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热的暑假来临,对于普通的学生来说这是一个难得长假,每天都应该过得很快乐才是。

但对于程樟这个从16岁的少年回到8岁小孩时期的小学生来说,现在父母、老师让做的事都是8岁小孩子做的,自己目前也没什么目标。

现在程樟觉得自己一个人在家里无聊至极,好像每天都过着重复的没有目标的生活。起床、洗漱、吃早饭、看电视、吃午饭、看电视、吃晚饭、睡觉。虽然极少数的时候程樟下午会选择出去逛会。这对被桎梏久了的人而言,突如其来的自由反而是迷茫。

自己重生后反而没以前快乐了,日复一日的看着电视机的演的电视剧、动画片。虽然程樟表面只是一个120厘米的小屁孩但心里却住着一个175厘米的上高一的大男孩。整天看着这些看过的电视剧和幼稚的动画片程樟觉得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唉!好想快点开学啊,即使在学校里没有朋友,也没人陪我说话,但至少那热闹的氛围比我现在自己在家里要好啊。”程樟喃喃自语地说着。

说罢,程樟搬了个椅子走向自己阳台,坐下托腮看着窗外的风景发呆。

恰巧,街道上出现两个男生,一个手里抱着篮球和看向旁边那个男生,好像在与他说话,另一个好像在用手比划着什么。

这让独自一人在阳台上托腮的程樟看到了,顿时鼻子一酸。

他又想起自己前世与白晓等人无话不说,每天放声欢笑,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

程樟坐了一会,最终还是决定出去走走。

程樟来到离家2000多米的一个公园的湖泊旁边。

他走在满是垂柳的绿荫小道中,望着围栏外的湖泊,转过头看到一个女生在碧绿的草地上与一只大白狗玩耍。

这让程樟不禁想到自己十二岁那年母亲从同事家里抱来一只小狗,他经常带它到这里玩。

程樟找到一个长椅坐了下来,静静地望着眼前这片平平淡淡的湖面他看的出神。

这时一艘在湖面滑行的小船打破了湖面原本的平静,这艘小船也迫使程樟回过神来,于是程樟站起身来继续向前走。

程樟边走边看鱼儿在湖中自由自在的游着,时而吐出的气泡来为湖面点缀一下。程樟看着看着便陷入了沉思。

他想鱼儿在水里看似是自由自在地游来游去,但再自由也还是在水中,最终还是脱离不了水的束缚。

“唉,这世间所有的一切都是安排好的吧。”

程樟走到公园中心的小桥的最高处上,他先是俯视着在湖面上滑行的一艘艘游船,看着穿上的人在努力的滑着,这在炎热的夏天无疑是热上加热。

突然,一阵微风吹过,湖面上泛起层层涟漪。

“利剑虽强却斩不断流水,微风虽弱却能惊起海浪。”程樟觉得这世间万物都有自己运行的规律。

程樟又仰视天空,看到天空中飘着一个风筝。程樟想“在这炎热的夏天里谁会傻到冒着大太阳出来放风筝呢?”。

程樟一路望着风筝线,找到了风筝的主人。

那是一位慈眉善目的老者。他那仙鹤羽毛般雪白的头发,儿童般红润的面色。让人觉得他虽老但很精气神。

那老人坐在树林里唯一的一个长椅上,好像那是老人的专座长椅。

周围很清静,可以轻易的听到鸟儿在枝头地鸣叫,知了在树上叫个不停。

程樟放轻了脚步,小心翼翼地走向老人的声旁。老人也发现了程樟在向自己走来,就先开口问程樟:“小伙对我这风筝好奇?”

程樟见老人先开口问道,便回到:“老爷爷,现在正是夏季,您为什么还选择在这么炎热的季节里放风筝呢?”

“哈哈哈哈,何止是夏季。我一年四季都回来这里放风筝啊。”

这让程樟更加不解,“老爷爷,又为何一年四季都要来放风筝呢?”

“这事还要从头说起啊,来小友,坐下来咱慢慢聊。”

程樟坐了下来,一边望着老人手里的风筝,一边听老人细说自己的故事。

“我老伴一生很喜欢放风筝,在我年轻的时候只要一有空就会带她去麦田里放风筝。但是她前两年走了,在她走了的前几天我带她出来放了最后一次风筝。她对我说“老伴,对自己好点,你上半辈子一直拼命的挣钱养家,下半辈子就不要这么辛苦了。多吃点好的买点喜欢的,来弥补上半辈子的遗憾吧。以后只希望你能来看看我就行了,我会在上边保佑你的。”唉,我哪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啊,我这一生也就喜欢跟她在一起说说话聊聊天,那也就知足了。”

程樟转过头问道:“老爷爷的儿女们呢?”

“我和我老伴这一生无儿无女,一直都是我们两生活的。”

“那老爷爷难道不觉得自己一个人很孤独吗”

“孤独也挺好的啊,起码可以逃离外界的喧嚣,难道孤独就不快乐了吗?小友你觉得呢?”

老人的这句话正好说在了程樟的心上。

程樟自打重生以来就很孤独,总是在扮演“独行侠”的角色。而老人的话正符程樟的心意,不禁让程樟觉得老人简直就是他的知音。

太阳逐渐西落,程樟察觉到时间不早了,便于老人说了再见。

程樟一路上都在回忆老人对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程樟觉得那句话说的太好了。不仅符合自己的心意又很有哲理。

“中午到家了”疲倦的程樟刚到家就躺在沙发上,他大口大口的喘气并感到自己的心跳的很快。

这都归结于自己走路的热度很快,好像小偷做过坏事想要快速逃离案发现场。

程樟在沙发上眯了一会儿,正要睡着时,母亲下班回来了。钥匙开门的声音吵醒了在沙发上将要睡着的程樟。

有起床气的程樟很是恼火,他愤怒的从沙发上坐了起来。走向刚进门的母亲,但看到母亲手里的一袋袋好像装有零食的袋子,程樟问道:“那袋里面装的什么啊?”

“这些都是我下班后去批发市场给你买的冰棒和冰淇淋。”

程樟一听到“冰淇淋”三字瞬间困意消散,把母亲手里的两大袋冰淇淋、冰棒一把夺过,随便拆开一个冰淇淋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别吃这么快,小心你的小脑瓜子受不了。”

“知道了,知道了。”程樟支支吾吾的回答道。

“自从放假以来你一直都只待在家里看电视吗?”

“不只是,我有时还出去随便逛逛。”程樟边走回自己的房间边回答母亲。

“那挺好的,可以开阔眼界。”母亲整理东西,向厨房。

……

吃过晚饭后,程樟感到非常无聊,于是程樟决定自己出去走走,但当程樟的父母听到程樟的这个想法表示他们也陪程樟一起出去。

但程樟比较喜欢自己一个人时的那种自由自在的感觉。所以程樟的这个决定就这样被打消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到晚上九点的时候程樟对父母说到:“我有点困了,先去睡觉了。”

“好。”

这一天也就这样过去了。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