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宁安难得回家一趟。

他这些年一直在伦敦生活,有点不太适应新加坡的湿热了。

大哥的婚礼之后,他再次回到了伦敦。

灵儿却发电报给他,问他什么时候去香港玩。

伦敦玩腻了,司宁安毕业之后,也没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犹豫再三,他决定去香港了。

霍伯伯在香港,也许可以给他找个事做。

和两个哥哥不同,司宁安是司家最不成器的儿子了。

好在也没人指望他什么。

他飞往香港。

灵儿亲自去机场接他。

“……宁安,你知道大哥和二哥都有了自己的私人飞机吗?”灵儿歪着脑袋,故意问司宁安。

司宁安狠狠推了下她的头:“小小年纪,你还学会了挑拨离间?”

灵儿笑:“你心里没有不平衡?其实,司叔父也可以给你买的,只要你开口……”

“我不要。”司宁安道,“你不知道我两位哥哥为家里做牛做马多辛苦。现在的飞机还是很方便的,没必要自己弄一架。”

“你好懒!”

两人一路拌嘴,乘坐霍家的汽车,到了半山别墅。

半路上,司宁安还遇到了他表嫂——也是他表姐陈素商。

陈素商带着孩子从菲律宾回来,正好过来看看她师父,不成想就遇到了灵儿和宁安。

“嫂子,你更漂亮了。”司宁安夸赞陈素商。

他生得白净,五官也像他父亲,是个英俊逼人的年轻人。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