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级一班教室门前,三个学前班的小鬼站在门前。

教室中一群八九岁左右的小屁孩一阵喧闹追赶,仿佛丝毫没有注意到门前这三人一般。

看到这乱糟糟的一幕,凌天心中就是一片烦躁,这群小鬼怎么这么闹,还有五分钟就要上课了,他必须尽快结束战斗。

砰……

只听到一声重物撞在铁门上的声音响起,三年级一班的所有小学生都是被猛地吓了一跳,在他们的注视下,一个比他们小的小男孩带着一个小胖子和一个小女孩站到讲台之上。

小男孩那有些婴儿肥的脸上带着一抹高傲,他眼神认真,奶声奶气地对着三年级一班的全体小鬼说道:“谁叫史小明的,给我站出来!”

教室中先是一阵沉默,很快就像是一阵哗然之声。

“这不是学前班的小屁孩们,怎么,来这里给哥哥送棒棒糖吗?”教室一个角落,一个看起来大一点的小男孩笑着和凌天三人说道。

凌天不用想便知道,这个答话的就是史小明,他眼神认真,奶声奶气的说道:“少废话,把小胖的棒棒糖还回来,这事就算了。”

都是一群小屁孩,要不是小胖哭哭啼啼的烦着他,凌天才懒得管这事,可现在管了,事情总得有个解决的方法。

动手肯定是不行的,自己筑基期顶峰的修为,一巴掌还不把这些小屁孩扇死了,武斗不行,那就只能动口了。

史小明从口袋中掏出一根棒棒糖放在书桌上,他冷笑道:“棒棒糖就在这里,可我凭什么给你,这是我凭自己的辛苦努力抢过来,你让我还就还,那我不是很没面子。”

教室里的其他小学生跟着起哄,敲桌子拍板凳。

凌天一脸黑线,一个七岁左右的小屁孩居然跟他讲面子。

“那你要怎样才肯还?”凌天语气平淡的望着史小明问道。

史小明闻言,呵呵一笑,从卡通书包里拿出一本乘除法计算题,旋即和凌天说道;“看在你们还是学前班的小屁孩,我就不能你动手了。”

还想动手?凌天有些无语。

“还有五分钟就上课了,你把这一页的计算题做了,我就把棒棒糖还给你。”史小明把乘除法计算题递给了凌天,呵呵一笑道。

教室里的其他小学生听到史小明的话后,都是一阵哗然。

“天啊,居然是乘除计算题,这三个小屁孩才是学前班,连加减法都还没有学会,这不是分明欺负他们吗?”

“可不是吗,莫说是这三个小屁孩,就连我们也不过是刚刚学乘法而已,我现在连乘法口诀都还没有记住。”

“我刚才好像看到,史小明翻得那一页计算题里,好像还有三位数的乘法计算题存在。”

“天啊,居然是三位数的乘法计算题,如果是两位数的乘法计算题,我还可能会做,三位数的,这简直就是噩梦啊。”

“看来史小明是摆明了不想还棒棒糖给这三个学前班的小屁孩了啊。”

教室中的其他三年级的小学生听到史小明这话后,望着凌天三人都是露出一抹怜悯之色,这么难的题,让他们同级的都未必做得出来。

这几个学前班连数数都一定数得完的小屁孩,怎么可能做得出来!

“史小明,你明知道我们才刚上学前班,还拿三年级的题给小天做,你这分明就是不想还棒棒糖。”小美那可爱的小脸蛋已经涨红,显然是气的。

史小明一脸得意,双手摊开,做出一副无奈的表情:“条件我已经说了,想要回棒棒糖的话,就只能这样了,爱做不做。”

“你!”小美一时语塞。

“行,我做!”就在此时,沉默的凌天终于开口,语气平淡的说道。

“小天,那可是乘法计算题,我们怎么可能会。”小美有些担忧的望着凌天说道。

“放心吧,乘法题我也会算。”凌天拿过史小明手中的乘法计算题,扭头冲小美投了一个放心的眼神,说道。

他这话声音不大,但是教室里的其他三年级小学生都听得一清二楚。

“这个学期班的小屁孩刚才说什么?他是不是说他会做乘法计算踢,这吹牛吹得,啧啧啧……”听到凌天说他会做,史小明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他,他转头和周围的同学说道。

周围的其他小学生们也是哈哈大笑,凌天这句话实在是太搞笑了。

即便是他们在面对三位数的乘法计算题都是两眼发晕,这一个学前班的小屁孩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凌天也不废话,接过史小明的乘法计算题后,伸手就拿过旁边一个三年级小女生手中的铅笔写了起来。

那名三年级小女生怯怯的看了凌天那婴儿肥的小脸,旋即又瞄了瞄凌天手中的乘法计算题。

“装,接着装,等一下看你打不出来的时候,怎么办。”看到凌天这淡定的表情,作为同龄人的史小明自然不服气,在一旁冷嘲热讽道。

小胖和小美都是一脸紧张的望着凌天。

凌天看了一眼本子上的乘法计算题后,右手一动,就迅速做了起来。

这一幕顿时让三年级一般的所有小学生都是哗然起来,他们眼前这个比他们小三岁的小男孩在瞄一眼计算题上的题后,居然就快速的写了起来。

而且每一道题之间的思考绝对不超过一秒,看起来行云流水一般,仿佛在做的不是乘法计算题,而是一加一的简单加法题一般。

“怎么可能,这可是乘法计算题啊!”一个小男孩终于忍不住开口道。

而当他们看到凌天做到那一道三位数的乘法计算题,连列式子都不用,就直接写出一串数字后,他们都惊呆了。

“他做出来了,他居然真的把那道三位数的计算题做出来了!”刚才看到计算题上有三位数乘法题的小男孩惊呼道。

一时间,整个教室都是喧哗了起来,三位数的乘法计算题,就算让他们来,也未必做的出来。

就算做得出来,也肯定要花很多的时间,可现在,凌天居然连式子都不用列,就算出来了。

“这是心算!”一名小女孩惊讶的捂着嘴叫了出来。

“对,就是心算,是被手算,口算更加高级的心算!”另一名小男孩也跟着叹道:“这不是只有六年级的大哥哥们才可能领悟到的强大技能吗!”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