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简介:《婚情袭人:前夫要复合》是歪歪的一部作品,创作手法新颖,风格很独特,小说《婚情袭人:前夫要复合》真的很棒,主角简然傅君烨的人物性格都非常鲜明,歪歪对小说情节的描写很真实、自然,《婚情袭人:前夫要复合》“傅君烨,你信我吗?”...

熬夜看完的小说简然傅君烨更新大结局(婚情袭人:前夫要复合)

《婚情袭人:前夫要复合》第3章 为她所犯下的错误,进行着救赎

简然看着简非墨。

他的样子像极了傅君烨,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要说不同,大概只有那双眼睛吧。

非墨的双眸灵动带着温柔。

而傅君烨的……冷冰冰的叫人害怕。

或许只是对自己冷冰冰吧,对沈卿一定也像非墨一样……非常的温柔。

“非墨,妈妈再和你商量一下好吗?”

简然放低声音,语气之中带着一丝祈求的样子。

“明天你乖乖在干爹家,和奶奶玩,妈妈一周就回来,好吗?”

明天她要和贺迟一起出差去容城。

容城,有傅君烨。

虽然容城很大,撞上的机会很小。

可是她怕啊!

非墨摇摇头。

“不可以,妈妈要是没有陪着一起睡,会做噩梦的,我是妈妈的小棉袄,妈妈去哪里,都要带上我。”

非墨虽然才五岁,可是却懂事的让人觉得害怕。

大概是因为生长的环境,导致他不得不懂事,不得不明白那么多的道理。

简然宁愿他笨点,也不要那么懂事。

他懂事的让人觉得心疼。

知道没有商量的余地,简然只好放弃,只能在心里祈求着,在偌大的容城,不要遇上傅君烨。

第二天,容城机场。

非墨穿着贺迟送的小西装,带着帅气的墨镜,拖着自己的小小行李箱。

所到之处,尖叫连连,不少女孩子拿起手机拍照着。

纷纷夸赞着,怎么会有那么帅气的小男孩。

这是要便宜了谁家的小白菜啊!

“我们家非墨真的是万人迷啊。”

简非墨高傲地扬起下巴,得意地笑着,“那可不。”

看着他们一唱一和,简然忍不住笑了一声。

“不过说到底,也是妈妈的功劳。”

简然叹口气,敷衍地点头,“是是是,别臭屁了,走吧。”

“妈妈,这次压轴作品,还是交给我的,对不对!”简非墨瞬间换了个话题,严肃地问道。

“除了你,谁也撑不起这件作品,到时候就要麻烦我们的万人迷小模特了!”

简然弯腰在他的小鼻子上刮了一下。

尽管当年为了跟在傅君烨身边,赫然选着了金融的专业,但也无法阻止她设计的心。

甚至在二十岁那年,她以一个业余的身份,揽获了最佳设计师,无数公司抛出橄榄枝,她都一一谢绝。

如今二十七岁的她,将以一个职业的身份,重新开启新的生活。

这一次来容城,就是为了开展时装秀,展示自己的作品。

而简非墨,则被她打造成最优秀的模特。

“傅少,下午三点将召开董事会……傅少这么了吗?”

傅君烨看着前方走在一起的一家三口,女孩牵着小孩的手,有说有笑,弯腰的那一瞬间,那侧脸像极了自己所憎恨的女人。

不对。

那女人不会出现在这里的。

她现在还在为她所犯下的错误,进行着救赎。

“继续。”

“是……”秘书低头看着手中的报告,“下午三点将召开董事会议,四点在集秀馆举办少儿时装秀……”

傅君烨看着那一家三口离开,不知道为什么,那让他十分憎恨的女人的模样,忽然浮现在脑之中。

明明过去五年了,为什么她的模样,还是那么的清楚印刻在脑海之中?

《婚情袭人:前夫要复合》第4章 妈妈找不到我会哭的

下午三点五十分,集秀馆,化妆室。

简然看着穿戴好的简非墨,伸手将他的秀发弄好。

“真帅,不愧是我儿子。”

“妈妈,我知道我很帅,但是我快出场了,我要去迷倒众生了!”简非墨哈哈大笑着,“这一次我要让大家都看见,我妈妈的作品,到底有多么好看!”

“好,交给你了!”

简然看着非墨伸出小拳头,伸手与他碰一下,将他送到后台。

作为设计师的她,会在最后亮相,讲解这一次设计的主题已经创作灵感。

台下坐着各大媒体。

第一位小朋友上台的时候,在场的人都纷纷被震撼道了。

“这设计,怎么看着有点眼熟?”

“嗯,确实。”

“好像是……那位天才少女简然的风格。”

“可是她不是……这是模仿的吗?”

台下议论纷纷,震惊之中带着一丝质疑。

最后一位上场的是简非墨。

走在天台上,步伐稳健,姿态端庄,脸上带着自信笑容。

可那笑容却渐渐消失,显露出一丝震惊,随之又出现。

台下,中央。

同样震惊的还有一个人——傅君烨。

坐在傅君烨身边的秘书,吓得差点儿尖叫。

“傅少,台上那小孩和你……”长得好像。

最后一句话,他自然不敢说出来,因为傅少现在的表情,非常的吓人。

傅君烨双手环胸,紧紧地抓着手臂。

难怪!

难怪他说机场上的那个女人那么的熟悉!

原来真的是简然。

可是她不是在监狱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傅少……您这是要去哪里?”

“后台,抓人。”

那孩子,毋庸置疑,是自己的!

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居然敢瞒着他生下孩子。

简非墨走完下台,看着站在旁边的简然,上前笑着说道:“妈妈,我棒不棒?”

“超棒的!”

简非墨抿唇,低着脑袋,牵强地伪装着,“妈妈等一下也要坚持住,也要很棒,不要因为……因为场合太大,怯场哦。”

简然伸手弹了一下他的小脑袋瓜子,“臭小子,说什么呢。”

“嘿嘿,妈妈要加油!”

“嗯,妈妈要上去了!”简然伸手捏了捏他的小脸蛋,深呼吸一口气,朝着舞台走上去。

简非墨转身离开,半眯着双眸,眼中闪过一抹不属于这个年纪该有的神色,前往化妆室。

果然如他所料,化妆室来了两位不速之客——傅君烨和他的秘书。

而本应该在化妆室更衣卸妆的小朋友们都不在了。

简非墨脱下衣服,挂在衣架上。

“傅大少有事找我?”

傅君烨听到他说话的声音和意思,脸上露出一抹吃惊。

这口气,是一个五岁小孩该有的。

“挺聪明的,那你应该……”

“有事等一下说,我留张纸条给妈妈,不然妈妈找不到我,会害怕,会哭的。”

简非墨从随身携带的双肩包里,拿出纸和笔,写好,放在一旁的桌子上,背上双肩包,“走吧。”

“嗯?”

简非墨走过去开门,“傅大少应该不打算在这里和我谈事吧?”

这小子……真聪明!

不愧是他的儿子。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