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人一秒记住 玉才小说网 www.yucaizw.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yucaizw.com

    ,最快更新**来袭之亲亲小娇妻最新章节!    第154章男人的解释    “咳咳……”    陆乔琛见自家儿子就这么忽略了自己,很是不乐意的咳了两声。    陆宝贝终于想去爹地的存在,从安歌怀里出来跑向陆乔琛。    “爹地,你还痛不痛?”    “痛!心痛!”    嗯?心痛?心怎么会痛呢?    陆乔琛见陆宝贝一脸懵逼状,开口解释道“就是陆宝贝眼睛里只有那个女人,没有爹地了,所以爹地心好痛。”    陆宝贝听到爹地的解释,“嘿嘿嘿,爹地是吃醋了吗?”    陆乔琛自觉自己的情商真的没有陆宝贝高,并不懂这两者有什么联系。    算了,吃醋就吃醋吧!吃自己儿子的醋没什么丢人的。    陆宝贝见爹地不说话,估计爹地是要面子才不肯承认的,于是转移话题。    “爹地,我要把女人让给你,这几天就让女人好好照顾爹地吧,爹地一定要快点好起来啊!陆宝贝还要爹地举高高呢!”    自家儿子要将自己的女人让给自己?这句话怎么感觉怪怪的!    陆妈妈上前将带来的安歌的换洗衣物递给安歌。    “这几天我会照顾陆宝贝的,就麻烦你好好照顾乔琛了!”    这,是替自己做了决定吗?    “不麻烦,不麻烦,这是我应该做的!”    陆宝贝从床边跑向安歌,收起了原本的笑脸,一脸严肃的看着安歌。    “女人,你一定要好好照顾爹地,除了必要的huó dòng一步都不可以离开爹地,知道吗?”    这……还要限制自己的人身自由啊!这真的是自己三岁的儿子说的吗?    陆宝贝见安歌不说话,以为安歌不同意,瞬间蔫了下来。    “女人,替我照顾好爹地好不好?”    “好!”    自家儿子的命令怎么敢说不好,更何况本来自己也要照顾陆乔琛,以前怕陆宝贝不开心,所以打算两头跑,现在陆宝贝都下命令了,衣服都带过来了,安歌怎么有理由说不好。    陆妈妈见该交代的都交代完了,带着陆宝贝离开了病房,临走前还不忘对着陆乔琛做一个加油的动作。    安歌不懂的看着陆妈妈,陆乔琛则在病床上会意的笑了笑,陆妈妈兴高采烈的带着陆宝贝离开,坚决不做两人的电灯泡。    陆妈妈走了之后,安歌看着陆乔琛,想知道陆妈妈是什么意思。    “我妈着急孙女了!”    算了,当安歌没好奇过。    安歌见离晚饭时间还早,反正自己也没什么事,就躺在病房的沙发上,拿出shǒu jī开始学习法语。    安歌平日里没有工作的时候都会学习一些新的知识,安歌从小就很喜欢法语,以前没有机会学,一直拖到现在,所以现在特别刻苦的在学习,安歌发现法语里的一些语法啊,小常识啊都很有兴趣,所以对法语增加了浓厚的兴趣。    陆乔琛因为受伤,最近一些大型的项目都已经正常启动并走入了正轨,小项目就交给部门经理做了,所以陆乔琛忙里偷闲,告诉助理除非天塌下来,这些天不能和自己谈工作,陆乔琛就悠哉的在医院享受自己的病号生活。    看着安歌认真的盯着shǒu jī屏幕,时不时还在小本子上记点什么,好奇起来。    “你在做什么?”    安歌带着耳机听着法语,并没有听见陆乔琛叫自己。    陆乔琛见安歌带着耳机,随手拿起一本书往安歌方向扔去。    安歌被吓了一跳,摘下耳机没有好气的瞪着陆乔琛。    “又有什么事?”    陆乔琛也不生气,反正安歌一天不知道瞪自己多少次,自己都习惯了。    “你在做什么?”    “看法语。”    法语?这小丫头竟然对法语感兴趣!    陆乔琛视线落在安歌记在本子上的法语,流利的读了出来。    安歌一脸惊讶的看着陆乔琛,没想到陆乔琛竟然会法文,而且还说的这么好。    安歌不知道的是陆乔琛不仅精通法语,还精通yīng yǔ,日语,西班牙语,等六国语言,而且都是翻译级的水平。    “法国梧桐树,一种充满诗情画意的树。”    虽然安歌不能完全听懂刚才陆乔琛说的法文的意思,但大概能听明白是在描写法国梧桐。    梧桐树也叫凤凰树,取“家有梧桐树,引来金凤凰”之意,寄托着人们的美好愿望。由于梧桐高大挺拔,为树木中之佼佼者。他们生命力强,树干挺直,长势高大,因此常被用来作为绿化街道。    在法国经常会有这样的小路,情侣们傍晚的时候闲来无事去那里散散步,要是用相机记录下来的话,整张zhào piàn都会充满诗情画意,唯美的不得了。    安歌喜欢梧桐的寓意,也喜欢梧桐的生命力,在梧桐树林里和自己爱的人一起散步更是安歌梦想过的生活之一。    “过来!”    安歌还在自己的想象中,一时没反应过来陆乔琛是在叫自己。等安歌反应过来,走到陆乔琛的床边,又遭到了陆乔琛的嫌弃。    “拿书。”    “嗯?”    安歌都快怀疑人生了,是陆乔琛反应的太快还是自己总是慢半拍。    安歌转身回去将自己看的书拿来递给陆乔琛。陆乔琛随意看了看,嗯,还是蛮有品味的!    然后陆乔琛靠在床上,安歌坐在床边,认真的听陆乔琛给自己将法语词、语法、口语,陆乔琛讲的认真,安歌听的细心,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了。    这几个小时安歌收获极其大,比自己研究简单多了,陆乔琛绝对是个合格的老师。    安歌看外面的天已经黑了,意识到时间应该不早了,看了眼表才知道已经八点多了。    遭了,自己倒没什么,只是陆乔琛还是个病人,自己不仅让陆乔琛给自己讲了这么久法语,而且还忘记去给陆乔琛做饭,抱歉的看着陆乔琛。    陆乔琛当然知道安歌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打了diàn huà让私人厨师送来些清淡的食物。    “明天一定会准时让你吃饭。”    安歌向陆乔琛保证到。其实对陆乔琛来说没有安歌的时候根本从没有一餐是按时吃过的,所以……无所谓的!只是陆乔琛并不打算告诉安歌,让她对自己怀有一颗小小的愧疚之心也是挺好的。    “嗯!”    一个字代表自己听到了。    不一会儿,陆乔琛的私人厨师就端着做好的饭菜敲开陆乔琛的病房,摆好饭菜之后就匆匆离开了。    其实陆乔琛对这些并没有什么兴趣,自己也不饿,只是一方面不让安歌担心自己,另一方面,这小丫头应该饿了吧!    安歌确实饿了,看着满桌子大餐更饿了,只见陆乔琛迟迟不懂筷子,又觉得自己先吃不太好,就只能咽着口水等陆乔琛先动筷子,过程中还问候了陆乔琛的祖宗们一下下。    陆乔琛见安歌迟迟不懂筷子,疑惑是自己的私人厨师做的是有什么问题吗,拿起筷子想尝一口,刚刚夹起一小块放到嘴里,就见安歌以风一样的速度拿起筷子扒着自己的腕。    原来这小丫头是这个意思啊!看安歌吃的那么香,陆乔琛的食欲也好了起来,给面子的多吃了几口。    安歌终于吃饱了,靠在椅子上摸着自己撑得有些鼓起来的肚子,陆乔琛的私人厨师就是不一样,绝对七星级厨师。    陆乔琛打diàn huà叫人进来收拾,安歌惊叹陆乔琛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    既然有人收拾,那安歌闲的乐呵,拿着换洗衣服进了浴室。    安歌出来的时候,东西已经收拾干净了,陆乔琛躺在床上等安歌。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我希望无论你在外面有多忙有多累,回到家后都会有一个男人在床上暖好被子等着你,这或许就是最幸福的事情了。    安歌看着床上的陆乔琛,心里一动,随即摇了摇头,陆乔琛怎么会做在家帮自己暖着床等着自己的男人,自己最近真的是想太多了。    因为陆乔琛住的豪华病房,所以只有一张豪华的单人床,安歌打算晚上睡沙发,反正这儿的沙发也比普通的床好的多。    安歌走过去想问问陆乔琛还有什么需要的,再帮陆乔琛盖好被子再回来睡觉的。    陆乔琛见安歌走过来,一把将安歌拽进自己的怀里。    “上床。”    安歌可不敢在陆乔琛床上睡,上次的经验教训可一直的在脑袋里,陆乔琛白天都那么危险了,更何况晚上,安歌才不会那么傻!    “我去……喝口水!”    总之先让陆乔琛放开自己,陆乔琛腿受伤了,又不能追自己,自己不就安全了吗。    听着安歌敷衍的语气,陆乔琛就知道这小丫头心里憋着坏呢!    “你想清楚不听我的话的后果。”    随即放开安歌!    安歌翻着白眼,陆乔琛你能不能换个理由威胁我啊!我都快腻死了。好吧,这个理由最好使。    安歌想了想,反正又不是没在一张床上睡过,脱了鞋上床,像木头人一样一动不动的躺在陆乔琛旁边。    上次陆乔琛把所有的错都赖向自己,说是因为安歌乱动才……所以这次,只要自己不动,应该就能平安无事了吧!    安歌不知道的是自己全身任何一个地方释放的荷尔蒙都能让陆乔琛产生不可言说的**。    陆乔琛见安歌老实的躺在自己怀里,陆乔琛也没想那么多,抱着安歌睡觉。    过了一会儿,陆乔琛听见安歌轻微的呼吸声,以为安歌睡着了。可是陆乔琛却失眠了!    突然想到使自己和安歌发生矛盾的事情,安歌去找自己,结果看到……自己和mì shū在一块儿。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