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下腹的眸中渴望,野火燎原,要不是他的自制力比较强,他肯定,得做出些禽兽之事。

想着沈诺那小嘴微微颤抖的模样,傅擎下身的某个地上,不由得变得灼烫起来。

第247章 小宇梦中的妈妈

感受到傅擎的情动,景念曦将身子贴得更紧了一些,“擎,刚才,我躺在客厅上睡着了,我做了一个梦,我又梦到你出事的场面了。擎,我真的很害怕,我害怕会失去你,擎,我不能没有你。”

“念曦,对不起。”傅擎转身,将景念曦紧紧地拥进怀中。

可能是记忆的刻意回避,不想记得那段惨烈的过往,对于自己是因为什么受的伤,傅擎已经完全不记得了。

据说,他躺在床上昏迷了大半个月,那定然,是极为凶险的一场灾难。想到那么多个日日夜夜,景念曦一直在为他和小宇担惊受怕,他心中愧疚更重。

他欠景念曦的,这辈子都还不完,他只有,更加努力,给她更好的生活,才不辜负她对他的深爱。

“擎,不要说对不起,我们是夫妻,不应该这么见外的。”说着,景念曦扬起小脑袋,嫣红的唇,就一点点向傅擎的唇上贴去。

景念曦的唇上,涂了厚重的唇彩,让她本来就红艳的唇,看上去更加的娇艳yù滴,看着面前的这一双烈焰红唇,傅靖淮脑海中不受控制地浮现出了沈诺那粉嫩粉嫩的唇。

沈诺那天然去雕饰的唇瓣,干净芬芳如同婴孩,虽然他没有来得及采撷,他也能想象的到,吻上去该是怎样绵软的滋味。

恍神的刹那,景念曦的唇,就已经紧紧地贴到了他的唇上,国际顶端品牌的唇膏,不会沾染到他的唇上,还散发着浓郁的香气,但是傅擎就是提不起兴致,他近乎敷衍地回应着景念曦的吻,连深入的渴望,都不曾出现过。

景念曦却是完全沉浸在了这场亲吻之中,她微微张开小嘴,就想要和傅擎的唇舌有着更深的纠缠。

男人身上淡淡的烟草味,将景念曦的周身包裹,景念曦伸出小手,就一点点探入了傅擎的胸前。

他胸前的伤口,已经结痂,在那道疤痕上面,反复摩挲,感受着他健壮结实的胸膛,景念曦的下身,空虚得越来越难受。

“擎,我,我想……”景念曦在傅擎面前,从来保持的,都是大家闺秀的得体模样,那些羞人的话,她说不出口,她只能仰起小脸,含羞带怯地看着傅擎。

傅擎怎么可能会不了解景念曦心中的渴望,他不是纯情的少年,景念曦穿了这一身透明的真丝睡衣,男女之间的暗示,已经再清楚不过。

说来他也真的不是一个称职的丈夫,他虽然和景念曦已经有了小宇,但是那次醒来之后,他都还没有和景念曦行过夫妻之事。

二十多岁的女人,最渴盼的就是男人的滋润,不管景念曦表现得多么优雅大方,她也希望,她的丈夫,能够好好地宠爱她。

见傅擎一直没有下一步的动作,景念曦不禁有些着急,她想要,继续在傅擎面前保持矜持的模样,但是下身的空虚,实在是折腾得她疯狂,她的小手,顺着傅擎的胸膛下移,就开始解傅擎的腰带。

“啊!!!”景念曦刚刚将傅擎的腰带解开,凄厉的惨叫声就在楼上响起,“不要杀我妈妈,不要杀我妈妈!!!”

是小宇的声音!

听到这声音,傅擎竟是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他不着痕迹地放开景念曦,就快步往楼上走去,“念曦,你早点休息,我去看看小宇。”

小宇,小宇,又是小宇!

景念曦的牙齿,咬得咯咯直响,她今天晚上,等了傅擎那么久,为的就是和他突破那一层关系,没想到,她快要成功的时候,竟然被小宇给搅和了!

早知道小宇会这么碍事,她当时,就不该留下他!

虽然对小宇恨得咬牙切齿,但是景念曦还是要在傅擎的面前扮演出一副慈母的模样,她快速回房间换了一身保守的睡衣,就向小宇的房间走去。

小宇的脸上,挂满了泪痕,他不停地大声哭泣着,“你们杀了我吧!不要杀我妈妈!不要杀我妈妈!”

“爸爸,你救救妈妈,你救救妈妈!爸爸,你别管我,你救救妈妈!”

“小宇,又做噩梦了是不是?”傅擎将小宇轻轻搂进怀中,冰冷的眸中,浮现出难得的温情,“小宇,爸爸在身边陪着你,谁都不能欺负你!”

听到傅擎这么说,小宇总算是停止了哭泣,他睁开迷蒙的睡眼,依旧有些焦急地说道,“爸爸,救妈妈,你一定要救妈妈!”

“小宇,你妈妈没事,你妈妈很好,刚才,你是在做噩梦。”傅擎拍打着小宇的背脊,想要将小宇哄睡,景念曦上前,也对着小宇温和笑道,“小宇,你看看,妈妈就在你身边!小宇乖,快点睡觉吧!”

当景念曦的手触碰在小宇肩上的时候,小宇小小的身子,止不住地瑟缩了一下。

他失忆后,晚上经常做一个很恐怖的梦,梦中,他和妈妈被人吊在悬崖边上,一群坏人想要杀了他和妈妈!他一直,看不清妈妈的脸,可昨天晚上,他竟然看清楚了妈妈的脸,那张脸,和此时站在他面前的妈妈的脸,完全不一样!

爸爸妈妈对他很好,他不想伤爸爸妈妈的心,但是,他心中就是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梦中的那个女人,才是他真正的妈妈!

若是梦中的那个女人是他真正的妈妈,他现在的这个妈妈,又是谁?!

他真正的妈妈,为什么不在他的身边,她,是抛弃他了吗?

看着傅擎将小宇搂在怀中的慈父模样,景念曦心中,很不是滋味。血缘,真的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小宇失忆后,照样能和傅擎相处得很好,可她不管表现得多关心小宇,她和小宇之间,都隔着一层无法跨越的障碍。

忽然就觉得傅擎和小宇父慈子孝的模样有些刺眼,景念曦转身,就恨恨地向房间外面走去。

景念曦一出去,小宇就连忙抬起脸看着傅擎问道,“爸爸,我真的是你和妈妈的孩子吗?为什么我梦中的妈妈,和妈妈长得不一样?”

第248章 简直就是犯贱!

“小宇,你怎么可能不是爸爸和妈妈的孩子!”傅擎颇有耐心地轻哄小宇道,“小宇,梦就是梦,不能当真。”

听到傅擎这么说,小宇那颗忐忑的心,终于回落了下来。

在他心中,爸爸一直是天神一般的人物,爸爸说那个梦是假的,就一定是假的!

他的确,没有必要胡思乱想,他有疼爱他的爸爸妈妈,一个好多人羡慕不来的幸福家庭,他偷笑还来不及,哪来的这么多莫名其妙的心思!

这么想着,小宇的唇角,止不住灿烂地上扬。

乔安安觉得自己很脏,她泡在浴缸里面,将自己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