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思嘉一夕之间重生到了八十年代,成了乡下一群小萝卜头的长姐,家境贫寒,父母双亡,亲戚虎视眈眈,奶奶阴谋算计。她出手利落地踩极品,虐渣渣,只想护着弟弟妹妹安全长大,却被隔壁的天才少年捧在掌心,如眼珠般呵护。

作为典型的亚斯伯格症患者,萧彧珩无法分辨别人的情感变化,可独对简思嘉的喜怒哀乐过分敏感,为她而忧,为她而乐。

“萧同学,考完了也不能出教室!”

“不行,她渴了,我得给她买水喝。”

“萧同学,请问你竞选学生会会长的理由是什么?”

“她说,学生会会长比较帅!”

“蝉联几届国际物理竞赛第一名,萧同学有什么要跟大家分享的?”

“书中自有颜如玉!她说,只要我拿到五个奖牌,就答应我的求婚。”

当聚光灯锁定台下略显眼熟的美人,从来风轻云淡的女人,愤怒起身。

“萧彧珩,你能不能说点儿别的!”

男人委屈巴巴:

“不,我没有别的,我只有你!”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