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良裕当时只顾着跟安好说话,他根本没有注意到愤怒冲过来的蓝羽辰。

    等温良裕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被蓝羽辰打倒在地上。

    “神经病,你滚开!凭什么打我?”

    突然挨揍,本身就对姓蓝的没有好感,再加上梁美玲的所作所为,蓝羽辰先动手打他,温良裕特别气愤。

    他反应过来之后,他肯定不会再吃亏了,他还手揍蓝羽辰了。

    “我打的就是你,没错!我要替晓晓教训你,这一切也是你应该还她的。你对她做过什么混蛋的事,你自己清楚。”

    蓝羽辰很气愤,脸黑了。

    勃然大怒的他,两旁太阳穴上的青筋隐隐浮动着。

    从来没有人让他大动肝火,就是温良裕这个无耻的混蛋!

    蓝羽辰丝毫没有退让,他每一拳打下来都夹着无法遏制的愤怒。

    如果可以,他真的想揍死温良裕!

    ……

    温良裕不甘示弱,他还击蓝羽辰的拳头也是下了狠劲。

    他这样子找他的麻烦,他也很火大。

    温良裕的眉心像是酝酿着一股黑沉沉的风暴,冷硬的声音从齿缝迸了出来。

    “我看你是脑子被门给挤坏了,你跟你那个无耻卑鄙的妈一样的可恶!伤害晓晓的人是她,也是她故意中伤我!

    还有,不管你说的是哪件事,我也是受害者之一。再说了,我和林晓晓的事关你屁事?我知道你有多没用了,那样无耻的小三教出的孩子不见得有多好。

    确切地说,伤害林晓晓,你也有份,你是你妈的帮凶,就因为你,林晓晓才会被她那样恶整的。青红皂白不分,你个大傻帽!”

    看到温良裕和蓝羽辰缠打在一起了,安好在一旁着非常着急。

    她想拉开他们,但是,她根本没有机会上去接近他们。

    她只能在旁边劝。

    “蓝羽辰,你到时间去报到了,你该走了。你是有飞行任务的机师,在飞行前你还这样闹事,对你自己的影响很大的,你不知道吗?

    即便是你对温良裕有不满意的地方,你也不是现在这样跟他不理智打架。你穿得起你身上这套制服,你就要对得起它,你不知道吗?”

    安好说得有道理,不是他怕了温良裕,也不是他要放过他。

    蓦地,蓝羽辰气愤地把温良裕甩开了。

    “我警告你,等我回来,我第一个要收拾的人渣就是你,我绝对不会轻饶你。”

    “我随时奉陪!你以为你凶你就有理了?混蛋!林晓晓会看上你,根本就是她眼瞎了,你不配和她在一起,尤其是你那个妈超级恶心!”

    蓝羽辰没有回应温良裕,他仅是恶狠狠地瞪着他。

    而后,他拿起行李,一边整理好制服,一边往华宇航空的值班室走去。

    ……

    “你还好吗?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蓝羽辰走后,安好上去扶着温良裕。

    刚开始那几拳,蓝羽辰打得真狠,温良裕的嘴巴那里都红肿起来了。

    “死不了,不用去医院。那个混蛋简直是疯子,没教养!”

    “你和林晓晓什么关系?你们的绯闻,那天早上,我看到了。你都亲了人家了,你不打算对人家负责?”

    “你没听到私家侦探的解释吗?这一切都是蓝羽辰那个妈弄出来的,她不喜欢林晓晓,想着用各种卑劣的手段抵毁她,我是受害者。”

    “我不是当事人,我不质疑那么多。温良裕,多问问自己的良心。要是你对人家没意思,滚远点,对谁都好。

    人家谈恋爱谈得好好的,你看看,被你搅了。要是蓝羽辰还能冷静对你,他就不正常了。看得出,他挺喜欢他女朋友的。”

    “知人知面不知心!就冲着她那个妈那样的无耻,我不敢说他会有多好。事实上,这种事也不是我该操心的,关我屁事。”

    安好摊了摊好,她微微摇头,她不再多说了。

    可能,当局者迷吧!

    “走了,说好的要请你吃饭,我是不会食言的。”

    不顾身上的疼痛,温良裕整理好凌乱的衣服。

    “回到家,你弄个鸡蛋敷一下,去瘀挺快的。话又说回来,我挺同情林晓晓。她认识你,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你和林晓晓熟吗?你不知道的事就别多作评论,因为你只是看到表面的东西而已。”

    “我见过她,挺好的一个女人。你不会欣赏她的好,别人可以的。算了,不跟你多说了,说了你也不会懂。”

    拉着行李箱,安好往出口走去了。

    温良裕走快两步,他也跟了上去。

    ~~~~~~~~~~

    关于梁美玲的丑闻,沸沸扬扬闹了四天了。

    不管是网络上,还是大街小巷,好多骂声,都是冲着梁美玲来的。

    她根本不敢出门。

    甚至,她也不敢接电话,因为大把媒体找她,想约她做专访,要回应。

    看到蓝天翔带宁倩去应酬,她气得要命,可是,她也没有那个资本去闹了去争了。

    谁让她现在登不上台面了,谁让她现在丑闻缠身了。

    “温良裕,你给我记住。你现在给我的难堪,我以后会加陪还给你的。”

    梁美玲的面容很是狰狞,她的眼神是阴沉沉的。

    ……

    孩子放寒假了,怕妈妈和珍姐看不住乐乐,也怕孩子会吵到妈妈休息,靳祈昊和姚希上班前,他们会送乐乐回靳家。

    靳家有一个大庭园,还有花园,有草地……那里也有一个游戏乐园,又有悦悦和川川陪着玩,乐乐回靳家也挺开心的。

    距离预产期还有10天,靳祈言比平时都要紧张。

    玩累了,三个小家伙都去黏着云水漾,他们要跟弟弟讲话。

    看到肚子动了,小家伙们还轻轻地摸一下。

    “水水婶婶,弟弟快出来了没有?我们想跟他玩了?我妈妈的肚子里面会不会有宝宝?”

    “乐乐,医生说弟弟还有10天就要出来跟哥哥姐姐们玩了,他也会想你们的哟!你妈妈的肚子里会不会有宝宝?唔……这个啊,你要问你爸爸。”

    “我爸爸知道吗?他很会变魔术,对不对?”

    小孩子是那么的天真可爱,云水漾笑了起来。

    突然,她却觉得肚子痛。

    “啊……老公,我……我肚子痛了,会不会是要生了?”

    云水漾皱着眉,她可怜兮兮地望着靳祈言。

    “管不得那么多了,我们先去医院。”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