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妮醒过来了。”慈祥温和的声音显得陌生又显得熟悉,诸颜奕随着声音转过头去,看见一个五十出头的妇人,一头长发用黑色塑料乌龟夹固定着,一身蓝白色的斜颈棉衣将她的文静的气息衬托了出来。

“阿婆。”诸颜奕轻轻唤了一声,没错,这个就是诸颜奕的外婆戚巧儿,前世,外婆去世的时候诸颜奕还在上大学,虽然是三流大专,但是也是个大学生。印象中,外婆对于她和诸颜俪两姐妹是非常好的,有吃的都会藏着给他们吃。即便是外公去世了,外婆都会将好吃的藏起来,外婆一生可以说的兢兢业业,在外婆身上,可以看到的是古代女子的特点,尤其是三从四德,外婆更是非常遵守,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虽然几个儿子都没有什么大出息,而且因为婆媳问题,外婆也吃了不少委屈,不过外婆从来不会跟诸颜奕的几个舅舅面红耳赤,可惜外婆过了六十五岁就得了老年痴呆症,一年比一年深,七十三岁就过去了,可以说,外婆是真正苦了一生。

后来诸颜奕和诸颜俪也经常说起,若是外婆能够活的时间长一点,也就能享福了,至少她们姐妹一定会好好孝顺她的,可惜外婆苦了一生,都没享什么福。

如今陡然看到这么年轻的外婆,诸颜奕的心中充满的喜悦,这一刻她就有了决定,这辈子,她一定要好好孝顺外婆,让外婆不要那么苦,还要让外婆享受这个世界的幸福和快乐。

“阿妮,以后可不能单独去河边玩了。”外婆将手中的碗放一旁床头柜上,然后抱起诸颜奕,给她穿上厚实一点的棉背心,然后让她继续坐进被窝:“这次你可把外婆吓坏了。”

诸颜奕想起来了,这是自己五岁时候发生的事情,当时跟邻居小朋友阿丹一起玩泥巴,玩的满手是泥巴,怕家里人责骂,就去河边洗手,只不过五岁的小孩子准力不够稳,稍微超前了一点,就掉进了河里,好在张大娘来洗衣服,一把抓起了她,不过这事情也够她吓得,据说当时还发烧发了好几天,后来长大了身体不好,这也是一个原因。

“阿婆,以后不去了。”诸颜奕笑着跟外婆撒娇。

外婆微微一笑,点点诸颜奕的鼻子:“怕你阿妈骂吧。”

诸颜奕甩甩外婆的手:“阿婆~”

“好了,阿婆在呢,放心,阿婆护着你,不过你要乖乖的先喝药才行。”外婆端起一旁一碗黑漆漆的汤药。

“好。”诸颜奕认真点头,随后一手借扶外婆的手,一手扶着碗,在外婆帮忙下,大口的将汤药喝完。

这一口气,利索的表现,倒是让外婆惊讶几分:“看来我们阿妮长大了,吃药都不闹腾了。”

“好苦啊。”诸颜奕喊道:“反正都是我喝的,我闹腾,阿婆你也不会不让我喝,我乖啊,所以我还不如主动喝。”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