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翊的脸色微变:“贵妃自缢了”

    在燕朝, 入了宫的女子自杀,总会给家族带来或多或少的影响,会给家族抹黑,影响家族在皇帝心中的印象。www.kanmaoxian.com可秦南如和颜家勾结一事发生后, 颜家在李翊的心中, 早就没有了形象。

    李翊如今要考虑的,是颜贵妃自缢这件事, 能够引起的结果。

    “奴才查到,玉华宫里今天早上有太监偷偷出去, 不知给颜家传了什么。”方鲁道, “具体的情形, 奴才这就让人去调查。”

    戚悦素白的面上仍旧是冷淡的, 她没有笑意,只是被李翊抱在怀里, 看起来有点乖,也有些让人心疼。李翊摸了摸戚悦的脸:“这些事情,都交给朕来处理就好了, 皇后,这段时间你要好好休息。”

    李翊舍不得戚悦受累,她怕外来的事情突然影响她的心神, 继而影响她的身体。

    戚悦“嗯”了一声,她的腰肢仍旧无力, 李翊给她拿了衣服, 戚悦道:“放在这里吧, 等下让云姑姑给臣妾穿上。”

    李翊握了她的腰,眸色幽深:“朕亲手来。”

    他的脑海中,仍旧记着昨晚的场景。幽暗的床帐内,她轻轻趴在床上,青丝如瀑,腰肢露在空气中,纤细的一把,触碰上去,是温软的,细腻的。她的身子,被迫弯出优美的弧度,被迫落在他的掌心。

    李翊的眸越发深沉,他拿了一件绯红的衣裙,其实,戚悦今日的气色,不怎么适合穿过于鲜艳,可李翊喜欢,他想要让戚悦这般穿。戚悦穿上红色,就像是新娘,他独一无二的小新娘。

    戚悦的手指穿过了袖口,只露出一点粉色的指甲,领口则是严严实实的合上,腰上用腰带系了,李翊修长的手指颇为灵活,给她打了一个结。

    戚悦垂眸时,长长的眼睫毛遮盖了所有,略有些湿润的长发散了下来,她身上的香气,也都是湿润的。wap.kanmaoxian.com

    李翊莫名觉得身子发热。他低头在戚悦的额头上吻了吻:“等你身体好了,朕要整整三天都不上朝。”

    不上朝,他还能做什么自然是变着花样儿来整她。

    戚悦道:“太医已经来了,陛下,您请收敛一点吧。”

    昨日被泼了水的衣服,戚悦并没有让宫女丢弃,而是让人带了过来,让太医检查。

    毕竟是娘娘的衣裙,太医也不敢太仔细翻看,周泰裕给戚悦施针,姚山检查了衣物,嗅了一下味道,才对李翊道:“陛下,这是石腥草的味道,容易让人产生幻觉,使心跳加速,皇后娘娘的宫里,常年燃着乌蓝香,乌蓝香对娘娘的病情有益,可乌蓝香和石腥草混合,会催发'情'欲。可娘娘身体虚弱,不适合同床”

    倒也不是不能,只是李翊的身体状况,姚山是最清楚的。李翊是习武之人,外表再怎么俊美,可终究还是有一身蛮力,而皇后却是个倾国倾城的病秧子,把这两人整到一块,李翊不把皇后给折腾死才怪呢。

    姚山只能先把禁忌的事情给说了,免得李翊做完了事情,见人坏了,来找他这个太医的事情。

    而李翊这边,则是面色铁青,他虽然已经知道了颜贵妃的所作所为,可听了姚山的话,他仍旧觉得,让颜贵妃轻飘飘的自缢,真的是便宜她了。

    隔着屏风,周泰裕也给戚悦把了脉,从里面出来了。周泰裕的脸色也难看得很,他把药箱放在一旁,跪在了李翊的眼前:“陛下,娘娘她”

    李翊咬着牙道:“她怎么了,说话啊”

    周泰裕颤抖着声音:“娘娘的身体,很不好。”

    更多的,周泰裕是不敢说了,他怕说了之后,李翊能把自己给砍了脑袋。

    姚山道:“陛下息怒,臣去给娘娘把脉。”

    针灸过后,戚悦依靠在了软枕上,她的身侧分别是云姑姑和景姑姑,云姑姑的眼睛略有些红肿,景姑姑勉强维持住神色,怕神色不庄重,在外人面前丢了主子的脸。

    景姑姑勉强笑道:“姚院判,请你给我们娘娘把脉。”

    戚悦的注意力有些难集中,一早上起来,她也没有怎么吃东西,更没有什么胃口,方才还能和李翊说话,当下心乱如麻,脸色也有些苍白。

    偏偏她穿得是绯红衣裙,在姚院判的眼中,戚悦就只有三种颜色,肌肤的白,如冰似雪,长发的黑,如乌木一般,衣裙的的红,似燃烧的火焰。

    这样鲜明的颜色,其实是极美的,是一种冰冷的美。隔着帕子,姚院判按了戚悦的脉搏。

    在把脉之前,姚院判心中已经有了结果。

    戚悦眼睫毛颤动了一下,幽深的眸子看向他:“本宫如何”

    “娘娘”姚院判不知该如何开口,可他想着,无论如何,这都最好不要让他告诉皇后,还是陛下来宽慰,哪怕皇后已经知道了,“娘娘安心休息。”

    戚悦点了点头:“出去吧。”

    姚院判深吸了一口气,他看到了李翊。李翊今日穿了象牙白的锦袍,他本就俊美,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