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的那种人,有。不过更多的,是以武犯禁、欺压良善、欺男霸女、为所欲为。这便是黑道。有人说江湖跟黑道有区别,我看,都差不多!”

潘小园轻轻“啊”了一声,又是惊讶,又是失望。武侠小说里都是骗人的?

武松见镇住了她,莫名其妙有些舒畅,好像找回了什么场子。见她没话了,才继续说:“不过我也并非生来就是江湖中人。我和大哥从小在清河县生活。十五岁以前,我还只是个小混混,而且是个混得不怎么样的小混混。”

潘小园看看面前这个比自己高一头阔一圈的汉子,又闭眼脑补了一下,无法想象武松被人按着在地上揍的奇观。

“有一日,在郊外,我偶然撞见一位江湖老前辈被敌人追杀。我敬他一身正气,于是出手干预……”

潘小园激动万分,又忍不住接话:“你救了老前辈,于是他开始传你武艺?”一代大侠从此冉冉升起?

武松立刻反问:“你怎么知道。”

“我……”潘小园后悔自己舌头太快,以后一定要学学他,强化一下淡定的性格,“呃,话本子上看过类似的故事。”

“你读的话本子还真多。”武松撂下这么一句,继续道:“开始我只是照顾他老人家养伤,他真正教我的时日,也不过十来天。”

十来天就把他教成这样!潘小园刚想发问,好在前车之鉴尚且历历在目,言多必失,于是点点头,表示自己无条件相信。

武松自己解释:“当然,那十几天,也不过是入门。此后我另有际遇,不必多说。老前辈姓周,名讳单一个侗字,便是那日敌人口中的周老先生。他不让我管他叫师父,说我还差得远哩。我求他再留些日子,可他还有别的要事,坚持要走。老人家年纪不轻,伤势本来就反复恶化,他要做的那件事,照他说,又是极其险恶的。于是他临走时,交了样东西给我,命我藏在我家老宅的压梁木上,等他来取。”

潘小园这才意识到自己嘴巴微张,赶紧闭起来,心中飞快地梳理。武大逝世那日,武松料理了必要的后事,此后第一件事,就是骗了辆车,回到清河县老宅,将那东西拿到手。然后才去阳谷县找西门庆报仇——可见这东西,比他哥哥的仇更加要紧。若是两件事的顺序反过来,他也许杀得了西门庆,但势必陷入官兵抓捕,老宅上那个托付的物事,就不一定能顺利拿到。

所以,那件重要的物件到底是什么?此时的潘小园脸上明明白白的写了这么一句大写加粗的问话。

武松静默半晌,忽然自嘲地一笑,语气里藏了些无辜委屈:“其实我也不知道那东西是什么,我答应他不乱看的。”

潘小园轻轻低呼一声。只凭借这十几日还算不上师徒的恩,只凭着对周老先生人品的敬重,只凭着一句简简单单的承诺,他把一件他自己也不知何物的东西,守了十年,而且还差点搭上命?

她由衷赞叹:“武……呃,二哥,你比我在话本子上读过的那些大侠,更有义气些。”

武松微微窘迫,想问她到底读的是什么话本子,又觉得这个问题未免幼稚,便抛在了脑后,继续那段尘封的回忆。

“我始终没有等到他。可江湖上的消息传得比鸟儿还快。慢慢的便有不少麻烦找上我。开始是小角色,后来……便是昨日你见到的那些人。那个道人叫做包道乙,别号灵应天师,他那口鸟语,我听了三个月才懂些……我那时已经在江湖上有些名气,手底下也不软,但还没到随心所欲的地步。”

潘小园又试着脑补了一下武松被一群明教高手围着揍的场景……这次倒不难想象。

武松道:“最后,我觉得在清河县待不下去了。再那样下去,迟早会连累我哥哥……”

终于说到了武大。潘小园小心翼翼地问:“所以,这些事,你都没告诉过你哥哥?”

武松叹气,面色柔和起来,一大口茶喝光,摇摇头。

“开始是怕他说我不务正业。后来,是免得他害怕。我本以为,可以独自应付所有的事。”

他的语气一直毫无波澜,唯有这一句,透出藏不住的歉意。

也不知从何时起,他和哥哥便不再无话不谈。因为他做的那些事,武大不理解,还会穷担心。武松觉得,让哥哥快快乐乐地过一辈子简单的生活,就是对他最好的保护。

如果武大稍微有那么一点阴沉险恶的脑子,如果他稍微探究过一点卑陋龌龊的人心,他也就不会自寻死路一般地到县衙去击鼓,妄想着从那片肮脏浑水里,捞出一点点可怜的正义。

但一切都不能重来了——就算可以,谁又能保证,会有更好的结局呢?

潘小园也黯然,不知算不算安慰,简单说道:“要是他知道,日子反而会更难过。”

武松点点头。就算是让哀伤占据了头脑,也只是一闪而过的哀伤。思绪经过一番锤炼,反而更加清晰。

“所以我决定逃出去。那东西,就留在压梁木上,反而比我带在身上还要安全些。他们一定料不到,我居然敢就这么把它留在家里……再说,压梁木的位置,外人一概不知,就算是把那房子拆了,也不一定能发现里面藏着什么。”

潘小园心里面给他鼓掌,不失时机地拍他一句马屁:“孤注一掷,甘冒奇险,是大侠手笔。”

武松哈哈一笑:“大侠个鬼!你不知我那时在江湖上让人追杀得多狼狈。好在我还有后路,知道沧州柴进柴大官人开门招迎天下好汉,寻常黑道奈何他不得。对了,柴大官人……”

潘小园自然知道柴进是谁,但还是不动声色地听他介绍完毕:前朝逊帝的龙子龙孙,在水浒世界里是一个人脉广阔的线索人物,收留过以林冲为首的诸多好汉。可在武松口里,这人似乎……和她想的不太一样。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