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又是你?”

看到了李宇晨,彪哥的脸色都是变得煞白,前一天刚刚被李宇晨收拾了一顿,身上的伤还没有好。真是冤家路窄,彪哥心中暗自嘀咕到。

“彪哥,就是这个小子,打了我,你一定要给小弟我出气啊!”黄毛根本没有注意到彪哥脸色的变化,还一个劲地讨好溜须到。

“啪!”

一个大嘴巴直接打在了黄毛的脸上。打这个嘴巴的,正是彪哥!

“彪哥,你――!”

黄毛傻了,彪哥怎么突然打起了自己。

“闭嘴!”彪哥瞪了黄毛一眼,等他转身面向李宇晨的时候,已经变得满脸堆笑,虽然这笑很假。

“大哥,都是手下不长眼,影响您的心情了!我们这就滚,这就滚!”彪哥一个劲地向李宇晨陪笑脸,唯恐李宇晨再动手教训他。

“我说哪个彪哥呢?原来是你啊!看来,黑龙帮的爪子伸得够长的!”李宇晨气势一变,浑身散发着冷厉之气,冷声说到。

“不,不,我,我是临时过来,不知道这里是您老的地方!我保证,以后再不让他们过来捣乱!”不等李宇晨开口,彪哥已经转身飞也似地逃走了,跟着他来的那帮家伙也赶紧灰溜溜地消失一空。

来得快,去得快!

眼前的一切,让早餐铺老板直接傻了眼。本来,他已经抱着放弃早餐铺的打算了,但是,转眼之间,威胁全无。

“小伙子,真是太感谢你了!以后,你的早餐全部免费!”老板拍着胸脯向李宇晨保证到。“对了,还有这位老哥,一样免费!”在感谢李宇晨的时候,老板也没有忘记之前仗义执言的威严老者。

“小伙子,看来那些人挺怕你啊!”威严老者带着几分不解问到。

“说来也巧!就在昨天,那个家伙跑到我们公司闹事,被我收拾了一顿,估计是打怕了!”李宇晨笑着说到。

“好,这样的东西,打死才好!想当年,老子手里还有枪的时候,遇到这样的东西,直接一枪就崩了他!奶奶的,真是世风日下,老子当年抛头颅,洒热血打下的江山都被这些东西糟践了!”威严老者回想起来当年的英勇,顿时意气风发起来,不过,对于眼前的不满,也让老者气愤不已。

“老爷子,别生气!相信咱们政府在新一代领导人的带领下,很快就会把这些苍蝇臭虫收拾掉的!”李宇晨赶紧安慰老者到,他刚才悄悄打量了一下老者,发现老者的身体并不是很好,情绪并不适宜太激动。

而且,从老者的面相来看,绝对是个身居高位,来头不小的角色。

“首长!您怎么自己一个人溜到了这里来吃东西!这里的卫生能保证吗?”就在这时,一个身穿军装的女兵从一辆军车上冲了下来,很不客气地对老者批评到。

跟着女兵下来的,还有两个警卫模样的士兵,脸上充满了紧张,出来之后赶紧跑到了老者身边,一左一右将老者保护在了中间。

“唉!真是的!好不容易能够呼吸一口自由地空气,又被你们找到了!”看到女兵和警卫士兵,老者一脸的无奈。

“首长,我们这是为了您的安全和健康!您的身体可经不住折腾了!”女兵大概也感觉之前的口气有点不太合适,马上用委婉很多的口气劝慰老者到。

“得!谁让你是严主任呢!我们这些老骨头,在你严主任面前,还不得乖乖的!”老者倒也不是真跟女兵生气,只是心中有些烦躁,小小地耍了一下老小孩的脾气。

“我就知道首长是最明事理的了!就这一点,您老比起朱老就强多了!”叫严主任的女兵赶紧顺水推舟地拍了老者一个马屁。

“那是!也不看我是谁?那头僵驴朱,能跟我比?那,你看,小严啊!咱们商量个事呗?”老者的脸上突然多出了一种讨好的笑容,轻声向那个严主任商量到。

“不行,酒是绝对不能让你喝的!”看来老者不是第一次这样,严姓女兵马上洞察了对方的意图,立刻脸色一边,断然拒绝到。

“真没得商量!”老者有点赖皮地嬉笑到。

“不行!首长,您就别为难我了!您看看,就今天您偷偷跑出来的事情,我就得回去交一份检查,要是再让您喝酒,我就惨了!”女兵一脸无奈。对于这些老首长,老小孩,很不好应付,嬉笑怒骂,不断地变换着手段从才行。

“老爷子,其实您喝点酒倒也不是不行?”这个时候,一直在旁边静静地听着的李宇晨突然开口到。

“什么?小哥你说我能喝酒!”一听自己能喝酒,老者立刻就像看到了宝贝似的,满眼放光地跑到李宇晨面前问到。

“当然,不过得先让我给您调理一下,化解掉您体内的一些暗伤!”李宇晨笑着说到。

“你是谁?”

见突然冒出一个人来居然大胆地鼓动老首长喝酒,严姓女兵顿时脸色冰冷地喝问到。

“小严,别那么严肃,小心吓着了小伙子!我跟你说,这个小伙子可真不错,见义勇为,一身正气!”看到女兵冰冷地质问李宇晨,老者赶紧为李宇晨解释到。

“那也不行,反正他不能鼓动您去喝酒!”见老首长出面阻拦,严姓女兵脸色略微缓和了一下,不多依然没有改变自己的态度。

“那个,小哥你说可以帮我调理一下化解暗伤?”这边,老者已经开始围着李宇晨询问起来。老者心里很清楚,能够一眼看出自己体内的暗伤,这说明李宇晨在医术方面肯定有独到之处。

“首长,您不能跟着胡闹!”严姓女兵有点急了!

“别打断!听小哥说!”老者有些不耐烦了,不等女兵多说,直接开口阻止到。

“老爷子,你体内应该有三处暗伤,其中一处是枪伤,虽然单片已经被取了出来,但是伤口并没有能够完全愈合,一道阴雨天就会难受!还有两处,应该是刀剑之类的冷兵器留下的,也是阴雨天的时候会发胀酸痛!”

“你,你怎么知道的!”这一次,不仅老者惊呆了,连那个严姓女兵也惊呆了。作为老者的保健医生,老者体内的这些情况她再熟悉不过了。但是,老者的这些伤势,都属于保密的内容,一般人根本就不可能知道。

难道眼前的年轻人真的在医术方面有神奇之处。

“小哥,不,小老弟,你说得都对!这么说,你真的能调理了!”李宇晨一眼看出了他体内的暗伤,老者对李宇晨已经没有半点怀疑。

“没问题!要不,咱们现在就试试?”李宇晨自信地说到。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