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

    要不要说, 要不要说晚儿妹子的死讯。     甘南思绪也很乱,一向不缺水的小白龙, 干涩的嗓子里好像渗出了点儿腥甜。     对于个傻白甜的妖修而言, 朋友的离去简直就像是一场梦。     就在甘南犹疑间,少年已经走了过来, 不巧的是, 他忘了, 裴春争身上也有玉牌, 而玉牌也跟着响了。     在目光触及手上玉牌的刹那, 少年姿容秀丽的脸一愣, 神情立刻没绷住。     甘南嗓音听着有点儿沙哑:“裴道友, 玉牌上是这么说的。”     “我……我与晚儿妹子结的契好像也没了反应。”     找不到了, 不论青年多么慌乱,想要找到龙鳞之契下乔晚的反应,都是一片空白。     甘南抬起眼, 却发觉裴春争僵在了原地, 一动没动。     这十多天来他有意避着乔晚,没见她一面,究其原因还是“穆笑笑”。     这十多天来裴春争也在想, 在想他对乔晚究竟是什么感情。     他对笑笑的感情, 或许并非他想象中的那样,是男女之情,或许也存了些情动与依恋,但真正让他爱上的人……是乔晚。     喜怒哀乐皆系于一人, 会为了乔晚而愤怒,多疑,失魂落魄,更重要的是嫉妒,和浓厚的翻滚着的占有欲。     这让裴春争觉得惊疑又羞怒。     于是裴春争茫然了,惊疑不定地想,他怎么可能会爱上乔晚?     停云山那一抱,他真的爱上了乔晚。     少年紧紧地攥住了手上的玉牌,心里渐渐浮现出一种不可知的茫然和无措。     他也曾答应穆笑笑要保护她,君子一诺,驷马难追。他承认他爱上了乔晚,却又无法从此之后对笑笑置之不理。在这两方争夺之下,第一次触碰情爱的少年第一次懵了。     三心二意,本已算卑鄙。     裴春争攥紧了拳,难堪地想,倘若再背信弃义,那他算个什么东西。     魔虽然自私,虚伪,自大……魔拥有任何凡人觉得负面的东西,但魔修不卑鄙。     是选择笑笑还是乔晚?在这两者中间,他选择了遵守自己的承诺,保护穆笑笑。     听闻穆笑笑出了那事儿之后,更是有意避着乔晚一直到现在。     但现在这玉牌却告诉他,乔晚死了?     不可能。     这是裴春争第一个反应,少年皱起眉,果断道:“乔晚不可能死在这个秘境里。”     “但……但是。”甘南嗓音沙哑,眼圈忍不住红了:“我身上的龙鳞之契已经没了。”     有时候,事世就是如此莫测。     疾病与死亡,往往在不经意间将人砸了个晕头转向。     “裴道友,你不相信。是因为你觉得晚儿妹子坚韧不屈,不论多少次陷入困境,总有办法脱险。”青年嗓音哽咽了,身子微微颤抖:“但晚儿妹子只是个普通的姑娘啊。”     “裴道友你也看到了这秘境,危机四伏,褪去这些旁人加上的‘坚韧’‘不屈’,晚儿妹子也只是个普通的姑娘啊。”     都是他这个兄长没用。     青年身躯其实要比少年身形的裴春争高大一些,此时缩成了个团,柔软的白发垂落在脸侧,眼泪不争气地往下掉。     所以他才想保护晚儿妹子的。虽然他们都嘲笑他是个废物没错,但废物也有自己想保护的人。     因为他知道,除了他,没有人再将乔晚当成个“妹子”看了。     少年呼吸蓦地顿住了,秀丽的脸上惨白一片,脸色难看地呆愣在了原地。     他遵守了承诺,决心保护笑笑。     笑笑与乔晚不一样,笑笑她娇气柔弱,但乔晚,也是个普通的,和笑笑一样,需要人保护的姑娘吗?     *     玉牌讯息刚下达的那一瞬,各宗门留守的弟子,分别派出了一波,在秘境前列队,准备出发。     这回领队的是马怀真。     男人脸色冷如冰霜。     太迟了,妙法尊者留下的佛门刻印已散,想要救回乔晚也已经太迟了。当下,是尽量把还在秘境里的各家弟子给找回来。     眼看面前这些弟子都已经准备妥当,马怀真正抬手喊了句出发。     突然之间――     面前这唯一一个传送阵突然“滋啦”一声,光芒灭了。     将半只脚已经跨进了秘境的弟子又给挡了回去。     “怎么回事?!!”     “传送阵灭了?!!”     队伍立刻不安地骚动了起来。     传送阵怎么会灭?!!     马怀真死死地盯紧了面前的传送阵,面沉如水,抬眼冷喝:“都给老子安静!!”     意识到这位煞神的确是发飙了,连脏字都飚了出来,各支援弟子纷纷噤声。     “昆山的陆辟寒之前已经带了支队伍进入秘境。”马怀真扭头吩咐身边的袁六,”其余人就先在这儿等着,保持好和陆辟寒一行人的联系。”     “至于法阵,这就安排法修弟子前来检修重新布置。”     “在法阵维修好之前,任何人不得擅自接触秘境。”男人抬眼,脸色森寒道:“胆敢违抗命令的,暗部弟子捅就完事儿了。”     “捅死算我的!”     抛下这么句霸气侧漏的话之后,在众人畏惧的视线下,马怀真冷冷地转动轮椅,转身去和公孙冰姿等一干宗门长老商议这秘境解决办法。     “那现在怎么办啊?其他人还困在秘境里呢。”     “这位道友,我师弟师妹全在里面,你以为我不急吗?”     “昆山乔晚和马堂主私交甚秘,你以为马堂主心里舒服吗?”     如今之计,只有先等着了,等着看,秘境里的弟子能不能找到突破秘境的法门。     而陆辟寒带队进入的弟子,起先只是察觉到身后突然传来了点儿动静。     往回一看,却是什安静得十分吊诡,什么东西也没用。     这秘境已经暴露出了诡异之处,昆山这位陆师兄事先叮嘱了,任何感到不对劲之处都不要放过,哪怕只是说不清道不明“感受”。     有时候,这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受”往往就是修士敏锐的“直觉”。     这么想着,昆山的弟子忍不住快步走到了陆辟寒身边:“大师兄,我觉得好像有点儿不对劲。”     陆辟寒看了他一眼,停下了脚步:“哪里不对劲。“     昆山弟子低声:“后面儿。”     就是他们来的方向。     陆辟寒看着他,抬手吩咐另外几个弟子回去探查,没一会儿,那两个弟子就回来了,神情都十分惊恐。     “师兄,传送法阵不见了。”     那马堂主带着的援军……也没进来吗?     “师兄,现在还往前吗?”     陆辟寒垂眼冷声:“后路已断,如今只有继续出发,全力向前。”     没了后路,这几十个先发弟子,只能在陆辟寒的带领下,一路往仙宫的方向而去。     走到半路,其中一个陆家的弟子停下了脚步,失声道:“陆族兄!这……这儿有血。”     还有尸体。     不止一个人的尸体,这些尸体死前不知道下手的人用了什么功法,浑身焦黑,早已看不出容貌和本来的衣着面目。     陆辟寒快步上前,一眼就从这一片焦黑的尸体中翻出了片粉色的衣角。     这片衣角他很眼熟。     这是乔晚的衣服。     陆辟寒垂下眼。     身后弟子茫然无措地看着男人再度弯下了腰,撕心裂肺地咳嗽了起来。     咳了很久很久,陆辟寒这才直起了身,嗓音里冷冷地收敛了所有情绪:“继续出发。”     或许杀了乔晚的,就在前方不远处。     *     这……这尼玛不是方凌青吗?!!     看着面前浮在了半空中的少年,郁行之惊骇地瞪大了眼。     少年身上还穿着崇德古苑那身青袍,袍角攀着些桃花,乌黑的青丝用着发簪整齐地束在脑后,几许清俊,几许雅正。     这不是和陆辞仙混在一块儿的那个崇德古苑的傻缺吗?!     郁行之心里一沉,据说魔域有个邪门的功法,除却赶尸门和白骨观的驭尸,还有一种能将人制成活生生的傀儡,再将人生魂拘禁于傀儡之中。     这种傀儡,虽说生魂尚存,但意识被压制,只能沦为傀儡师手下的行尸。     而面前的方凌青,明显是已经被改造过了!除了脑袋还是自己的,身体早就被改造成了个活生生的杀人机器。     从前的方凌青,那就是个脑子有坑的青年,改造过后,修为和身体素质简直有了质一般的飞跃和提升,各种雷系、火系、水系法术玩得信手拈来,灵丝如天罗地网,简直把郁行之吊着打。     一边要护着王如意,一边疲于奔命,郁行之几欲吐血。     尼玛的!     顾忌着之前好歹有同舟共济的情谊,也不敢下重手,万一呢,毕竟生魂还在,万一方凌青还有的救呢,这要是一下重手,一不小心把对方给拆了……     行吧,反正他也打不过。     拽着王如意往地上一扑,滚过一团扑面而来的火球。     郁行之正松了口气,突然间,还在数丈之外的少年竟然如鬼魅一般,缩地成寸,一步迈到了两人面前。     郁行之心里一紧。     完了,要交代在这儿了。     但少年冲到两人面前时,却没立即下手,从手臂上伸出的两把刀刃在半空中顿了一秒,没劈下去。     “快……”     郁行之面色遽变,瞳孔骤缩。     什么?!     “快……”刀刃渐渐举起,素来脑回路不在线上的脑坑青年,这不说话看上去依然像雅正君子的方凌青,终于忍不住像个孩子一样狼狈地哭了出来:“快跑。”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