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南宋诗人杨万里《小池》

当小池的清丽身影再度重新投影似地站在小荷面前的时候,那个小荷可是居然被惊艳了许久,没有说话哩。她只是两眼异常澄澈地盯着既陌生又熟悉的小池的宇宙本源……

那么,小池却也脱胎换骨了。这比以前更加清幽、纯洁、清秀了。只是,小池自己没有感觉到罢了。这个可能么?她不会欺骗死党吧?这是因为她的宇宙重心其实全都扑到了精神修炼里面去了。只是,这种由于精神修炼而浑然无意流露出来的灵慧灵智本身气质并非属于她本人所愿看到的。

那么,如何才能精神内敛而非外溢呢?

那个、那个就是……

小荷好像意识到了什么,遂不敢细想了。这时,她的脸颊仿佛涂抹了两朵红红的玫瑰……

是这样么?不对。

小池否认了。

她告诉小荷,不要被一时的糊涂意念击中了长远的目标……否则,后悔都来不及呢。

那是什么啊?

心态。修炼士的本心。

小池目光明朗地说道。哼,亏你还是隐修士哩。

哦,我可能要定亲了。

小荷赧颜地说道。现在,你能明白我的心情了吧?这是本尊特意找你来商议的真正原因哦。嗯,想听听你的看法。毕竟,身在这个世上,好多事儿根本由不得本尊啊。父母年纪大了。那种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们到这个世上来,好像不是为了这个什么吧?还有,就是师父的叮嘱……我一直都没忘了。

我说呢。小池释然了。

既然这样,有些事情需要入乡随俗吧。——嗯,如果你能突破的话,那么结果可能就大相径庭了。作为隐修士,你岂不明白么?哈哈,你呀原本就出生在富贵人家,可是打小就被滋润糊涂了。只是,千万不要本末倒置啊。这个世界可是修炼士闭关修炼的灵境。难不成你还真个忘了自个原本宇宙法身封印禁制本心了吗?

才不是哩,根本没有呀。小荷立即恢复了自信。我这不是让环境给搅乱了心性么?再说,我们现在正值青春年华,如果不能踏入修炼士阶层,就不能恢复自身原本宇宙修炼界修炼晋级系统了啊。要是这样,岂不白来了吗?对不起师父啊。

那这一世的父母呢?他们这一世生你养你,他们生生世世却又到底为了什么宇宙修炼法则呢?……父母这一世跟我们究竟是否拥有同样的宇宙修炼系统呢?这个可能永远都根本无法判断。但是,我们却也不能一生一世无情无意……所以,我们必须尽快恢复修炼系统资源。这个,我已经做到了。我想我可以把方法告诉你,你也不妨试一试吧。如果可能恢复了,那么突破不是没有可能呢。突破之后,海阔天空……

嗯,是吗?那有总比没有强。小荷平静地说道。

那好,我把法则留给你好好参悟吧。

于是,小池将自身突破经历及其感悟全都整理成为意念版了。她信念一动,遂将其传给了小荷。

小荷被其炽热的意念灼了一下,遂瞬间恢复了常态。

她闭目内视,方才发现了秘密所在。那是她平常修炼的东西。只不过,有些内容更加丰富、深刻和精密罢了。那一招一式,行云流水,这让她情不自禁,怦然心动。……

记住,亲爱的小荷呀,我们可不只是拥有这一个世界分身呢。再说,如果能够晋级了,那么,什么是宇宙分身术呢?这是我们将要真正面对的修炼难题呢。——师父他们岂不就是被困在了这个层次吗?

在原本宇宙修炼界修炼士阶层,宇宙忘情修是最难的关啊。

小池,你不会忘了师父的宇宙心魔了吧?小荷突然刻意地强调了一下。

对呀,你说师父传给我们那些奇怪的功夫到底能有什么用呢?小池也是一幅恍然若悟的样子。在这个世上,功夫好像成为了一种法障。虽然说那些功夫可能异常通用,且又实用,但是,那个到底并不属于修炼的目标。

对啊。它们是一种策略或者方法,并不属于目标,更非修炼本身。小荷肯定了。

这就对了。所以,你也不用刻舟求剑,误入歧途。小池说到了重点和关键。还有,我知道今天的你并非本尊,而是你的幻术!

呀,这就被你这精灵古怪识破了法相啊?这时,一道小荷的意念不知自何方来,遂极其强烈地击中了小池的脑海。

哼,别忘了。你的本尊在盘固城山海图里面。岂又可能走出来哩?

小池微微一笑了。

不错,这是我新近悟出来的法则。看来,效果还不错哟。羡慕吧,教你?小荷突然调皮地问道。嗯,这个法则就在那道意念里面。有空,你仔细看吧。好了,我的幻术,我收了哟。说罢,小荷的踪影顿时消失诸无形了。

呵呵。小池再度报之以微笑。她这个也是法术啊。

想到了这里,小池自然张开了紧闭的双目。

我们这是互相比赛试探彼此呢,或者彼此试图遮掩什么呢?

哼,这种障眼法则……谁也不甘落后啊。加油。

却说小池这一幕原本就没有逃脱奇庠阁总部系统守护或者封印。但凡奇庠阁成员所在的地方,奇庠阁总部系统就能扩展或者覆盖诸无形。

小池在将意念版报告同步呈现诸独孤臣云台的时候,遂顺便整理了一下职业服装。于是,她平静地走出了秘书处。下班。

当然,秘书处成员其实并非只有她一个,而是大家分别负责多少部门呢。大家各有份内之事,互不相干。在修炼上,在秘书处,当然亦并非只有她一个。这个关键其实在于她是一名隐修士。——这也是她被独孤臣选中特助的原因。

毕竟,世俗的事情有那些世俗的规则调制,修炼的形态自有修炼的法则规矩。两者调和而适宜,那才是艺术。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