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白什么?”李亦菲一脸紧张地看着“陆晓鸥”,脸色逐渐变得凝重,难道晓鸥劈腿别的女人了?

“其实……其实我不是陆晓鸥。”说完以后姜凡松了一口气,这句话说出来并不容易,可能意味着他要失去眼前的很多东西。

闻言,李亦菲一愣,很快就捂着嘴笑了起来,这家伙又想开玩笑了吗,你不是陆晓鸥是谁。

既然你想开玩笑,那我就配合你演演。

“那你是谁啊?陆小倩?”

“其实我叫姜凡,一次意外我的灵魂穿到了陆晓鸥的身体里面,我是来自另一个平行时空,那个世界和这个世界差不多,只不过……”

姜凡正想继续说下去,发现李亦菲正拄着下巴,笑盈盈地看着他,仿佛正在听故事一般。

“亦菲,我说的都是真的,其实我一直都想告诉你,但是我怕你不相信,认为我精神有问题,所以我一直没有和你坦白。”

“但是到目前的阶段,我不得不告诉你真相,因为你爱的是陆晓鸥,而不是我姜凡!如果这个月二十五号你和我结婚,到最后发现我不是陆晓鸥,你会恨我一辈子的。”

“你是个好女孩,所以我不想骗你,如果我是陆晓鸥我一定八抬大轿娶你,和你生儿育女,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可惜我不是,所以我只能现在就告诉你,以免咱们越陷越深。”

姜凡的每一句话都发自肺腑,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发现李亦菲不仅漂亮,温柔,而且还非常有智慧。

如果李亦菲真的是喜欢他姜凡,他会毫不犹豫地娶她,可是人生没有那么多的如果。

李亦菲目不转睛地看着姜凡,红艳的娇唇泛起一丝弧度,过了半晌,轻启朱唇:“其实我也有一个事想和你坦白呢。”

“什么事?”姜凡一脸好奇,难道李亦菲也不是李亦菲吗,而是另一个人。

“其实我是天上的七仙女转世下凡尘,这一辈子就是来和你这个大傻瓜渡情劫的,渡完情劫,我就要回天上继续当仙女。”李亦菲捂着嘴笑道。

姜凡:“……”

我他喵,老子激情澎湃地说了大半天,原来你在当笑话听呢。

人和人之间就不能有点起码的信任吗!

这年代说个实话怎么就这么难呢。

“晓鸥,我知道你可能有婚前恐惧症,但你也不能编个这么不靠谱的故事啊。虽然你的记忆并没有恢复,但是你就是陆晓鸥,怎么可能是什么姜凡呢。”

“只要你真心爱我,咱们不一定非得这个月就结婚,我给你时间来克服你婚前的恐惧症。”

“明天早上我就和阿姨说下,把咱们的婚礼延后。反正咱们都……都住到一起了,我这辈子都是你的人了,你甩不掉的。”

李亦菲看着姜凡,一双杏眼水汪汪的,几乎快要溢出水来。

姜凡编了个这么离谱的故事,在她看来就是婚前恐惧症的体现。

什么穿越,什么魂穿都是小说和电视剧里面的情节。

现实世界并不存在这种虚幻的故事。

姜凡此时恨不得仰天长叹一声,废了这么多口水,看来李亦菲还是不相信。

不过李亦菲能和李蕊芳沟通下,把婚礼延迟了,也不算他白说。

他突然想起了什么,看了一眼躺在旁边的李亦菲,嘿嘿一笑。

要不要今天就把这个娇滴滴地大美人就地正法呢,就是以后李亦菲知道了他确实不是陆晓鸥,也不能怪他啊。

我都坦白告诉你我不是陆晓鸥了,可是你不信啊。

你不信怪谁,怪你自己啊。

李亦菲看到姜凡嘴角坏坏的笑容,脸上立马泛起了火烧云,她犹豫了一下,开始解睡衣的腰带。

“你干嘛?”姜凡一脸紧张地咽了一下口水。

“不干嘛,穿睡衣睡觉不舒服。”李亦菲娇滴滴地说道。

姜凡立马感觉自己的小腹有一团火焰开始燃烧起来。

“赶紧睡觉吧,明天还有直播要看呢。”姜凡讪讪一笑,心中默念“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再漂亮的女人死后也是一堆白骨。

他姜凡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是也不能“趁人之危”,他刚才只是随便想想而已。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对于女人来说也是一样的。

睡衣褪去,姜凡为了不让自己失去理智,急忙把灯关掉,很快他感到柔若无骨的身体紧紧地抱住了他。

“什么直播?”

李亦菲吐气如兰,附在姜凡的耳边小声问。

姜凡已经有了男人该有的生理反应,而且这反应已经强烈到极致。

姜凡深吸了一口气,把今天比赛时解说员Peter和Andy打赌亲牛屁股的事添油加醋地讲了一遍,顺便转移一下注意力。

“这么有意思啊,到时直播的时候叫我一起看啊。”李亦菲轻笑一声。

“嗯,到时候咱们一起看直播。”

姜凡回应后,两人之间陷入了长久的沉默,空气静谧,仿佛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晓鸥,你不要克制自己,你做什么我都不怪你,我这辈子都是你的人。”李亦菲爬在姜凡的胸口,轻声喃呢。

“我想把最美好的一晚留在结婚那一天。”

哎,姜凡心里郁闷,这太难熬了,美女在怀,却不能做什么,真是一种折磨!

他要是渣男,管他是不是陆晓鸥,现在就把李亦菲就地正法,可惜他做不到。

“嗯。”李亦菲轻声回应,不在言语。

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的心跳渐渐地平缓了下来。姜凡听到了李亦菲均匀的呼吸声以后,在月光下看了一眼李亦菲的侧脸。

此时的她双眼微微闭着,像睡着了的白雪公主一般,让人生不起亵渎的尽头。

睡觉吧,姜凡打了一个哈欠,也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

第二天,早上六点,敲门声准时响起。

“晓鸥,亦菲,吃早饭了。”李蕊芳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姜凡郁闷地睁开眼睛,我滴亲妈啊,能不能让我多睡一会。

我可是被李亦菲“折磨”了大半夜才睡着的。

看来得想办法把李蕊芳送回去了,要不然以后的饮食起居都要被这个便宜老妈控制了,一点个人空间都没有了。

李亦菲也幽幽转醒,看到姜凡一脸郁闷的表情,捂嘴一笑。

“起床吧。”

两人穿着睡衣出去的时候,陆菲正坐在沙发上一脸无奈地打着哈欠,估计也是被李蕊芳揪着起床的。

餐桌上放着做好的早餐。

吃过早饭后,李蕊芳一刻闲不住地开始收拾卫生。

姜凡则躲到房间里看一会新闻,准备一会去银行一趟,把钱转到字节互娱的对公账户上。在抖手上线之前,必须得有足够的资金宣传,这种事一刻都不能耽搁。

就在他出发之前,他接到了姜飞的电话。

“陆总,小黑和猴子第四轮的对手抽签已经确认了,我们要不要继续……”

“不用了,上一轮是有特殊原因才让你这么做的,这一轮就让他们正常发挥吧。毕竟他们是新人,还需要磨练,不要让他们走的太顺利。”

姜凡打断了姜飞,系统没有继续发布接下来的任务,那接下来小黑和猴子的输赢对于他来说就不重要。

那么现在就让他们面对真正的血雨腥风吧。

对于小黑和猴子来说并不是坏事,在面对真正的高手和失败中,他们才会成长。

“明白了,那么我让他们抓紧训练,能走到现在已经非常了不起了。”姜飞点了点头,小黑和猴子已经给了他太多惊喜了。

“那就先这样。”姜凡正想挂电话,系统的声音在他脑中响起。

【叮,小黑和猴子进入四强,奖励宿主人民币五亿元。】

我他喵,狗日的系统,每次都这样,你在玩我呢吧!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