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观毫不犹豫地说:“我的爸爸妈妈,对了,还有爷爷,他们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人。”

彦俊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你的女朋友就不重要吗?”

秦观惊讶道:“女朋友?呵呵,我哪来的女朋友啊。“

一听到这句话,彦俊激动地差点把茶杯里的水撒到了库裆上。

彦俊假装不相信,说道:“怎么可能呢,你貌似潘安,才华横溢,还不知多少女孩子哭着闹着要为你死呢。”

这马屁拍的,够肉麻的。

秦观压着心中的不耐烦,说道:“没有,在美国两年期间,加班加点,就为早点完成博士学位,根本没时间谈恋爱。你也知道,我父亲的案子是个冤案,我这些年所有的心思都在翻案上。父亲在含冤受屈,我怎么有心情花前月下呢。”

彦俊这人真话假话还是分得出来的。

他看着秦观略显惆怅的眼神就明白了,秦观的确是单身。

彦俊心中欢呼雀跃起来。

但彦俊随即又想,”海伦”会不会是秦观的同学?这种可能性很大。还得继续追查。

彦俊说:“你有没有合适的女性朋友?帮我介绍一下?反正以后都是兄弟,我也不怕你笑话,我是一个视觉性的动物,长的一般的女孩,我不看的,长的非常漂亮的,偶尔看看,只有那种绝色漂亮的,我才考虑交往。”

秦观笑了,你今晚找我就是这事啊,说:“怪不得你剩着呢,找我介绍对象,你可找错人了。我自己的生活圈子里,从没有同龄女孩出入过。当时在燕大,两年完成硕士课程,在马里兰,原来要求是五年的,我两年就完成了,时间实在太赶了。别说女性进入我的生活了,连男性朋友几乎都没有。”

彦俊倒也知道,马里兰大学虽然不是全美顶尖大学,但马里兰大学的犯罪学博士,在全美却是顶尖的,规定学制是五年,五年内能够按期毕业的最多只有三分之一,大多数学生需要延期毕业。想要提前两年毕业,那只是理论上的可能,马里兰历史上还没有这样的人。秦观花两年时间就拿到了博士学位,显然,付出的辛苦不是他自己轻描淡写几句话就能形容的。

套了半天,还是没线索。

彦俊原本兴奋地快要跳出来的心在下沉,似乎那个女孩离自己越来越远。。

彦俊厚着老脸说:“你母亲是不是演员?”

秦观诧异道:“不是啊,我母亲是一名教师。”

彦俊的表情一片恭敬,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这么谄媚,说道:“即使不是演员,伯母肯定也特别漂亮,从你的长相就看出来了。你们家族的基因肯定特别优秀。估计你的表姐或表妹什么的,肯定个个都长得跟电影明星似的,唉,我突然发现你长得还有点像混血儿,特别像好莱坞影星基努里维斯,秦观,你的家族里不会有欧美优秀基因吧?如果这样的话,那你的表姐表妹什么的,应该长得像MaggieQ这种类型的才对!”

彦俊这一番肉麻的,差点把秦观恶心吐了。

秦观忍着笑摇摇头道:“我们家亲戚祖祖辈辈都是中国人。而且每家只有一个孩子,都是男孩。我不知道我们家基因是不是优秀,但生男孩的基因是有的。”

天哪,同学里没有美女,亲戚里没有美女,朋友里没有美女,难道海伦是鬼吗?

彦俊急不可耐地说:“你这样可假了啊,一个男人身边,不可能一个女性朋友都没有吧?我都听说了,有个很漂亮的女孩对你很不错的,在你没报到之前,她在检察院等了你半天。”

秦观本就是绝顶聪明之人,彦俊这句话一说出口,他就明白了,彦俊今晚扯淡扯了一晚上,是在打听一个女孩子,而且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

但秦观实在想不透彦俊今晚要追查的是什么人。

秦观无奈地说:“从我高三家里就出事之后,我从此就专心学习了,真的没什么异性朋友。要说非得找一个出来,韩冰算是一个吧,是西岭一个贫困女孩,那是我爸爸以前资助的。”

彦俊兴奋了,眼睛几乎能放出光来,也不遮遮掩掩了,说道:“怎么样?韩冰长的好看吗?”

秦观掏出钱包,拿出一张照片,说,就是她。

彦俊一看,差点没昏死过去,照片上的女孩,年纪大约有十五六岁,体重看起来有一百五六十斤,脸蛋又红又黑,手里还拿着一本破破烂烂的书,笑容是挺灿烂的,可那双豆芽小眼……

彦俊看不下去了,心想,这个女孩即使整容一百次,也整不出”海伦”的一根手指啊,秦观啊秦观,你一天到晚带这样的照片在身上,是为了辟邪吗?!

秦观以为彦俊单纯的嫌女孩子难看,满脸柔情,自言自语道:“别看这个韩冰长的一般,但学习可要强了,她是他们整个县城第一个考上重点大学的学生,整个木里县都以她为荣呢。不过这孩子也苦,父亲是个残疾,母亲又是间歇性神经病,小时候不是挨饿就是挨打。唉,我回来这么久,都没跟她联系过。”

彦俊沉默了,心想,我都快要成间歇性神经病了。

套了两个多小时,终于在秦观的生命里找出一个女人来,可长得还不如金彪那个死胖子好看!

彦俊想死的心都有了。

暂时解决了彦俊的疑问,轮到秦观发问了。

秦观看着彦俊,试探性地问道:“师兄,档案室里有什么机密吗?为什么有些东西是不能碰的?碰了又怎样?”

彦俊心灰意冷,说道:“你都懂的,别为了翻案把自己拖下水,到时一老一少都成了阶下囚的话,成何体统啊!”

……

回到家里,彦俊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

海伦啊海伦,我的亲亲可爱小海伦,你到底在哪里啊?

正当彦俊沮丧地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时候,随机播放的电脑音乐里响起了一首歌——巫启贤的《不怕等》

仰望天际巍然云层脚步走得更兴奋

距离不会再让感情有疑问

啊……不要自由愿为你受困

啊……风里都是想念的气氛

……

不怕疼不怕等不怕离分

我用爱牵着你过完今生

隔着海阁这天也要向你飞奔

不怕疼不怕等不怕天冷

一个人更明白爱的多深

……

这旋律,真是舒畅透顶,这感情,真的他妈执着澎湃!这世上怎么还有这么好的歌!彦俊反反复复听了十几遍,越听越投入。

正在这时,文玉馨再次不敲门就推门而入,彦俊赶忙拉上被子盖住身体,警觉地问道:“你要干嘛?”

文玉馨刚洗完澡,此时只裹了一件薄薄的浴巾,把原本就凹凸有致的身体勾勒的格外惹火。

文玉馨笑盈盈地说道:“你看我穿成这个样子像是干嘛的?”

彦俊说道:“我加班一个星期,身体有点虚弱,没功夫跟你那……那啥!”

喜欢官途之春色满园请大家收藏:(www.ax999.org)官途之春色满园爱心999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