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雾缭绕白雪覆盖的群山中,前面向阳的一处缓坡上的一间小木屋里,孟春晓已经懵了好半天了。只是睡了一个午觉而已,怎么就把自己睡到这里来了?

陌生的环境,陌生的衣着,还有一段陌生的记忆。看着缩了水的满是硬茧和裂痕的小手,孟春晓都感觉自己要崩溃了,我的手啊!我那白皙细嫩的小手啊!啊!啊!

唐梨这个孩子可真够倒霉的,生长在那样的人家,爹唐富娘王氏就是一对渣,极度的重男轻女,对儿子当祖宗一样供着。而女儿就是不要钱的奴隶,不仅包揽了全部家务,稍不顺心就是一顿责打谩骂。

小唐梨每天起的最早,睡的最晚,做饭洗衣喂猪喂鸡,吃的却是最少的,每顿饭是一碗能照出影子的清粥,死丫头赔钱货的叫骂都让小唐梨忘了自己还有名字。

这不,听了哥哥唐华和嫂子马二妮的蛊惑,准备二十两银子,把年仅十三岁的唐梨,卖给隔壁吴家村的老地主做妾冲喜。

哥嫂的小算计打的可挺好,哥哥寻思又有钱吃肉喝酒还能去耍两把,嫂子想着闺女唐妞十岁了,该说亲了,有了钱做嫁妆,可以找个好人家。

于是,胖成包子的唐妞听了她娘的打算,得意洋洋的跑来对小唐梨说:“喂!赔钱货,我爹娘和爷奶把你卖给了,吴家村的吴老爷做妾去冲喜,以后你就去跟那个“老棺材瓤子”作伴儿了。”

瘦小的唐梨和肉包子似的唐妞形成鲜明的对比,一个是瘦弱枯黄的小白菜,一个是地主家的胖闺女。

“啧啧,没看出来你这个赔钱货还值二十两?”唐妞那刻薄的神情,加上她那双大牛眼,真是跟她那个娘如出一辙。

小唐梨瞬间怔住了,呆愣愣的站在那儿,有点儿反应不过来。王氏看见了就骂到,“死丫头咋还不去洗衣服,难道还想等着老娘去洗?皮又痒了吧!”

“娘,妞妞说的是真的吗?”“咋了?那吴老爷除了岁数大了点儿,哪点儿不好?人家一张嘴就是二十两,二十两啊!你嫁过去吃香的喝辣的,还能帮衬家里,这是打着灯笼也碰不到的好亲事。

你给我乖乖的呆着,过几天把你送过去,你就是吴家的姨奶奶了。别戳在这跟个木头桩子似的,快去洗衣服,回来好做饭。”

小唐梨看着王氏,“我不要做姨奶奶,我不要嫁给吴老爷,他头发胡子都白了,走路都要拄着拐杖,吴老爷的孙子吴宝都要娶媳妇了,我嫁给他会被人笑话死的。”

啪,一个大耳刮子呼在了小唐梨的左脸上,王氏气急败坏的骂到,“你个该死的东西,败家的玩意儿。老娘生了你,你就得听老娘的,老娘让你干啥就得干啥,就是让你去死,你也得乐呵的给我去!笑话能当饭吃?笑话能当银子花?死丫头你给我听好了,老实的给我待着,别想那些没用的,要是给我整出什么幺蛾子,仔细老娘扒了你的皮。”说完王氏骂骂咧咧的回屋躺着去了。

小唐梨肿胀着半边脸,眼泪无声的流了下来。

马二妮走了过来,拉着唐妞的胖手幸灾乐祸的说:“人呐,就得认命!一个该死的陪钱货,心气儿还挺好,也不撒泡尿照照自个那模样,跟个死人拍子似的,让你去给个老棺材瓤子当姨奶奶,都是抬举你了,还不知道好赖!我呸!贱东西!妞儿,走,娘给你煮鸡蛋去!”“哎,我要吃两个”,“嗯,咱就煮两个。”

小唐梨羡慕唐妞有个不嫌弃她是女孩的娘,马二妮虽然万般嫌恶她这个小姑子,但是对唐妞这个闺女那是好的不得了,几乎是有求必应!

小唐梨无精打采的抱着一大筐脏衣服到河边去洗,冬日的河水冷的刺骨,可是此时她都感觉不到一点凉意,一边洗一边想该怎么办!

爹娘肯定是不会改变主意的,以她对爹娘的了解,就算是她死了也会把她送到吴家去。可是她不想嫁给一个年纪能做她爷爷的老头。

怎么办啊?

“唐梨这么冷的天,你还来河边洗衣服,你不冷啊?你娘和你嫂子真是太过份了”。说话的是小唐梨的小伙伴儿周霞,两个人同村一起长大,在小唐梨十三年的人世生活中,给了她很多温暖的唯一朋友。

看见了周霞,小唐梨仿佛看见了唯一的稻草。“小霞姐,我该怎么办?我不想嫁给吴老爷做姨奶奶!小霞姐,你帮帮我,快帮我想个办法吧!”

周霞听了小唐梨讲的事情经过,暴怒的骂到。“你爹娘真不是人,世上怎么有这样的父母啊!家里又不是穷的揭不开锅,怎么还把你往火坑里推呀!”

“我听我娘她们说,那个吴老爷有出气儿,没进气儿的,说不上啥时候就咽气了,你去冲喜就是陪葬,你爹娘可真够狠心的。”

“啊!小霞姐,我该怎么办?”小唐梨吓得脸都白了,小小的身子在寒风中不停的颤抖。

小唐梨绝望的眼神哀伤的看着周霞,周霞抓住小唐梨冰凉的小手安慰她,“咱们会想出办法的,你别怕…我们一定能想出办法!”

周霞也只是比小唐梨大一岁,怎么办?怎么办啊?

诶,灵机一动,“唐梨,不行你就跑吧,在家等死,还不如逃跑呢,跑得远远的,没人认识你的地方。我相信咱们没做过缺德事,老天爷会帮咱们的。”周霞兴奋的说!

唐梨,可是我去哪啊?从小到大就没离开过这个叫唐家村的村子,她只知道前面的村子叫关屯,后面的村子叫三家子,左面的村子叫吴家村,右面的村子叫柳家沟,它们都归双兴镇管辖,其它的地方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小唐梨颓废的坐在河边冰冷荒地上,眼望着匆匆流走的河水,不知道何去何从。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