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芳追书提供嫡妻在上最新章节《第2章 遇刺》全文免费阅读,页面清爽无弹窗!

嫡妻在上

在线看《嫡妻在上》

嫡妻在上小说简介

嫡妻在上这本书没有白莲花,没有恶毒女配,也没有恶毒的家人,朋友都特别好,很可爱,很仗义,主角也不是特别小白兔,也不特别拽,给人一种风轻云淡的感觉,放心,只要不是喜欢虐文的,相信你一定会喜欢小妖花墨哒!

嫡妻在上 第2章 遇刺 在线精彩试看

可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没死的话怎么可能灵魂出窍?

李长歌越去深究却越想不通,她现在脑子里都快打结了!

算了不想了!李长歌干脆放弃想要解释这件匪夷所思的问题,她瞥了一眼床上的人后又看了看自己,确定没问题后才长舒了一口气。心底却澎湃成一片。

我靠!我穿越重生了还带了个外挂?!这也太玄幻了吧!有了这个能力那办事儿就方便多了。

思及此,李长歌便来到白日里醒来的河边,上前仔细查看,果然如此。

李长歌冷笑,那荷香果然是故意骗她来河边摘果子,然后上了这提前做了手脚的树,不出所料的掉进河里。因着是下雨天,也不会有人怀疑是她害得……

可她着实不明白,原主对她也算掏心掏肺了,为何要至李长歌于死地呢?是觉得没有了利用价值还是说……

李长歌在湖边站了好一会儿才往回走。刚走到屋子外面,就撞见一对人正抱在一处,李长歌愣了一愣,这月黑风高夜,确实是幽会的好时机。不过这种事她还是不要撞破得好,想着便正要绕开走。

那男人拍了拍荷香,回道:“这件事荷香你办的很好,大小姐那边也对你称赞有加,放心吧,过不了几日我就带你离开。”

荷香?她半夜在这里幽会啊,听语气,这个男的应该也知道荷香暗害了李长歌才对,过去看看。

李长歌走近了几步离近了看,果真是荷香,不过荷香的眼光可不怎么地,这男的长的....下不为例!

此时,抱在一团的两人终于分开了些。

“当真?”荷香一脸欣喜地仰起头看着眼前的男人。

“当真。”

见他应了,荷香重新靠在他怀里,有点担心道:“不过那傻女人掉进河里居然还没死,而且那傻子怕是知道是我害了她……”

男人亲了亲荷香的脸颊,松开她道:“不怕,今晚我已做好万全的准备,不怕她不死……”随即那男人拿出藏在袖中的匕首,“荷香,你先回屋等我的好消息。”说着便从窗户翻身进了屋。

见此,李长歌暗叫一声不好,随即一个闪身进了屋。

眼看着那锋利的匕首就要刺进她的胸口,床上的人忽地朝左边翻了一下身,堪堪避开那致命的一刀,可那匕首还是划到了右胳膊。

“啊……”李长歌疼得倒抽一口凉气,脑子异常清明,可身子却虚弱至极,刺杀她的人是男子,单靠自己怕是在劫难逃。

“有刺客!!”李长歌奋力大喊,并向着床尾滚去,以期望叫醒院子中的其他人来支援自己。

黑影无声冷笑,扬手就向着李长歌的脖子抹去,李长歌随手捞起身旁的枕头拍在匕首上,匕首穿过软垫时被带歪了,险些再次刺到她。

李长歌咬牙忍着疼反手一撑,在床边坐了起来,趁着他力道用了手臂还未收回的空档,一脚踢在了他的胯下,迫使他向后退了一步。

“哼~”黑衣人发出一声压抑至极的闷哼,身子微微弓下,想要向前迈步去刺李长歌,但是那股深入灵魂的疼痛却让这半步一时半刻迈不出去。

李长歌迅速的向着门口跑去,这时黑衣人也缓过来了,向着门口追来。经过陈列架时李长歌左手拿过花瓶使劲全身力气向后甩去。

这一次动静不小,旁屋的翠云和老嬷嬷都被惊醒了,“小姐,出什么事了?”

黑影头上被砸的渗了血,听见屋外的喊声,晃着脑袋站起身来,还未有动作便听前方的人悠幽幽说道,“屋外的人已经被惊动了,你要是不想被拆穿身份押送官府坐牢,你就尽管过来,不过,刺杀朝廷命官的女儿可不是光坐牢那么简单。”

听着屋外急切的敲门声,黑影顿了顿,随即翻身出了窗户。

李长歌松了口气,方才已是硬撑着一口气,现在见他逃走,实在撑不住,瘫坐在地。拧头看了一下伤口,创口鲜红,血液已经有凝固的趋势。还好没毒,不然这次死定了。

门外的人推门而进,“小姐……”

见着胳膊上正淌着血的自家小姐,嬷嬷惊呼一声,“翠云,快,快去请大夫……”

“不用……”李长歌打断她的话,顿了顿,又重新说道,“翠云你去拿些金疮药和绷带来先简单包扎一下。”

“可小姐……”小姐现在脸色煞白,胳膊还留着血,这…...

“没事,胳膊上只是皮外伤,不要紧。”李长歌吐出一口气,“嬷嬷,你扶我躺回床上。”

“好,好。”

片刻,翠云拿来了金疮药,嬷嬷接过,掀起李长歌的衣袖一阵心惊,“这……谁下这么狠的手……”

李长歌忆起方才的人影,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伤口包扎好后却任有血从绷带中渗出来,翠云望着自家小姐煞白的脸,甚是心疼道,“小姐,还是请个大夫来看看吧。”

李长歌摇了摇头,“没事,只是皮外伤,不用紧张。”她知道胳膊上的伤并不严重,目前身子如此虚弱恐怕是和方才灵魂出窍有关……

“那个人到底是谁啊,为什么要来刺杀小姐……”

李长歌心中冷笑,那个人她基本猜出来是谁了,想让她死的除了她还有谁……

“今晚他未得手,估计还会再来。”

“那……要不要给庄子里的管事说一下,让管事派些人过来……”

“暂时不用。”李长歌轻声说道,“以免那人狗急跳墙,这件事我自有办法,嬷嬷,你和翠云先回屋歇息着吧。”

“不行,老奴和翠云今晚便为小姐轮流守夜。”

见两人打定了主意,李长歌也不再反对,“也好。”她揉了揉有些胀痛的脑袋,心中长舒一口气,有人守夜也好,免得那人半夜再来偷袭。她现在这副身子怕是真不能再经受什么事儿了。

李长歌重新躺回床上睡去。

因着前半夜的事儿,后半夜三人都没怎么休息好。次日一大早李长歌便醒了过来。阳光透过窗户爬进屋内,落在地上形成斑驳的影子。

李长歌撑起身来,胳膊上用了力,疼得她一皱眉,这刚醒来,就遇到这种事儿,简直闹心得很……

“哎…..”李长歌叹了口气,要不是昨天身子本就未恢复元气,晚上又灵魂出窍了一趟,要不然,怎可能让那个人逃走。不过话又说回来……这灵魂出窍后,身体会变的比平时虚弱许多……

那么这样一来,灵魂出窍这件事到底该如何解释呢?难道是......身体原主的魂魄尚未完全消散?

李长歌眼前一亮,想到一个可能,因为穿越,自己的灵魂融入了这个身体,而原主人的灵魂却还未彻底消散,然后就出现昨晚那种情形,灵魂可以脱离肉体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就是原主人残存的魂魄在维持身体的存活。

如果是这样,就可以解释得通了。不过时间不能太长,而且身体的消耗需要降到最低才可以使用。

嫡妻在上 第3章 荷香来访 在线精彩试看

李长歌叹了口气,起身坐到铜镜前,李长歌这才看清这具身体的模样,青螺眉黛长似蹙非蹙,眼眸漆黑,脸上脂粉未施,却更显清丽,肩若削成,腰如约素。

李长歌摸了摸脸颊,不仅感慨,这长的也忒标致了。

“小姐,您都盯着铜镜看了好久了。”身后传来翠云清脆的声音。

李长歌转身问道:“有多久?”

翠云一边熟练地伺候她洗漱更衣,一边回道:“从奴婢进门便见小姐盯着铜镜,就连奴婢唤了好几声小姐都没听见,不过小姐,昨晚那件事,真的不打算告诉管事吗?”

李长歌微微一笑,前世的她整容网红脸看的多了,见着这标致的纯天然美女当然得多看几眼了。“不用告诉管事,这件事我已经找到解决方法了,翠云你不用担心。”就算告诉管事,那管事也不一定能管,昨晚的人显然是那个人派来的,这种事情,管事肯定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懒得管。既然知道结局,她又何必去自讨无趣……

思忖着,嬷嬷进来轻声道:“小姐,荷香来探望你了。”

李长歌顿了顿,回道,“快请荷香妹妹进来。”看来还真是迫不及待呢。她喝了口茶将茶壶递给翠云,说道:“翠云,你帮我泡壶金银花来。”

翠云接过茶壶却不免有些担忧,“小姐.....奴婢出去了万一荷香......”

李长歌拍了拍她的头安慰道:“放心,你家小姐可不会像以往那样傻不拉几的。”

“嗯!”翠云点头应道转身便出了里屋。

不过须臾,嬷嬷便领着荷香进来。

荷香一进门见李长歌依旧好好地坐着,双手紧了紧。

这傻子居然没事!不知昨晚的事……

思及此,荷香又换了个表情,踏进门殷切的询问道:“长歌姐姐今日可感觉好些了?喝了药没?”荷香一进来便殷切的询问,眼圈渐渐泛红,不一会便掉下大颗大颗的眼泪。她年芳十四,身量却比同龄人高挑,眉眼长的颇为秀丽,哭起来也是梨花带雨,楚楚动人,“长歌姐,都是荷香不好,都是荷香害了你......昨天荷香也不是要故意踩你……”

可不是么,你害得可不只是这一点儿。

李长歌冷眼看着她,你要做戏,我便把戏做足。随即回道,“荷香妹妹快别哭了,我没怪你,而且我已经好多了,大夫说再静养两日便好了。不过……”她顿了顿,看了眼胳膊上的伤,又转眸看向她说道,“昨晚也不知道是谁,半夜闯进我屋里要刺杀我,还好我躲得快……”

荷香手上顿了顿,片刻后便抬头一脸惊讶,“那长歌姐,那个人……有抓到吗?”

“哎……就是可惜了没抓到……”回应间,李长歌摇了摇头,发间的白玉步摇应着她摇头的动作发出清脆的声音。

“没抓到就好……”荷香楠楠自语。

“嗯?荷香妹妹你说什么?”李长歌问道。

荷香愣了愣,回道,“没……没什么,荷香说长歌姐没事就好……”说话间便有意无意地瞥向她的发间。

见着她直愣愣地盯着,李长歌嘴角扬了扬,都到这个时候了还贪财。随即她又一笑,伸手拔下步摇拿在手里,朱唇轻启:“这个步摇好看吗?”

“好看!”荷香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手上的步摇,目光不曾移开一寸。

“荷香妹妹想要么?”

听及此,荷香猛地抬头,脸上是抑制不住的欣喜,如捣蒜般点头:“嗯。”

“可这是我娘留给我的东西......”李长歌轻轻抚摸这步摇,似是有些舍不得。

见她依依不舍地拿着步摇,荷香心思一动,“长歌姐姐不妨将这步摇放在我这里,我替姐姐留着,免得被坏人抢了去......”话刚说完,荷香便伸手想抢过步摇,却被李长歌扬手躲开,李长歌眸子一冷,“怎么,妹妹是要上手抢?”

荷香见未得手,便重新坐下,“怎么会呢?我是想替姐姐保管。以往姐姐也是将首饰和朱钗放在我这儿保管着呢。”

李长歌微微一顿,保管?没被当掉就算好的了,如今也不知道还有多少。心下一转便问道:“说起我娘,我好久没有去祭拜她了,我这次大难不死,定是她在护佑着我,我打算明日去祭拜一番。还要麻烦荷香你将我的首饰都取来,无论如何,我得打扮得庄重一些。”

听到要取回首饰,荷香愕然道“啊……那个……首饰我锁在房里,钥匙是我奶奶拿着,不巧她去天香寺祈福去了,要5日后才回来,长歌姐不如就带着这个步摇去吧。”

李长歌冷哼一声,眉间冷了几分,“荷香妹妹的房子被锁了?那我这里还有间柴房,不如就让给你睡上5天吧。”

不等荷香反应过来,李长歌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又说道:“说起柴房,那里倒是有把柴刀,正好可以开你的房门,这样就可以取回我的首饰,你也不用睡柴房了。后面我再给你补一个新门,怎么样?”

“这…….”

李长歌冷冷一笑,“怎么,难道荷香你不愿意?还是说你根本都是在骗我,把首饰交给当铺老板保管了?”

“我们是好朋友......荷香怎可能骗长歌姐呢……”荷香心中骇然,咽了口唾沫,低头不敢看她。

“好朋友?”李长歌似是听到什么好像的笑话般,笑得直不起身,“你确定....是好朋友?”

“长歌姐你......”荷香对她突如其来的变脸很是疑惑。

笑了好一会儿,李长歌才揉着肚子直起身来,睨着她冷笑:“好一句好朋友,我这个好朋友对我还是极好,平日里明说带我出去一起玩儿,可你却合着那些个丫头一起欺负我,你以为我不知道?昨日骗我到做了手脚的果树上摘果子,掉进河里差点淹死,听大夫说我断气了,立马跑过来查看,还不忘踩我两脚。”

荷香目露惊愕,“你怎么知道........你不是......”

“我不是脑子有问题,是个傻的么?”李长歌截住她的话,“我以前是傻,傻得将你当做最好的朋友,你每每来我这儿装柔弱哭穷,我哪次不是将身边的首饰朱钗都给了你,你倒好,明着感谢万千,可暗地里没少骂我傻吧。荷香,我倒想问问你,我李长歌哪点对不住你,我这两日日思夜想,着实找不出半分对不住你的地方,荷香妹妹,今日咱俩就来好生说道说道。”

荷香被逼问地哑口无言,没想到她这掉了河,不仅没生病,反而把脑子给治好了。她看着眼前冷傲着的一张脸,着实坐不住了,起身说道:“长歌姐姐.......你身体刚恢复......你先休息,我改日再过来。”说着便朝门口走去。

见她快走到门口时,李长歌又加了一把火,说道:“哦,对了,荷香妹妹,昨晚来刺杀我的人身形和你昨晚幽会的那个相好也忒像了,不过你的眼光着实太差,那个男人长得实在不咋地......”

此话一出,荷香愣在当场,转身像看见鬼似地看着她,全身抖得厉害,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踏出门去,出门的那刻还能听见身后李长歌的声音:“荷香妹妹下次来时记得带上我放在你那儿保管的东西......我李家的东西,可是官家之物”

荷香是夺门而出的,翠云在外见着,要不是自家小姐在屋里,她还以为荷香是不是见了鬼。她端了泡好的金银花茶进了屋,倒上一杯递给小姐,好奇地问道:“小姐,荷香这是怎么了?好像见了鬼似地。”

李长歌轻笑着,“做了亏心事呗。”说完便将杯中的金银花茶一饮而尽。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