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慕容晚!你敢杀我?你胆敢杀我?!我是你二哥!”

“二哥?”

慕容晚失笑:“就是因为看在你是我二哥的面子上我才杀你的,你若不是我二哥,我还不乐意来呢。”

“你——”

不知是气还是怒。

慕容政一双黑眸凌厉,发狠的瞪着眼前笑的得意的少女。

慕容政并非空有一身武艺而无谋略,很快,他冷静下来:“既然宸王唯独将劫狱这件事告诉了你,难道你就不怕,杀了我后,宸王会怀疑你?”

“大理寺酷刑残酷,再厉害的人,也是凡胎肉体,二哥你还真当自己是神仙啊?受了这么多的刑法折磨,竟还能安然无恙的等着被人救出去?”

“慕容府这些年对你不薄,慕容晚,你身体里流着的是慕容家的血,竟敢背叛父亲和母亲!”

“我身体里流着谁的血,二哥你不是知道吗?”

一声若有若无的反问,让慕容政当即怔在了当场。

带有不敢相信:“你...都知道了?”

“该知道的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也知道了。就比如,这大理寺到处密布藏匿的机关。”

慕容晚一手按在墙壁上,慕容政只听到他所处的牢狱一阵摩擦的响声。

这一次,他彻底的慌了。

“你...你做什么?!”

“二哥所处的这座牢狱,可是大理寺最残酷神秘的地方,总共有三间,每一个牢狱里遍布各种机关,目的就是在生者快要濒临死绝的时候,给他最后一击,让他死,也要死的凄惨饱受折磨。”

牢狱里平摊的地上,陡然甩出两具冰凉粗厚的铁链。

没等慕容政反应过来,铁链直接缠住了他的腿。

他想伸手去斩,然而没等他伸手,又有两具铁链飞了过来,分别缠住他的左右手。

四肢皆被束缚,慕容政现在想动一下都万分的困难。

他用力的想要挣脱铁链的束缚,加上他本就身受重伤,内力使不出,铁索过于粗厚,就如鸿毛落在上面。

身上的伤口再次裂开,鲜血源源不断向外浸透。

他本就被鲜血染红的囚衣,此刻更是湿了一大片,滴滴答答落在地上。

四方,分别有四块大石头,朝着他这个方向缓缓逼近。

石头上面还可见干涸的血液,是上一任罪犯受刑时落下的。

知道下一刻经历的是什么。

慕容政挣扎的更加用力,狠狠的瞪向牢狱外的女人。

“慕容晚!慕容晚!”

他现在才知道,眼前的这个女人胆子究竟有多大,平日里在丞相府的乖巧听话,被打骂凌辱时半句不敢反抗,谁曾想,她竟敢...

竟敢...

今时的她,与昔日的她,根本就是截然相反的两个人。

“慕容晚!你不能这么对我!你不能这么对我!你可以不顾及慕容家,难道宸王你也可以不顾及了吗?!”

冷眼看着四方石头朝着他慢慢挤压,慕容晚一声冷笑:“宸王算是什么东西?慕容政,本宫现在是大祁的瑾妃!皇上的女人!”

余下的话,慕容政不知听到还是没有听到,只觉得四方的石头距离他越来越紧,他想躲,但是铁链缠着,他只能站在原地,更何况是往后退一下。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