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文《林黛玉进贾府》节选自《红楼梦》第三回,是小说第一次正面描写贾府的豪华和富丽,集中介绍了贾府的生活环境,为小说的展开提供了一个具体的场景,成为整部小说的背景,小说的人物故事就是在这样一个大宅院里轰轰烈烈热热闹闹地展开,因此,课文的环境描写具有非同一般的意义。

一、环境描写的内容

小说的环境描写主要突现了贾府的“与别家不同”,展现贾府豪华的生活场景。

1、建筑

黛玉初来乍到,首先看见的是贾府外观,“蹲着两个石狮子,三间兽头大门”,“正门有一匾,匾上大书‘敕造宁国府’五个大字”,这是宁国府的外观,再“往西行,不多远,照样也是三间大门,方是荣国府了”,宁荣二府在黛玉眼里仅外观就气势宏伟,气魄非凡。

“进了垂花门,两边是抄手游廊,当中是厅堂”,“转过插屏,小小的三间厅,厅后是后面的正房大院,正面五间上房,皆雕梁画栋,两边穿山游廊厢房”,这是贾母所住的正房大院,既庄严肃穆,又有豪门气派。“出了西角门,往东过荣府正门,便入一黑油大门中,至仪门前方下来”,“进入三层仪门,果见正房厢庑游廊,悉皆小巧别致,不似方才那边轩峻壮丽,且院中之树木山石皆在”,这是贾赦的住处,虽然不及贾母正房的气派,但却别有洞天。“黛玉进了贾府,……上面五间大正房,两边厢房鹿顶耳房钻山,四通八达”,这是轩昂壮丽的“荣禧堂”。

从文中描写看来,贾府建筑的外观宏伟壮丽,气势非凡,内部布局讲究,各种建筑相映相衬,铺展出贵族气派。

2、陈设

对贾府豪华陈设的描写集中在“荣禧堂”。“黛玉进入堂屋,抬头迎面首先看见一个赤金九龙青地大匾,匾上写着斗大的三个大字,是‘荣禧堂’,后有一行小字:‘某年日月,书赐荣国公贾源’,又有‘万几宸翰之宝’。大紫檀雕螭案上,设着三尺来高青绿古铜鼎,悬着待漏随朝墨龙大画,一边是金帷彝,一边是玻璃盒,地下两溜十六张楠木交椅,又有一副对联,乃乌木联牌,镶着錾银的字迹”,这写陈设均显示了贾府的豪华和非同一般。

“临窗火炕上铺着猩红洋罽,正面设着大红金钱蟒靠背,石青金钱蟒引枕,秋香色金钱蟒大条褥。西边设一对梅花式洋漆小几,左边几上文王鼎匙箸香盒,右边几上汝窑美人觚——插着时鲜花卉,并茗碗痰盒等物,地下面一溜四张椅子上,都搭着银红撒花椅搭,底下四副脚踏,椅之两边,也有一对高几,几上茗碗瓶花俱备。”这虽然描写的只是王夫人耳房内的摆设,但我们可以借此看出贾府陈设的精致和华贵,感受到贾府生活的豪华奢侈。

3、奴仆

贾府的奴仆首先是多。黛玉进贾府时,“宁国府门前列坐着十来个华冠丽服之人”;黛玉进了荣国府角门,“便另换了三四个衣帽周全十七八岁的小厮上来”;“不一时,只见三个奶嫫嫫并五六个丫鬟,簇拥着三个姊妹来了”;“每人除自幼乳母外,另有四个教引嫫嫫,除贴身掌管钗钏盥沐两个丫鬟外,另有五六个洒扫房屋来往使役的小丫鬟。”可见各房内奴仆众多。

其次是服饰鲜丽。黛玉见“台矶之上,坐着几个穿红着绿的丫头”,进入宁国府正室,“早有许多盛妆丽服之姬妾丫鬟迎着”,拜见王夫人时,“黛玉一面吃茶,一面打谅这些丫鬟们,妆饰衣裙,举止行动,果亦与别家不同”,又见着一个穿红绫袄青缎掐牙背心的丫鬟。”可见贾府奴婢的衣着也是颇为华丽的。

再次是次序井然。贾府虽然奴仆众多,但是并不显得混乱嘈杂,反而严整有序,各有分工,各司其职,有专管梳妆洗漱的,有专司洒扫房屋的,在贾母传晚饭时,“外间伺候之媳妇丫鬟虽多,却连一声咳嗽不闻”,奴仆多而不乱,艳而不浮,显示了贾家的大家风范和“与别家不同”的气派。

通过对贾府建筑、陈设、奴仆的描写,文章从硬件、软件各个角度描述了贾家豪华富贵奢靡的生活。

二、环境描写的作用

1、体现出贾家的社会地位

文章在描写“荣禧堂”时,以特写的镜头刻画了“荣禧堂”这一块大匾,无论质地、花纹、文字的规格都非同一般,尤其是这块匾上的一行小字,“某年日月,书赐荣国公贾源”,御笔亲书的牌匾以及“万几宸翰之宝”这枚皇帝的印章,都显示出了皇帝对贾家的宠幸,体现了贾家的地位。荣禧堂还有一副乌木联牌对联;“座上珠玑昭日月,堂前黼黻焕烟霞”,形容贾府座中人、堂上客的服饰华贵,可见贾府的交游都是地位尊贵家势显赫之人,这副对联下面有一行小字:“同乡世教弟勋袭东安郡王穆莳拜手书”,从这一落款更可想见贾府的声望,勋袭东安郡王都对贾府称兄道弟,更证明了贾府中来往的客人均非泛泛之辈,都是豪门望族。

贾府的陈设多为贵重物品,如上面提及的大紫檀紫檀雕螭案、三尺来高青绿古铜鼎、待漏随朝墨龙大画、金帷彝、玻璃盒、汝窑觚等,都是当时的珍贵物品,这些都增添了贾府的富贵气,同样体现出了贾府的社会地位。

2、暗示了贾府必将走向衰亡

贾府的社会地位来自于宁、荣二公,从文章的叙述中我们可以看出贾府今日的豪华来自于祖上的功绩。宁、荣二府本是敕造,荣禧堂的牌匾也是皇帝御赐给荣国公贾源的,而此时宁、荣二公均已去世,因此贾府的地位其实已经失去了根本,仅靠贾政的女儿贾元春入宫为妃,侥幸得到皇帝宠幸来维持贾府的表面风光,毕竟有些力不从心。

其次,贾家只有贾政一人在朝做点正经事,其余人基本上都游手好闲,而且贾政为官平庸,看样子前途也不是太大,在《红楼梦》第五回中宁、荣二公的魂魄请求警幻仙子点醒宝玉,他们认为在贾家的后代之中只有宝玉能够支撑起贾府的荣耀,贾政自己也深感后继无人,寄望于天资聪颖的贾宝玉,对他严加管教,但偏偏宝玉不喜俗务,不肯读些经世文章,又得贾母宠爱无人能管,贾政也只得徒呼奈何,因此在宁、荣二公去世后,贾府实际上人才凋敝,贾家必然会走下坡路。再者,贾府自恃祖上的恩荫,排场大,奴仆多,生活穷奢极侈,铺张浪费,吃穿用度过分讲究,陈设过分豪华,收支不能平衡,入不敷出也在意料之中。

由此可见,在这表面的繁华中,包藏着败亡的祸根,这幅豪华富贵的图景暗示出贾府必将走向败落。

3、揭示了黛玉自卑性格形成的根源

林黛玉出身于一个没落的贵族之家,虽然她的父亲爱她如珍宝,当做儿子来教养,但毕竟家境败落,母亲又一病而亡,父亲因无力照顾黛玉,不得不把她送往外婆家。如果她的外婆家也跟自己家一样,门庭冷落,家境一般,黛玉也许可以凭着自己的聪明俊秀和良好的教养获得外祖母和舅舅的宠爱,过着虽不豪华但轻松自在的生活,也许一生就没有这么多的眼泪,可不幸的是她的外婆家偏与别家不同。

黛玉首先见到的是外祖母派来接她的几个三等仆妇,这几个人的吃穿用度,就已是不凡,因此敏感的她在未进外祖母家门时,就“步步留心,时时在意,不肯轻易多说一句话,多行一步路,惟恐被他人耻笑了去。”在外祖母家,尽管生活优裕,她与宝玉也情投意合,外祖母也极疼爱她,但始终无法消除内心的自卑感。

这种自卑不是来自于才华的不足,因为她的才华是贾府里数一数二;也不是来自于身份的低微,事实上她与贾府的血缘关系要比薛宝钗近得多,她是史老太君嫡亲的外孙女,是贾府正儿八经的近亲;因此她的自卑只能是来自于家庭的比较。薛宝钗尽管是贾府的较远的亲戚,但因为她来自于四大家族之一,所以她不自卑;史湘云自幼孤苦,父母双亡,但她来自于史家,所以她也不自卑,只有黛玉来自于一个破落的贵族家庭,所以她自卑,这种自卑使她时时有寄人篱下之感,无法与贾府的豪华环境融为一体,她始终感到自己是被贾府排斥的。况且由于她的家境不佳,在贾府她也的确受到了一些不公正的待遇。比如去接她的只是贾家的三等仆妇,她进贾府的时候只是悄悄地进了角门;贾赦明明在家,却托词不肯见这个外甥女;贾家知道她要来,却也未曾安排她的住处,只能临时住在碧纱橱里,凡此种种,她善感的心灵不可能不感受到这些,因此在各种有意无意的比较中,养成了她自卑的性格。在加上她的教养让她学会了自尊,她在家里养成的生活习惯与外婆家不同,但也不得不一一改过来。所以,黛玉常常被自尊和自卑这两种感情折磨得伤痕累累,而这些伤痕的根源就是贾府的“与别家不同”。

三、环境描写的特点

1、新颖独特的叙述角度

贾府的院落庞大,人物众多,没有一个好的视角是无法清晰地描绘出来的。文章选择了黛玉的眼睛这一新颖独特的叙述角度,立足于黛玉的观察,移步换景,逐步展开了对贾府清晰有序的描写。

黛玉在贾府的行踪是:经过宁、荣二府的大门,进了角门,拜见外祖母,拜见两个母舅,然后又回到外祖母那儿用晚饭。事情虽不多,但是黛玉见过了荣国府的主要场所,首先是宁、荣二府的外观;其次是贾家的垂花门、抄手游廊、穿堂、大插屏;接着见到了贾母豪华的正房大院;又来到了大舅舅贾赦的住处;随后,又回到荣国府中的“荣禧堂”、贾政王夫人的居坐宴息处;最后在贾母赐晚饭的时候路过了王熙凤的屋子。

借助于黛玉的目光,我们穿过了贾府的一重重院落,一扇扇门窗,逐渐看到了贾府内部的格局、陈设和一幕幕动态的生活场景。

2、错落有致的叙述方式

贾府的环境是阔大的,幼小的黛玉进了贾府自然是看得眼花缭乱,这样一个复杂的建筑群体,要用一个女孩的眼光呈现出来,难免庞杂不清。然而文章的叙述清楚有条理,读者既可以根据书中的陈述复原贾府的建筑图景,又没有沉闷冗杂之感,这不得不归功于作者错落有致的叙述方式。

文章描写的重点主要集中在“荣禧堂”和贾政王夫人的宴息处,对这两处的描写作者不厌其烦。“荣禧堂”凸现了贾府的贵族地位,体现了贾府看得见也感受得到的贵族气。贾政王夫人的住处描写了贾府的内部陈设,体现贾府的豪华奢侈。因此对这两处的描写文章极尽铺张之能事,各有侧重,从不同角度展示了贾府的“与别家不同”的气派。

文章的次重点是贾母的正房大院和贾赦的住处,一处是“雕梁画栋”,一处是“小巧别致”,展现了贾府建筑的不同格局。

王熙凤的居处,黛玉只是远远一瞥,只见抱厦厅、粉油大影壁、一半大门和小小一所房屋,寥寥几笔就点出了凤姐居处的雅致。至于贾府的外观及各建筑物中的贯联之处均随之带出,体现了贾府建筑格局的宏伟和繁复

文章的描写既有全景式的描绘,又有一个个特写镜头,主次分明,错落有致,把一个大家族的生活脉络和生活背景生动有序地展现在我们面前,使文章的描写多而不乱,细而不烦。

总而言之,对贾府的环境描写体现出了作者超凡入圣的写作功底和语言叙述能力,让我们从中感受到《红楼梦》永恒不变的艺术魅力!

作文:

作为封建社会末世百科全书的《红楼梦》,并不仅以悬念迭起、精彩激烈的故事情节取胜,其环境、人物等细节描写的深邃寓意,也使其具有独特魅力。课文节选的第三回,尽管有几个主要人物登台亮相,主要故事情节初露端倪,但从整个小说来说,它只是前五回“大序”中的一部分,主要作用还是为展示以后人物活动和情节展开的典型环境。因此,以环境描写及其作用为重点进行教学,以此来带动对人物形象和故事情节的分析欣赏,无疑更切合这篇课文的实际。那么,课文《林黛玉进贾府》中的环境描写,究竟具有哪些作用呢?1.为人物活动,情节展开提供场景。这是一个常规的认识,在小说中,情节、人物、环境本来就是三位一体,密不可分的。在本课中,贾府的环境是通过林黛玉眼睛展示出来的,随着林黛玉一路行来而一路写来。小说以后人物的活动和故事情节发展,也离不开这些环境。2.展示日常生活情景,显示贵族生活的豪华奢侈。府第的豪华壮丽、庭院的轩峻,各种排场、礼节的讲究,展示出当时一流贵族世家的日常生活图景。东耳房王夫人住处的坐具、卧具和各种摆设不同寻常,奶奶、少爷、小姐们在众人簇拥下的出场、就餐时的排场和仪式、就寝时需用物品和陪伴人等的讲究,充分显示贵族生活的豪华奢侈。甚至仆妇、丫鬟、小厮们的穿着打扮、行为举止的描写也从侧面反映出贾府的不同凡响。3.地位身份的象征,人物关系的显现。贾府大门、“荣禧堂”和整个府第的庞大、豪华以及“敕造”、“书赐”和“东安郡王手书”等等字样,充分显示出贾府在社会上尊贵、显赫的地位,与朝廷、皇亲权贵之间的密切关系。贾母住处庭院深深、轩峻壮丽,显示她在府中至高无上的地位。贾赦小院远离中心,贾政住处却紧靠“荣禧堂”,也可看出贾母亲幼疏长,兄弟俩在荣府中实际地位的高低,贾政才是真正的一家之主。王熙凤住处就在“荣禧堂”之后,与贾母院、贾政王夫人住处都很靠近,符合她荣府管家的地位,也显示她左右逢源的关系。4.人物个性品格和生活情趣的写照。在贾母处,挂着各色鹦鹉、画眉等鸟雀,说明这位老祖宗地位尊贵,又不管事,于是一味找乐的情趣。贾政的小正房内,摆放着半旧家具陈设、书籍茶具等显示他刻板、保守却又迂腐、假正经的个性品格。贾赦小院中,树木山石随处可见,还有一群盛妆丽人出入其间,此公在小说中一出场,不是抢夺人家古董、假山石,就是逼漂亮丫鬟作小老婆,作恶多端,说明所谓“世袭一等将军”无非玩物、好色之徒而已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