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推荐,《爱你如初心难全》是越柔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陆言林姿,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林姿咬了咬牙,下定了决心以后,就出门朝那个即将举行盛大婚礼的酒店走了过去。她不甘心。不甘心,她爱了他那么多年,为了爱他付出了一切,最后他去要在她受尽苦楚的时候,光明正大的迎娶别的女人进门。陆言,他真的...《爱你如初心难全》 003 他和她的婚礼 免费试读

林姿咬了咬牙,下定了决心以后,就出门朝那个即将举行盛大婚礼的酒店走了过去。

她不甘心。

不甘心,她爱了他那么多年,为了爱他付出了一切,最后他去要在她受尽苦楚的时候,光明正大的迎娶别的女人进门。

陆言,他真的从来都没有心吗?

苦涩的味道伴随着冰冷的北风呼啸进她的身体里,让她打了一个哆嗦,裹紧了衣服进去潜行。

不,现在不是不甘心的时候。

她的孩子现在还躺在床上等着最后可以救命的东西,她不能被嫉妒蒙蔽的双眼,她现在要做的,是找到陆言,问他再要一个孩子。

林姿趁着天还没有亮的时候,悄然的从酒店的后厨门溜进了酒店里。

她知道,天亮以后这里一定是戒备森严,像她这种衣衫褴褛的“叫花子”,别说见陆言一面了,连想要进去都是奢望。

瘦小的女人,就这么蜷缩在酒店的杂物间里,安静孤单的从白天等到中午,等待着婚宴的开始。

直到外面觥筹交错声音嘈杂,她才敢小心翼翼爬出那个杂物间,活动了一下早已经酸涩不堪的四肢,悄悄躲在人群里朝舞台的方向走过去。

铺满鲜花的迎亲道路,真是耀眼地让人嫉妒。

两年前,那个男人也是这样牵着她的手,走过这样的道路,对她说了她毕生难以忘却的三个字,“我愿意。”

她以为,她居然天真的以为,誓言是可以相信的。

林姿强迫自己把视线从舞台上移出去,焦急的寻找着化妆间,终于在婚礼还有十分钟开始的时候,把陆言堵在了化妆间的门口。

这个站在她面前的男人,一如当年一般风度翩翩,让人移不开眼。

可他的眼神,也从一开始的微微震惊,变作林姿最熟悉的那种,薄凉。

接着,一双强而有力的大手,就把她瘦弱的身体生拉硬拽的拖进了洗手间,狠狠的砸在墙上。

听到自己身体与冰冷的大理石墙面剧烈的撞击声,林姿一点儿也不怀疑身体里的骨头怕是都要碎开了。

而那个站在她面前的男人,开口第一句便是问她,“为什么还要回来。”

带着暴虐,带着厌弃。

林姿的身体晃了一晃,由始至终,她在陆言的面前都是卑微的。

爱的卑微,恨的卑微。

她小心翼翼的喘了一口气,才敢故作强硬的说,“陆言,宸宸生病了,我需要一个孩子,只有我们的孩子可以救他,求求你.....”

这一番伪装的强硬,没有撑过一个回合,就败下阵来。

除了求他,她想不出任何一个办法来让他就范。

眼前的男人,居高临下的打量了她一下,冷笑漫上他的嘴角,“林姿,我以为这两年你会有长进,没想到居然还是这么天真。那个孩子,不是早就应该在两年前死去了吗?他能活到现在,也算是一种恩赐。”

这话,让林姿整个身体狠狠的一震。

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来!

“陆言,你不是人!”林姿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伸出手用了十二分力气打了一巴掌在陆言的脸上。

男人只是微微偏了偏头。

他没有想过,那个当年骄阳跋扈的林家大小姐,会变成眼前这副半人半鬼的样子,柔弱的连打人,也不过跟挠痒痒一样。

不知道为何,明明,明明在看见她活生生再一次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心底分明是有那么一丝激动的。

可是他却依旧忍不住自己想要讽刺她的情绪。

仿佛,看她活地越痛苦,他就越觉得快活。

该死的女人,当年居然想要用死的方式来让他记住她。

她真是卑鄙。

幸好她没有死,幸好,这样,他就不必再记得她.....明明是林家欠他的,明明早就已经两清了,他凭什么要记得她,凭什么要有那么一丝愧疚.....

陆言有些烦躁的甩开这些想法,语气恼人,“你发疯够了没,今天是我的婚礼,我不想跟无关紧要的人纠缠。”

无关紧要。

呵呵。

林姿凄然的笑了,硬撑着从墙上站起身来,双眼血红的盯着他,“你以为我想要回来吗,陆言,要不是为了宸宸,我这辈子都不想要见到你!你如果不答应再给我一个孩子,我现在就出去,出去跟外面所有的宾客说你当年要谋杀我的事情!”

林家,那么家大业大的林家,被他陆言收归旗下,总会有些不服却碍于没有证据的元老吧。

而此时此刻站在这里的林姿,就是最好的证据。

让陆言的公司离心离德,就算只是隔靴搔痒,也足以让陆言头痛好几天了。

更何况,她了解这个跟他同床共枕四年的男人,为了自己的好名声,是绝对不会放任她破坏他的婚礼的。

“你居然有胆子威胁我!”

男人的眉头一皱,是发怒的前兆。

这个女人,消失了两年,竟然连胆子都变大了。

不仅仅敢威胁他,居然还敢说出再也不想见到他的这种话?

他还记得两年前,他不惜一切代价命人抽干那个人工湖的水,都没有找出她的尸体!

他派人四处街头巷尾的寻找,他劝自己是因为不想要留下后患才这拼命,可依旧是了无音讯。

那个让他恨之入骨的女人,竟然敢不经过他的允许就消失了!

现在她忽然无声无息的回来了,还来威胁他!

明明是他准备抛弃她,是他要跟她离婚,她只能选择接受,她怎么可以先说出不要见这样的话?

她不可以!

陆言几乎要气炸了,不怒反笑地把林姿再一次甩在墙上,语气森冷,“好呀,你想要跟我生孩子对不对,我给你这个机会。”

一张房卡毫无预兆的甩在林姿的脸上,划过她瘦削的脸颊,留下一道浅浅的血痕。

“最好洗干净点,谁知道你这两年是靠什么活下来的。”

充满羞辱的话语,是他给她最后的一巴掌。

强大迫人的低压从她面前抽身离开,林姿跟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气一般,整个人软倒在地上,有些凄凉的看着那张沾染了血迹的房卡。

陆言的意思是,这两年,她林姿为了活下去给孩子治病,大概是做了什么见不得光的职业。

所以,现在他也权当他嫖了她一次,换一个太平的婚礼?

呵呵。

小说《爱你如初心难全》 003 他和她的婚礼 试读结束。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