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后,慕晚瑜只身一人来到了滨江路888号,高达29层的大厦外墙上镶嵌着“江氏集团”几个金黄色的大字,在浅浅的阳光照耀上闪闪生辉。

若是搁在以前,慕晚瑜可能还会觉得这大厦有几分气派,可是当她见识了盛世集团的办公环境后,她便一点也不觉得“江氏”有多么的了不起了。

男人,盛家桐,白手起家,他创办的“盛世”总部位于京城,而“盛世集团桑城分公司”自两年前刚刚落地桑城,就大手笔的拍下了桑城地段最佳,坏境最好的一块地皮,不到一年的时间,盛世便在这块地皮上兴建了超高档的别墅群,当时很多人都在议论别墅的起售价,却没有想到盛世根本就没打算卖,而是留作办公和员工宿舍所用。

如此大牌又如此豪气,董事长兼首席CEO的盛家桐,一夜之间便成为了桑城各大新闻报社争相报道的名人。

桑城出了这么一号人物,排名富豪榜第一名的“江氏”自然坐不住了,可任凭江氏的人削尖了脑袋明查暗探又多次邀约,盛家桐却始终没有露过面。

四个月前,“盛世”再次在竞标会上击败了“江氏”,以两个亿拿下了城南老区的改建权……

慕晚瑜这次来便是代表盛世集团与江氏集团谈合作的。而合作的项目正是改建城南老区。

被盛家桐派来干这个差事的时候,慕晚瑜是既抗拒又感到奇怪的。

抗拒的原因自然是因为江以峰,她不是个拖泥带水的人,既然已经跟江以峰“拜拜”了,就不想再与他有任何的交集!而如果接手“盛世”与“江氏”的合作案,难免会与江以峰有一次或多次的谋面。

感到奇怪的是,盛世分明完全有能力独自做这个项目,却为什么还要给“江氏”分一杯羹呢?

然而盛家桐没有给她任何的解释,只让秘书将项目丢给了她,同时让秘书传话给她,那意思大致是:就算是去练练手,这个项目也非她做不可,做砸了没关系,但如果不做,数亿的损失还得算在她的头顶上。

而盛家桐本人,却不知道干什么去了,整整一周,连个影子都看不见。

慕晚瑜越来越有一种“兔子掉进了狼嘴里”的危机感,然而事已至此,她也只有按照盛家桐的意思做,纵然他真的不在乎倒赔几个亿,纵然这钱不是她的,她也不想这么败金!

既然做了,当然就要竭尽全力的做到更好。

就这样,熟悉了几天项目后,她正式与江氏地产部总经理预约,并在约定的时间到达了江氏集团。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慕晚瑜迈开步子,走进了江氏集团,她在心中默念着“千万不要碰见她不想见的人”!不管怎么说,她都那么深情的付出过爱情和友情,哪里能这么快就完全放下了呢。

可有时候越不想见的人,偏偏就来的越快!

慕晚瑜刚刚走到电梯处,准备搭乘电梯上去,身后就传来了那熟悉的男声:“晚瑜?”

江以峰!

身体微微一僵,慕晚瑜皱了皱眉头,然后往前挪了半步。

诚然,她没有回头,她也想用这样的疏离与冷漠拒绝与江以峰的见面。

然而江以峰却并不知趣!他几步追过来,没能慕晚瑜反应过来,大掌就抓住了她的手臂。

“晚瑜,真的是你,我没想到竟然还能再看见你,我还以为你已经……”江以峰手上用了劲,迫使慕晚瑜不得不转过身来面对他。

抬起眼睛,慕晚瑜瞧见了江以峰眼里的欢喜。

他这是什么意思?他不是嫌弃她传统俗气寡淡无味?他不是和她分手了而与甄美美郎情妾意蜜蜜甜甜?这会儿再见到她,怎么还这么激动?

心,还是痛了起来,毕竟,她曾经是那么的爱这个男人……

倔强如她,坚强淡定如她,很快便将这疼痛转化掉了,她扯出嘴角一抹嘲讽,语气凌厉的反问:“你以为什么?以为我已经狼狈的滚回C市了?还是你希望我已经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像一条无家可归的流浪狗一样,冻死了或者饿死了?而你们,也终于可以高枕无忧了?”

她根本回不去了,为了这所谓的爱情,她抛弃了家人,而爱情却让她彻底变成了一个大笑话!

这些天的夜里,她总是失眠,回忆起过往的点点滴滴,还是会忍不住落下泪水……她想家了,那么那么的想,却不敢给家里打一个电话,只因为父亲在她离家之前放出的狠话——你今天胆敢跨出家门,就当我慕贤佳没有生养过你这个女儿,你永远不要再回来!

而江以峰听了慕晚瑜的这话,却愣了一下:“这……你怎么能这么想呢?我怎么会希望你……会希望你出什么意外呢!”随即又生气的放开了慕晚瑜:“那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这口气里蕴含的意味再明显不过了——他竟以为她是来求他的?还给她这么一副难看的脸色?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