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克拉着披着毛巾的,脸色苍白的安德,穿过走廊,现在是午休时间,走廊里没有太多学员。

他们早不顾其他人的目光,一路跑回安德的宿舍。

回到宿舍,米克先让安德躺在床上,安德顺从地躺下,盯着天花板,出神地想着刚才发生的事。

安德的心里很乱,他刚刚在盥洗室,与邦佐·马利德发生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决斗。

他有种直觉,马利德已经被他杀死了,以后再也看不到他了。他还记得马利德被自己踢中裆部时,那种空洞、无感觉的眼神。这种可怕的眼神,安德在地球上,击垮史蒂生时也看到过。

要不是米克及时反应过来,在教官和医疗队到来之前,拉着他从盥洗室里跑了出来,他们就会直接撞上闻讯赶来的学校教官。

教官们出现的时间真是及时,恰好是事情解决的一瞬间。

一旁的米克询问他的伤势,并且安慰他,这些都无法缓解安德心中的痛苦。

不管他面对什么,现在还是将来,没有人来把他救出困境。他和马利德打架,就算后来教官来了又怎么样,他们也不会帮助他。

安德想起自己的哥哥彼得,小时候备受彼得的折磨,但彼得的判断却没有错。

只有带来痛苦的权力才是真正的权力,没有任何人能帮助你,只有打趴下,或杀死那些欺侮你的人,不然你只得屈服于他们。

米克知道安德心中的难过,他试图安慰他,毕竟他是安德,学校里最厉害的学员。

可是让米克惊讶的是,安德居然哭了。他躺在床上,身上的汗水和污迹都没有擦,就这样闭着眼流泪,泪水落下来,混入了脸上的污迹里。

“你还好吗?”米克是安德的好友,他第一次见到安德脆弱的时刻。

“我不想伤害他!为什么他非要缠着我!”安德哭着,他太累了,需要宣泄心中的抑郁。

米克沉默地陪着安德,这个时候说任何话都是枉然,还不如让安德好好释放一下情绪,大人们给他的压力实在太大了。

大约十分钟后,门外响起了一阵轻轻的敲门声。

安德此时情绪已平复许多,他擦干眼泪,从床上坐起来,与同样不知情的米克面面相觑。

米克冲安德点点头,眼神告诉他,放心,他现在不离开,会陪着安德。

安德说道:“进来。”

宿舍门没有锁上,被人从外面轻轻地推开,一道白色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安德第一时间就看清楚了,是几天前在走廊遇到的那个医疗队红发女生,她还给他扎过所谓的针灸。

红发女生边推门,边展开微笑着介绍自己:“你好,我叫波可……”

“原来她叫波可。”安德总算知道了她的名字。

然后,他们看到波可没再继续说下去,满脸写着震惊与不可置信的表情。

波可进来就看到飞龙战队队长宿舍里有两个男生。

一个穿戴整齐,年龄大一点。另一个年纪小点的坐在床上,头发湿漉漉的,光着上身,身上的汗水和污迹混合一起,下半身仅盖着一条毛巾。

波可虽然是女生,但她学医已久,对男女构造很熟悉了,加上她内心是成年人,不是真正的小女孩心态。面对着**的男学员,她也能从容自如。

只是眼前的情景是怎么回事呀?坐在床上,光着上身的男孩,不就是那天她在观景走廊遇见的吗?

波可后退几步,回头又确认了一下宿舍门旁的标志,没错,这里是飞龙战队队长的宿舍。

“难道他就是安德?”电光火石间,波可已经可以确认他的身份了。

波可认识米克,因为她在游戏室里碰见过几次,当时豆子也在场,他从来没说过这个人是安德。由此可以推断,坐在床上的男孩就是那位安德了!

“他是安德啊,这个世界的救世主安德!”没有人知道波可此刻的内心有多激动,她来这里三年了,终于见到了这个科幻世界的救世主。

自从进入战斗学校后,到处都有学员在谈论安德,无论是个人还是战队,他以及他领导的战队,永远占据战绩榜的榜首。

战斗学校是太空中一个封闭的空间,和地球环境不同,在这个不开放的空间里,波可以为她能很快见到这个世界的主角安德。

不为其他,期盼见到安德,只因为他是她来到的这个世界的主角,是这里的救世主。

但真是奇怪了,三番四次,她都与其失去正面遇见的机会,要不就看不到,要不就看到背影。结果,却在不知不觉中,与安德有过了一番小小的交流沟通。

波可怪自己真是蠢啊,居然没想到观景走廊里遇到的那个男孩,会是安德,她哪里想得到这一层呢。

“我忽略了一个重要的关键信息,一直以为战队队长都是年龄偏大些的孩子,却忘了安德在十岁时就当上了战队队长,以至于上次我没想过他就是安德。”波可心中分析道。

安德是这本书的主角,作者给予了他最好的品质,他品性隐忍而善良,能力出众,天资卓越。他的哥哥彼得和姐姐华伦蒂也是天之骄子,当安德在战斗学校里学习成长时,彼得和华伦蒂利用化名,在网络上掌握了当时世界两个极端思想的话语权。

作者有多偏爱维京这一家子,他们家的三个孩子就有多优秀。

对安德来说,针灸是一种新奇的医疗方式,他不惧怕,也敢于尝试。

“所以,有着主角光环的人,就是如此与众不同吗?”

波可对面的两人没作声,看着她变化莫测的神情。

米克不知道她想做啥,才开始说话就停下了,还莫名其妙地后退几步,似乎在确认自己有没有走错地方。

只有安德大概猜中了波可失神的原因,“她一定是没反应过来我就是安德吧,毕竟那天她说了那样一句话,估计她也是没料到。”

那句直接戳穿安德内心的话:“他并没有许多的朋友,他把自己的想法都埋在了心里。”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