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主持人站在台上,呆愣的望着一身黑衣的新娘,一时间竟不知道要说什么开场了。

蔷薇上台,走到主持人面前,从他手里接过话筒,转身又施施然的走到了舞台最前面。

台下,一张张错愕的脸,一双双不悦的眼,瞬间就都变成了对她的指责跟不满。

蔷薇巡视了台下,确定了爸爸不在人群中,这才暗自松口气。

所有人看她的笑话,她都可以不在乎,唯独她不能忍受让爸爸看见。

自己的女儿,被人这样轻视,身为父亲该有多难受。

蔷薇深吸口气,拿起话筒,嘴角勾起了笑,“刚刚我一路走上台的时候,看见了好几个久违了的叔叔伯伯……”

清甜娇软的嗓音透过话筒回荡在大厅里,在安静的称托下,居然多了抹诡异的震慑力。

顿了顿,她的视线落在几个熟悉的脸庞上,接着又说,“叔叔伯伯们,都是看着我长大的,以前经常出入沈家,一段时间不见,差点就认不出来了,明明还是记忆里的那张脸,可转眼,你们就换了新主人,卑躬屈膝的对象也从我爸爸,换成了我丈夫,想想,人生的际遇还真的是挺有意思的。”

话音落地,一片哗然。

面对台下的喧闹,蔷薇嘲讽的笑着。

人就是这样,听不得真话,尤其是自以为身处高位的,年纪越大,越听不了。

蔷薇眉目冷淡的睥睨着众人,语气轻慢的说道,“既然今天各位叔叔伯伯都来了,身为墨氏的女主人,怎么我都会把婚礼的流程走完。”

说完,她就冲台下的席屿招手,“把我的婚戒拿过来。”

席屿一身的冷汗,董事会各位股东的眼神像是要把他凌迟了一样。

然而,他也只能硬着头皮,把戒指送了过去。

打开戒指盒,七克拉的粉钻,寂静的闪耀着柔和的光芒。

她当时选这枚戒指的原因很简单,够大,够值钱,仅此而已。

看了眼无名指上那枚银戒指,当初墨锦棠为了这枚戒指发了很大的脾气,可见这戒指是有特殊意义的。

但是现在……

她慢慢摘下银戒指,没有任何犹豫,随手轻飘飘的就扔到了台下,取而代之的将那枚夸张的钻戒戴在了手上。

银戒在地毯上滚动,随即消失在视线当中,没有人去注意,好像它廉价到不足为道。

蔷薇盯着手指上昂贵的婚戒,拿着话筒漫不经心的说,“新郎不在,没办法交换戒指了,各位股东就凑合着看看吧。”

说着她将视线从戒指上收回,转而看向台下,明艳动人的脸上浮起讥诮,“既然戒指戴上了,嗯……我宣布,婚礼结束!”

“……”

回应她的,依旧是是一片不满的哗然。

蔷薇抚了下发髻上的钻石花,不屑的冷笑了下,“各位股东还愣干什么呢,婚礼已经结束了,饭在楼下吃,还不快去?”

话音一落,就有好几个人坐不住站了起来,伸手指责。

“实在是不像话!”

“墨总人呢?”

“这把我们都当什么了?”

“我们这把年纪,被这么个小丫头羞辱,岂有此理……”

“……”

鼎沸的喧哗,恼羞成怒,交织出了一幅群生相,在利益面前,丑态毕露。

蔷薇冷眼扫过这群人,红唇勾勒出轻蔑,扔了话筒,姿态倨傲的走了下台。

她可没义务听他们发泄情绪。

各种喧哗还在耳边,蔷薇回头看了眼礼堂,一张张嘴脸,令人作呕。

她自嘲的苦笑,一个人的婚礼,荒唐又恶俗。

更恶俗的是,她居然输给了苏宛宁。

当真是讽刺!

席屿小跑着跟了上来,“太太,你不该这样……”

蔷薇收回视线,“少废话,婚礼结束了,送我回去!”

“太太……”

蔷薇冷眼望着他,“我让你送我回家,没听懂吗!”

“……”

席屿愣住。

见识过她各种刁蛮任性,张扬不讲理,却是席屿第一次看见疾言厉色的沈蔷薇。

手机实时的响了,打断席屿的走神。

墨锦棠的电话。

席屿喜出望外的松口气,“墨总,您到哪儿了?”

蔷薇闭了闭眼,电梯门开,她立即走了进去。

对她来说,婚礼已经结束,她的任务也已经完成。

电梯门缓缓关上,将还在打电话的席屿关在了电梯外。

下到一楼。

电梯门打开,谢承安一脸担忧的站在门口。

蔷薇看了他一眼,径自往外走。

谢承安无奈的叹口气,追上去握住了她的手臂,“你这是干什么?”

“松手!”

“蔷薇……”

她蓦的拔高声音,“我让你松手!”

谢承安慢慢松开了手,“蔷薇,他正在来的路上,你不该这么冲动,这对你没有好处。”

好处?

她气笑了,“谢承安,你告诉我,嫁给他,我得到了什么?”

“……”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要在婚礼上放我鸽子?”

谢承安动了动唇,说不出否定的话。

他跟墨锦棠通过话,知道他那边出了点事,两边都是朋友,他也很为难。

蔷薇气愤的推开他,就往酒店门口走。

谢承安急忙追了上去,抓住了她的手,微喘着说,“你穿成这样,我送你回去。”

蔷薇看向还守在门口的记者,忽然勾起了笑,“好啊,送我可以,抱我上车。”

谢承安愣住。

蔷薇抬手摸着耀眼的钻戒,“今天我是新娘,不想脚踩到地,要么你抱我,要么就别管我。”

谢承安咬牙,“姑奶奶,你这是想害死我。”

当着记者的面,他抱着她上车,这、这算什么?

他会被锦棠杀了!

闻言,蔷薇用力的想要甩开他的手。

谢承安吸口气,“死就死吧!”

说着他就弯腰将她打横抱了起来,疾步往车子走去。

一时间,安静的闪光灯铺天盖地的闪了起来,媒体将镜头全部对准了这对俊男美女。

保镖拉开车门,谢承安将她放进了后座,随之也坐了进去。

司机发动车子离开了酒店门口。

谢承安松开了领结,喘着气说,“姑奶奶,你该减肥了!”

蔷薇靠在窗户上,看着窗外发呆,闻言恼道,“你怎么不说你弱鸡!”

她才九十二斤,阮情还比她胖半斤呢!

即便是怒不可遏的此刻,女人也忘不了体重上的斤斤计较。

喜欢娇妻惹火,墨太太她被惯坏了请大家收藏:(www.xinqingdou.cc)娇妻惹火,墨太太她被惯坏了青豆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