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姑娘愣了一下,两眼呆呆的看着秦苏浅,秦苏浅也不急,就这样看着发呆的小姑娘。好半晌,小姑娘才反应过来,一脸激动地说道:“我、我叫风星月,我真的可以和你做朋友吗?”

秦苏浅的点头,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风星月这个名字和她真的不配,性格如此甜美乖巧,理应配一个可爱的名字。

“我们是朋友后,那可不可以一起去食堂吃饭?”风星月一脸憧憬、渴望的眼神让秦苏浅不由得好笑。

“可以。”

“那可不可以一起去上课?”

“可以。”

“那可不可以一起玩?”

“可以,都可以,你是我的朋友,不管做什么,只要不杀人不放火,都可以。”秦苏浅被她的一连串问题搞得哭笑不得,为了安稳她,秦苏浅走过去揽住她的肩膀说道。

风星月得到了自己最想要的答案,使劲的点头,她的眼睛渐渐地红了,眼中也泛着泪水。

秦苏浅惊愕,交个朋友,不至于激动地哭吧!

而且风星月这个名字有点耳熟,不知道在哪里听过。

“滴滴”秦苏浅的手机响了,她拿起手机,是张成梅的微信。

“浅浅,妈要出差了,你爸你也别指望了,你就跟着温瑜辰,有他在保证饿不着你,我也放心。”

秦苏浅看着这一条微信,说实话她心中也没有什么想法了,记得第一次妈妈给她发这样的消息时,她还跑去质问妈妈为什么你们一个两个的都不陪在我身边。

可后来这样的次数渐渐的多了起来,她也懒得去问了,如果在乎,何必这样。

“苏浅,我们去食堂吧。”风星月将床铺铺好后见天色很晚了,便小心的凑到秦苏浅的后面,小心翼翼的问道。

秦苏浅将手机收好,拿起搭在椅背上的外套,跟风星月出去了。

第一次跟除爸爸妈妈和温瑜辰之外的人吃饭,秦苏浅只觉得一身的轻松,没有爸爸妈妈的管束,没有温瑜辰的唠叨。

风星月已经没有了刚刚来时的胆怯,现在开心的一批。

“大学食堂是什么样子的,我还没看过呢!”

秦苏浅无奈一笑:“就跟平常的小吃街一样,就味道有点不一样。”

“我没有见过小吃街!”风星月眼神黯淡无光,站在原地失落的回答。

秦苏浅一愣,她不明白风星月的话。

“我生活在山区,很穷,17岁之前从没有出过山区,17岁之后遇到了爸、好心人,资助我来到了S大,我才见到了不一样的生活。”风星月的话如同一根针一样扎在了秦苏浅的心中。

风星月之所以小心翼翼,是因为怕别人瞧不起她;因为外面世界的诱惑太多,她分不清是敌是友,是好是坏,在她的认知中,只要对她好的人都是好人,都是朋友。

秦苏浅说不上她现在的心情,但她心里明白此刻的她早已将这个涉世未深的女孩牢记在心,不想让世俗将她染脏。

“让一下,挡路了。”

一位女孩出现在风星月的身后,眼神鄙视的瞧着她。

“对不起对不起。”风星月立马对着来人弯腰道歉。

那女孩鄙夷的睨了风星月一眼,唾弃道:“好狗还不挡路,人还不如狗。”

“说的你好像比狗强一样。”秦苏浅早在一旁听不下去了,她不紧不慢的走到风星月身边,将她护在身后,怼道:“这位姑娘,我们似乎好像并没有找惹到您吧!”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