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争霸》第八百八十七章

夜幕降临,疲惫不堪的叛军后退五里地扎营,原野上扎满了密密麻麻的帐篷,宛如长出了一座森林。

“加强戒备,防止叛军偷袭!”

景阳府的城头,暂编第十六旗团长王成神经高度紧绷,此刻丝毫不敢有放松。

他踩着粘稠的鲜血巡视各处城墙地段,看到那些伤痕累累的士兵,他的心情也是格外的沉重。

早上还活奔乱跳的小伙子,此刻已经成为了冰冷僵硬的尸体。

在战斗激烈的一些城墙段,守卫在这里的清河军团队损失惨重,数百人甚至仅幸存了几十人。

“坚守下去,我们的援军快到了!”

看到这些伤痕累累的士兵们,王成这位老将开口鼓舞着他们的士气。

“烧些热水送上来,让弟兄们喝一口热乎的。”

看到士兵们在啃着冰冷的饼子补充体力,王成对军官郑重其事的嘱托着。

“旗团长大人,要不要留下警戒,其余的弟兄撤下去休息。”有军官建议。

“叛军就在城外,随时可能扑上来,仅仅留下一些警戒部队太危险了,让弟兄们辛苦一下。”

王成知道叛军就在城外,要是叛军真的扑上来他们反应不及时的话,不仅仅是战败的问题,还关乎他们的性命问题。

虽然夜里坚守在城头很辛苦,但是王成却不敢将部队撤下去,而仅留一些警戒。

好在他们整个旗团有两万弟兄,一部分夜里坚守在城头,天亮就可以轮换下去。

守城的这些清河军不久前还是南方军,他们的战斗意志不如清河军,可是比叛军也好不少。

现在城外到处都是叛军,他们也知道现在想当逃兵的话已经晚了,只能坚守待援。

城外的黑暗中时不时的响起那些伤兵的痛苦呻吟的声音,那时缺胳膊断腿的叛军的伤兵。

叛军现在虽然滚雪球一般看似兵强马壮,实际上他们也是相当脆弱的。

他们这些遗留在战场上的伤兵没有人理会,他们已经成为了被抛弃的人。

因为叛军没有多余的药品去给这些伤兵,而且伤兵也会拖累他们,消耗他们的粮食。

因此叛军对于伤兵几乎都是让他们自生自灭,因此大量遗留在战场上的伤兵也是哀嚎不断。

听到那些泡在血水里的叛军伤兵的哀嚎,城头的清河军们也是对他们充满了同情。

因为这些叛军实际上都是被胁裹的百姓而已,要是没有叛军的罪魁祸首的话,他们现在也能安安稳稳的过自己的日子。

可是叛军右元帅杨昊将他们胁裹到了军中,推向了战场,推向了死亡。

虽然城头的清河军对他们报以同情,但是却没有人愿意出城去救治他们。

叛军连续的行军,又在景阳府的城下血战一场,也是疲惫不堪。

所以纵队的指挥官沐雷也没挑灯夜战的打算,决定养精蓄锐后再进攻。

第二天一大早,叛军士兵们就在军官的咒骂催促声中列队,再次的摆开了进攻的架势。

昨夜那些泡在血水里的叛军伤兵已经死的差不多了,没死的也是奄奄一息。

看到城外那遍地的尸体和残破的兵器旗帜,城头的清河军很快就收回了目光,在军官的命令声中,站在了自己的战斗位置上,准备迎接新一天的战斗。

叛军依然采用的是人海战术,他们宛如汹涌的波涛一样,冲击着景阳府府城这一道堤坝。

那些挥舞着简陋武器的叛军士兵们前赴后继冲锋,然后死亡,地上的尸体堆积如山,生命在这样的战场上如同草芥一般没有任何的价值。

叛军第一纵队的指挥官面对巨大的伤亡没有丝毫的在意,在他看来,这些叛军就是消耗品。

只有在血与火的战场上幸存下来的才能成为真正的士兵,才会被选入精锐部队。

叛军的执法队拎着滴血的战刀逼着叛军的士兵们进攻,他们大声的咒骂着,驱赶着。

可是战斗的残酷程度超乎叛军的想象,面对守军的顽强阻击,他们的伤亡不断增加。

以至于最后无论是执法队如何的咒骂威胁,那些叛军士兵们都不愿意继续的上去送死了。

实际上守卫景阳府的清河军也相当的吃力,暂编第十六旗团长王成也是亲自率领卫队成为了救火队,哪里危急奔赴哪里。

叛军人多势众却迟迟的无法拿下坚固的景阳府,让叛军的指挥官沐雷也是很生气。

他最终不得不派出了由执法队组成的一万精锐上阵,准备一举拿下景阳府。

经过了连番的战斗消耗,他觉得守军此刻也是疲惫不堪了,所以他派出了精锐部队。

这些精锐部队的士兵可不是那些胁裹而来的青壮,他们可是真正的叛军士兵,而且其中相当一部分是从收编的南方军补充来的。

这一万精锐的叛军宛如疯狗一般气势惊人,他们踩着鲜血和尸体扑向了城头。

城头的清河军已经疲惫不堪了,面对这些叛军精锐的进攻也逐渐的支撑不住。

战斗一直持续到了夜晚,无论代理旗团长王成如何的努力,他们还是没有能够守住景阳府的城头。

“撤到城内去,和他们打巷战!”

眼看着源源不断的叛军举着火把涌上了城头,浑身浴血的王成不得不带着士兵退入城内。

在叛军精锐的冲击下,一部分守军被冲散了,这些被冲散的守军有人想投降。

可是他们刚放下武器,很快就被杀红眼的叛军砍了脑袋,吓得其余守军不得不拿起武器和叛军继续的战斗。

王成带着残存的守军退入城内,他们依托着城内的建筑物和叛军厮杀。

涌入城内的叛军并没有急着追杀溃败的南方军,他们以为自己获得了胜利,开始闯门入户的准备劫掠财物。

可是退入城内的守军就藏在这些坚固的建筑物内,当叛军闯进去的时候,无数的利刃长矛就朝着他们招呼了。

黑黢黢的叛军不知深浅,顿时死伤了不少人,而城内到处也是一片混乱,叛军也没有一个统一有序的指挥,让王成他们得以喘口气。

天亮后,叛军的指挥官沐雷听到城内还有成建制的抵抗,这才又抽调部队去逐个街道逐个胡同的去清剿。

城内的街道房屋地形狭窄,极大的限制了叛军兵力的优势。

王成率领的残部依托着城内的建筑物和叛军的士兵战斗,许多房屋院落反复的争夺,双方展开了残酷的巷战。

《帝国争霸》第八百八十七章

夜幕降临,疲惫不堪的叛军后退五里地扎营,原野上扎满了密密麻麻的帐篷,宛如长出了一座森林。

“加强戒备,防止叛军偷袭!”

景阳府的城头,暂编第十六旗团长王成神经高度紧绷,此刻丝毫不敢有放松。

他踩着粘稠的鲜血巡视各处城墙地段,看到那些伤痕累累的士兵,他的心情也是格外的沉重。

早上还活奔乱跳的小伙子,此刻已经成为了冰冷僵硬的尸体。

在战斗激烈的一些城墙段,守卫在这里的清河军团队损失惨重,数百人甚至仅幸存了几十人。

“坚守下去,我们的援军快到了!”

看到这些伤痕累累的士兵们,王成这位老将开口鼓舞着他们的士气。

“烧些热水送上来,让弟兄们喝一口热乎的。”

看到士兵们在啃着冰冷的饼子补充体力,王成对军官郑重其事的嘱托着。

“旗团长大人,要不要留下警戒,其余的弟兄撤下去休息。”有军官建议。

“叛军就在城外,随时可能扑上来,仅仅留下一些警戒部队太危险了,让弟兄们辛苦一下。”

王成知道叛军就在城外,要是叛军真的扑上来他们反应不及时的话,不仅仅是战败的问题,还关乎他们的性命问题。

虽然夜里坚守在城头很辛苦,但是王成却不敢将部队撤下去,而仅留一些警戒。

好在他们整个旗团有两万弟兄,一部分夜里坚守在城头,天亮就可以轮换下去。

守城的这些清河军不久前还是南方军,他们的战斗意志不如清河军,可是比叛军也好不少。

现在城外到处都是叛军,他们也知道现在想当逃兵的话已经晚了,只能坚守待援。

城外的黑暗中时不时的响起那些伤兵的痛苦呻吟的声音,那时缺胳膊断腿的叛军的伤兵。

叛军现在虽然滚雪球一般看似兵强马壮,实际上他们也是相当脆弱的。

他们这些遗留在战场上的伤兵没有人理会,他们已经成为了被抛弃的人。

因为叛军没有多余的药品去给这些伤兵,而且伤兵也会拖累他们,消耗他们的粮食。

因此叛军对于伤兵几乎都是让他们自生自灭,因此大量遗留在战场上的伤兵也是哀嚎不断。

听到那些泡在血水里的叛军伤兵的哀嚎,城头的清河军们也是对他们充满了同情。

因为这些叛军实际上都是被胁裹的百姓而已,要是没有叛军的罪魁祸首的话,他们现在也能安安稳稳的过自己的日子。

可是叛军右元帅杨昊将他们胁裹到了军中,推向了战场,推向了死亡。

虽然城头的清河军对他们报以同情,但是却没有人愿意出城去救治他们。

叛军连续的行军,又在景阳府的城下血战一场,也是疲惫不堪。

所以纵队的指挥官沐雷也没挑灯夜战的打算,决定养精蓄锐后再进攻。

第二天一大早,叛军士兵们就在军官的咒骂催促声中列队,再次的摆开了进攻的架势。

昨夜那些泡在血水里的叛军伤兵已经死的差不多了,没死的也是奄奄一息。

看到城外那遍地的尸体和残破的兵器旗帜,城头的清河军很快就收回了目光,在军官的命令声中,站在了自己的战斗位置上,准备迎接新一天的战斗。

叛军依然采用的是人海战术,他们宛如汹涌的波涛一样,冲击着景阳府府城这一道堤坝。

那些挥舞着简陋武器的叛军士兵们前赴后继冲锋,然后死亡,地上的尸体堆积如山,生命在这样的战场上如同草芥一般没有任何的价值。

叛军第一纵队的指挥官面对巨大的伤亡没有丝毫的在意,在他看来,这些叛军就是消耗品。

只有在血与火的战场上幸存下来的才能成为真正的士兵,才会被选入精锐部队。

叛军的执法队拎着滴血的战刀逼着叛军的士兵们进攻,他们大声的咒骂着,驱赶着。

可是战斗的残酷程度超乎叛军的想象,面对守军的顽强阻击,他们的伤亡不断增加。

以至于最后无论是执法队如何的咒骂威胁,那些叛军士兵们都不愿意继续的上去送死了。

实际上守卫景阳府的清河军也相当的吃力,暂编第十六旗团长王成也是亲自率领卫队成为了救火队,哪里危急奔赴哪里。

叛军人多势众却迟迟的无法拿下坚固的景阳府,让叛军的指挥官沐雷也是很生气。

他最终不得不派出了由执法队组成的一万精锐上阵,准备一举拿下景阳府。

经过了连番的战斗消耗,他觉得守军此刻也是疲惫不堪了,所以他派出了精锐部队。

这些精锐部队的士兵可不是那些胁裹而来的青壮,他们可是真正的叛军士兵,而且其中相当一部分是从收编的南方军补充来的。

这一万精锐的叛军宛如疯狗一般气势惊人,他们踩着鲜血和尸体扑向了城头。

城头的清河军已经疲惫不堪了,面对这些叛军精锐的进攻也逐渐的支撑不住。

战斗一直持续到了夜晚,无论代理旗团长王成如何的努力,他们还是没有能够守住景阳府的城头。

“撤到城内去,和他们打巷战!”

眼看着源源不断的叛军举着火把涌上了城头,浑身浴血的王成不得不带着士兵退入城内。

在叛军精锐的冲击下,一部分守军被冲散了,这些被冲散的守军有人想投降。

可是他们刚放下武器,很快就被杀红眼的叛军砍了脑袋,吓得其余守军不得不拿起武器和叛军继续的战斗。

王成带着残存的守军退入城内,他们依托着城内的建筑物和叛军厮杀。

涌入城内的叛军并没有急着追杀溃败的南方军,他们以为自己获得了胜利,开始闯门入户的准备劫掠财物。

可是退入城内的守军就藏在这些坚固的建筑物内,当叛军闯进去的时候,无数的利刃长矛就朝着他们招呼了。

黑黢黢的叛军不知深浅,顿时死伤了不少人,而城内到处也是一片混乱,叛军也没有一个统一有序的指挥,让王成他们得以喘口气。

天亮后,叛军的指挥官沐雷听到城内还有成建制的抵抗,这才又抽调部队去逐个街道逐个胡同的去清剿。

城内的街道房屋地形狭窄,极大的限制了叛军兵力的优势。

王成率领的残部依托着城内的建筑物和叛军的士兵战斗,许多房屋院落反复的争夺,双方展开了残酷的巷战。

喜欢帝国争霸请大家收藏:(m.xinqingdou.cc)帝国争霸青豆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