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爱?

也许吧。

谁知道呢。

也许很多事情,我们更愿意为了相信而去相信。

中午,‘一家人’在一起吃了一个饭。

吃完饭后,夏父带着洛夏在院子里面玩,夏美则站在一旁,洛毅特意把于玲和夏兴支开了,他知道,夏美与夏父暂时需要一个空间,去讲明一些事情。

“爸爸。”

夏美望着父亲,轻声说道:“关于之前的事情,你还怪我吗?”

夏父的动作明显一怔,片刻后,摇了摇头:“本来就不应该怪你,其实,我也不应该怪洛毅。毕竟,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你说的没错,夏天应该为他所做的事情付出应有的代价。这三年来,洛毅一直帮助着我们,虽然我表面上没说什么,但内心中却对他还是有些感激的。整件事情中,他也是受害者,他失去了弟弟,他完全可以心安理得的接受判决的结果,不必在管我这个糟老头子。但是,他没有这么做。我已经不怪他了,怎么还会怪你呢?”

“爸爸,你真的这么想吗?”

夏美完全没有想到父亲说出这样一番话。

“嗯。”

夏父点点头,说道:“我只是心中的一股劲别不过来,但心里明白,如果不是洛毅,于玲不会留下来的,她也不会生下夏兴。”

说到夏兴,夏父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夏兴,是他人生中最后一丝寄托了。

夏美走到父亲身边,保证道:“爸爸,我保证,我以后一定会尽我所能的照顾夏兴。”

“嗯。”

听到夏美的话,夏父露出开心的笑意。

父女二人一笑,冰释前嫌。

呆了一会儿之后,夏美一行人便准备回B市了。

毕竟洛毅还肩负着一间公司,公司里面这些天已经积压了太多的事情要等待他去处理。

最后,夏父、于玲、夏兴三人在路边与夏美挥手告别。

望着越来越远的房车,夏父眼中不禁泛起泪花,然后转过身走了。

路边,只剩下了于玲与夏兴二人。

“妈妈,姑姑和姑父坐的车好漂亮啊。”夏兴眨着小眼,说道。

啪!

于玲毫无预兆给了夏兴一个耳光。

夏兴顿时便哭了起来,捂着脸,哭着问道:“妈妈,你干什么?我又做错什么事了?”

于玲脸色阴沉严肃,眼神中满是寒意,哪里还有刚刚热情笑容的模样,她指着夏兴说道:“记住,他们不是你的姑姑、姑父,他们是你的杀父仇人!你的父亲,就是死在了他们手里,你明白吗?夏兴,你要记住,长大之后,一定要为你的父亲报仇,把他们所有的全部夺过来,然后再让他们给你爸爸偿命!明白吗?”

夏兴愣住了,小眼微微发直,嘴里不停念叨着:“杀父仇人?”

……

回到B市,夏美与洛夏,并没有回到庄园。

洛毅先把他们放到了一个高档公寓里面。

第二天。

洛毅很早就去了公司,而夏美与洛夏也很早就起了床。在吃早餐的时候,洛夏都还没清醒过来,他揉着惺忪的睡眼,嘟着嘴说道:“妈妈,我们起这么早,是要去哪里啊?”

夏美微微愣神,回答道:“去看一个人。”

吃完早餐后,夏美与洛夏打了一个出租车,来到了墓园。

当夏美牵着洛夏的手,站在凌风墓碑面前的时候,心中无限唏嘘。

“凌风,三年我又回来了你在那边还好吗?”夏美望着凌风墓碑上的照片,轻声说道。

话音刚落,她的眼圈便已经微微泛红。

她蹲下身子,让洛夏站在自己身前,轻声说道:“这就是洛夏,他已经三岁了,你看,他长大了,对不对?他长的和洛毅很像呢!这次回来,我应该就不会再走了,如果现在你也在我们身边,那该有多好。”

“妈妈,你怎么哭了,这是谁啊?”洛夏伸出小手,懂事的擦去了妈妈脸上流下的泪水,小声问道。

夏美指着墓碑上的照片,说道:“他叫凌风,是你的叔叔,你要记住他,因为,在他是你妈妈生命中,除了你父亲,最重要的男人。”

“嗯,我知道了。”

洛夏若有所思的重重点了点头,然后视线移到墓碑上的照片。

照片中,凌风的笑容,格外的灿烂。

半个月之后。

洛毅在豪华地段,购置了一栋独栋别墅。

这里,虽然比庄园小了许多,但是,却比庄园温馨了很多。

搬进别墅的第一晚,一家三口在院子里玩耍。

“夏美,我们结婚吧。”

忽地,洛毅说出这样一句。

结婚?

夏美一愣,旋即脸色一红,的确,他们还没有举行过婚礼。

“结婚?”

洛夏跑过来,疑惑的说道:“爸爸妈妈,你们难道还没有结婚吗?奇怪,不是说不结婚就不能生小孩子吗?那你们怎么生下我的?”

洛毅摸着洛夏的头,望着他疑惑的眼神,说道:“孩子,凡事都有例外。”

说着,洛毅慢步走到夏美面前,单膝跪地,毫无预兆的从怀中掏出一枚钻戒,说道:“夏美,上一次,我在千人面前向你求婚,而这一次,我在家里,在洛夏面前向你求婚。曾经的承诺,我不想再说,因为那些,你都懂,我爱你,你愿意嫁给我吗?”

“愿意。”

夏美幸福的点头,接过了钻戒。

算上这一枚,她一共有两枚钻戒了。

……

一个月后。

马尔代夫。

天堂岛。

蓝天白云,碧海蓝天。

鲜红的红地毯上,一身白装的洛毅,牵着身着一袭白色婚纱的夏美,在两旁众人祝福的目光下,慢慢走过。

在他们前面撒花的,是他们三岁的儿子,洛夏。

洛毅与夏美在碧海蓝天下,互相宣誓,给对方带上戒指,结下他们的誓言。

最后一刻,两人拥吻,美妙的音乐响起,众人鼓掌。

来宾席上,郑凯用力的鼓着掌,神情激动。

一旁的青青瞥了他一眼,抻笑道:“人家结婚,我看你比人家还激动。”

闻言,郑凯微微一笑,说道:“等咱们结婚的时候,我比现在还激动。”

青青瞪了他一眼,说道:“谁要和你结婚啊,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虽然这样说着,但她知性的眸子中,闪过一丝笑意。

【作者题外话】:全书完。番外我还没有想好(你们想看什么,哪个人物的前传,还是本书之后的故事发转,都可以在书评中告诉我。)就这样吧,谢谢姑娘们一路来的陪伴。谢谢。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