞山脉方向,娇媚脸颊上,不由冷笑。

“就你妖王那令人作呕的脸蛋,也想利用老娘!给老娘舔脚丫,都不够资格!”

不过,向北荒之境望去。

“莫罗,别让老娘失望!否则……”

妩媚的双眸中,圣母露出一丝阴翳和凶狠的光芒。

……………………

镇北王府。

府邸之外。

一千精锐羽林卫,铠甲上泛着金光,光芒四射。

为首的护国侯,凌空御气而立,身后两位一身青袍的青年,眉心上都有道霞光的标记。

一看就是赤霞老祖的亲传弟子,修为深不可测。

此时,镇北王府外,数以万计的洛水城民众,什么时候见过这阵势。

这些军队,是京都皇帝的羽林卫,平日里哪是想看就能看到。

更何况,还有护国侯于振,一身通玄修为,更是气度不凡,让人不敢逼视。

而在于振前方不远处,则是太子燕狄。

于振一看到燕狄在孟烈护送下,走出镇北王府,当即跪拜下去。

“护国侯于振,恭迎太子回京!”

太子燕狄点点头,向身边的孟烈抱拳道:“孟王爷,救命之恩,燕狄日后必定图报!再次别过,后会有期!”

孟烈也抱拳还礼。

“恭迎太子回京!”

一千劲装羽林卫,振臂高呼,声振屋瓦!

护国侯于振一双虎目看了一眼孟烈,但是并没做声。

孟烈当即行礼。

随后,护国侯于振双臂一震,天地灵气当即风起云涌,不一会,一头灵气凝聚的玄龟,从半空凝聚而出。

“太子殿下,请。”

随即,太子燕狄踏上玄龟,在护国侯于振和千名羽林卫护送下,向京都方向凌空御气而去。

孟烈带领徐朗之、徐天翎等一干护卫,立即恭送。

呼!

孟烈见到太子燕狄平安离去,总算松了一口气。

总算,没有辜负德正皇帝给他的密函中的任务。

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这时,徐天翎走向孟烈,低声道:“王爷,有件事,非同小可,毕竟在洛水城发生了,还是觉得有必要向王爷汇报!”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