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明媚的街道上每个人都光鲜亮丽,有的人穿的少,有的人穿的华丽。 她们的身边都有各色各样的猫。嘉然身上很脏,身边空无一物。外面有着火眼睛金的猫都说她身上有着铜臭味,惹人不悦。

        “妈别看她,她脏死了,别脏了您的眼,别污了您的手,别伤了您的身。“一群红色的猫七嘴八舌的叫着,深怕他们的卡密sama被那脏东西盯上,这可能是当代最让人感到温情的爱了。

          被称作妈的女人知道那个街头的孩子是谁,她是她的远房亲戚,前些个年的时候她过寿时,还来祝她生日快乐过,她的名字也是她取的,她的父母是个阔人家,给了她一些钱让她帮孩子取个名,沾沾喜气,大概或许可能叫嘉然吧,应该是这个。

       名为妈的女人肚饿了,红色的猫将钱包在丝绸做的袋子里叼在嘴里乖乖奉上,要说为什么要用丝绸,因为钱是个脏东西。

       嘉然的父母是有铜臭味的所以猫不喜欢她,因为嘉然吸引不来猫,她的父母也渐渐懒得管她了,任她自生自灭吧,这是她父母的决定。

        虽然嘉然离开了她父母,但是她身上的铜臭味

还是挥之不去。

        红猫被小女孩身上的铜臭味熏的要炸毛了,对着小女孩嘤嘤狂吠:“快滚回你的巷子里,这里不欢迎你,这里是属于我们的桃花源不要来污染它!”

       它们一边叫着一边温顺的蹭一蹭身边女人的脚,生怕脏东西惹到了自己的《妈》。“妈,快走,别搭理她,她不是个好东西。”虽然名为妈的女人听不懂猫叫,但是它们还是这样叫着。

        妈被猫簇拥着挤走了。嘉然笑了笑,虽然不能和亲人说上两句话,但是她并不难过,她知道这里不属于自己,自己也不想要这些猫的簇拥,没有和这个不相识的女人相认,她也没有感到遗憾。她从阳光明媚的街道间回到了阴暗的小巷。她知道那里有她的宝贝在等她。

       “吱吱吱。”啊,原来是惹人厌的老鼠们,老鼠们叼着辛苦一天得来的部分食物,有的叼的多,有的叼的少,它们怕自己小公主饿着。嘉然摸了摸它们每个鼠的头,老鼠们开心的吱吱叫了起来,难过的生活瞬间不难过了,阴暗的小道阳光明媚,太阳被大厦遮住,嘉然把光带到每一个老鼠身边。

       嘉然开心的笑了,她唱起摇篮曲哄老鼠们入睡,老鼠依靠着嘉然入睡,嘉然身上的铜臭味,在老鼠们闻来犹如处子的体香,嘉然轻柔的声音犹如天籁,嘉然柔软的身体犹如猫才能睡上的天鹅绒的窝,老鼠们簇拥着自己的公主,虽然公主今天上街被欺负了,但是胆小的老鼠们也不敢去找猫的麻烦,陪在公主身边是它们唯一能做的事情。听着公主的声音不争气的泪水从每一个老鼠眼眶中流下,它们恨自己,恨自己是阴湿带病的老鼠,恨自己不能把食物装在丝绸里,恨自己不是猫,自己的公主被人侮辱也无能为力,嘉然看到鼠鼠们流泪,停止了歌唱,轻声念道:“大家不要哭,要开开心心的,只要大家能陪在然然身边,然然能给大家快乐,然然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孩了!”

        老鼠们看着然然,想着自己能让她成为最幸福的女孩吗?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