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我自己能如厕。”

“不行,零零,你沉睡了这么久,身子骨还虚弱得很,根本走不动吧。”

大叔,别以为仗着我(外表)是你妻子 ,你就可以为所欲为。

不行,哪怕是死也得挣脱开他的束缚。

我扭动娇躯,拿出了温柔妻子的必杀技——“撒娇发嗲”。

“讨厌,老公,人家就是因为刚醒来的缘故,才想自己如厕,毕竟身体得多活动活动嘛。”

呕,我是变态嘛,连这种话都说得出口。

可恶,肯定是女友妈妈的记忆“腐”化了我。

“零零,那你小心点,有什么需要记得叫我。”

行啦、行啦,大叔真是啰嗦。

走进卫生间,解决完内急,我悠然地来到了洗漱台。

抬头的刹那,我深深地被镜中那美若天仙的容颜吸引住了。

精致细腻的俏脸上,碧蓝色的眼眸明净清澈,如繁星般灿烂;粉唇处,自然上扬的温润嘴角给整张脸蛋儿增添了不少柔情。在这其中,还有那小巧白皙的嫩鼻勾勒着动人的轮廓。至于那清秀的淡蓝色眉毛好似弯弯的月牙儿惹人怜惜。

她真的是我吗?

出于疑惑,嫩手止不住掐在了柔嫩的脸颊处。

疼疼疼..真的会痛哎。

原来不是梦!

镜中的女人跟女友相似度蛮高的嘛,我差点儿都看呆了。

只是,端详下来后,我才发现女友母亲要比女友成熟不少。这大概便是人妻的独特气质吧。

啊嘞,奇怪?不知不觉,我怎么沉醉在这种身为女人的感觉中了!

不行,绝对不行,现在想来这副身体正是轩辕萌当时扛来的身体。

现在我活生生地在这,就证明百里同学实验成功了。

既然百里同学能换一次身体就绝对能换第二次。

我一定要找到她,让她帮我换副帅哥的肉体!

现在的我,被这副肉体影响得怪怪的,就连走路都充满了异样!冷静下来后,总觉得身体上重下轻,与男生的时候完全相反呢。

恰巧,正当我艰难行走时,脚步声纷纷涌来。

他、他们来了?

卫生间门开启的一瞬,我梦寐以求的可爱女友扑了上来。

“妈妈、妈妈、妈妈、妈妈..!”

女友窝在我胸口,反复地喊着我妈妈。

她眼角的泪水沾湿了我胸前的病服。

“宝贝女儿,妈妈在呢。”

不知是身体内母性的爆发,还是我身为男友的爱慕之情,我的双手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头与后背。

似乎完全代入了母亲的角色?

等到她情绪稳定后,我才反应过来我竟能如此亲近女友!

要知道,曾经的我光是触摸一下她的手便已是很艰难了。现在,却能无所顾忌地摸着女友的娇躯。

虽然很狡猾,但不得不说,好爽啊。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