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把水浇在了一旁的花盆里,看着那原本有些焉了的叶子,慢慢的伸展,恢复了生机,还冒出了几片鲜嫩的叶子,看来空间里的东西可以拿出来的。

而且这水很不一般,不知道对人可有伤害。

她在想,或许可以利用空间改变现在的状况,现在她能用上的就是那口泉水和那块荒地了,具体怎么弄,这不着急。

坐在椅子上,凝神,想着事情。

这时,有人敲门。

“小姐”门外传来盼夏的声音。

“进来吧。”苏清玥收拾好自己的神情,看着盼夏端着吃食进来放到桌上。

她刚刚在空间里呆了好一会儿了,出来又发了一会儿呆,盼夏都还没回来,看来空间里的时间和现实的不同步呀,只是具体的时差是多少就只有下次再实验了。

“小姐,你刚醒来,吃点东西吧,这是我到大厨房取的,说是夫人给小姐准备的,哼…假仁假义,以小姐的身份,这些本来就是应该说,说什么夫人特意吩咐?”盼夏为她打抱不平,小姐看不清,她可清楚,要不是因为她,大夫人才不会病情加重,突然急逝的,还好小姐现在相信她了。

苏清玥她刚好有些饿了,看着这一桌子的食物,百合莲子羹、水晶虾饺、乌鸡山药汤

林氏就算再讨厌她,可她的衣食是最好的,要不怎会说她是贤惠的呢?

对她比自己女儿都要好

“呵,林氏是吧,欠我们的,我以后,会一一讨回来的。”想着,苏清玥嘴角微微泛起弧度,冷冷的。

静静的吃着早点。

吃完,擦嘴,该好好认识一下她这院子里的人了,这院子里,可就没一个对她衷心的,除了盼夏。

“盼夏,去把院子里的下人都叫过来,本小姐该好好清一清了。”

“是。”

看来得清一清了,从她落水,身边就只有盼夏一个人在守护她,她嫡小姐的身份,怎么下人会怎么少?

这次事件就当是开头吧。

很快就来八个人,在门外站着,交头接耳,看见苏清玥出来也没有行礼,只是声音小了些。

苏清玥走到门口,打量着他们,不知道这里都是谁的眼线,这都不重要,因为她们全都得滚出府。

“大胆,看见小姐还不行礼,小……”盼夏怒道,这些人真是太嚣张了。

苏清玥抬手制止了盼夏的话,看着下人。

“怎么,还需要我来给你们行礼吗?”平静的脸上不带一丝情绪,就好像她只是局外人一样。

下人看着苏清玥,感觉有点不一样了,不过就算不一样又怎样呢,还不是被夫人给玩弄鼓掌,稍微曲膝散漫:“奴婢,奴才给小姐请安。”

看见这个情况,就算再好的脾气,苏清玥也生气了。

苏清玥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你们真是大胆呀,看见主子就没有个奴才样,既然如此,那我还留你们何用!”

“盼夏,般个椅子过来,再去叫管家过来,既然不想当苏府的下人,那就都发买了吧。”

“是,小姐。”

发买?

下面的人都慌了,这苏府下人的待遇还是很不错的,她们不想失去这份差事。

其中有几个脸色稍稍一变,很快就镇定下来,对视一眼:“我们犯了什么错,凭什么要发买我们,我们不服,我们不服。”

“对,我们不服!”

苏清玥转身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就这样看着他们,随便她们怎么叫唤,不再说一句话。

一会儿……

盼夏回来,身后跟着一位头发有些发白的中年人男子过来,来到苏清玥的面前,行礼,刚刚盼夏已经给他说了大概。

“小姐,请问有什么吩咐。”看了小姐,眼里先是慈爱,后来闪过惋惜。

苏清玥看着苏管家,记忆里的他很尊敬母亲的,在母亲刚去世那一两年,一直很照顾她们,到后来她越来越任性,他很失望,渐渐的就很少再来看她了。

“苏管家,请起吧”

原本吵闹的下人看见苏管家,都不敢说话了,这苏管家很得老爷信任的,就算是林氏也要讨好他。

一位长相清秀的丫环先向管家行了礼,然后道:“小姐,我们犯了什么错,要发买我们?我们一直对苏府忠心耿耿,这样会让我们寒心的。”说完看了另外几人一眼,那几个附和道。

“对呀,再怎样也不能赶我们出府呀!”

“是呀,是呀!”

……

苏清玥站起来,看着出头的那个丫环。冷笑。

“红梅是吧?你要理由是吧,那我告诉你”。

“做事不认真,拖拉,顶撞主子,带头挑事,还敢巧言令色为自己狡辩,先拖出去打二十大板。”

红梅傻眼了。

“小姐……”看着几个下人走进来,把她生生的拽了出去,只听见她的哀嚎。

这几个人,还是苏管家带过来。

“凭什么打我,我不服!我要见夫人,我不服……”

“小姐!小姐,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小姐,饶了我吧……小姐……啊啊”一开始,她还嘴硬的不服气,在一板一板的杖责下,开始哭喊,饶命。

现在只剩下哀嚎和拍打的声音。

现在只剩下红梅的哀嚎和拍打的声音。

剩下的都低下头,不敢看。深怕下一个就是自己。

“怎么样,这理由还充分吗,嗯?”苏清玥看着那一个个的样子,欺善怕恶,现在就缩着了。

“盼夏,去把卖身契拿给苏管家”对盼夏吩咐道。

“是,小姐”

一会儿盼夏就拿了一沓出来,递给小姐。

“嗯,怎么少几个”她翻了一下一数,差了四张,其中就少了红梅的,苏清玥皱眉。

一旁的苏管家从头到尾的扫了眼苏清玥,看着今天她的行事,还有她和原夫人有七分相似的苏清玥,满是欣慰。

“苏管家,这几个人先劳烦您了,另外几个的就要再等等了。”把手上的契约放心的交给苏管家。

“小姐,放心吧,我一定会妥善处理的。”

苏清玥轻轻:“嗯”了一声。

“那我就先下去了。”苏管家转身对着下人说:“你们都跟我走。”

看着空荡的院子,心情也舒坦了。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