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山村人,我们村里最美的女人是个疯女人。

她老公是个英雄,当年山里泥石流,是她老公率先发现让大家跑的,可他自己却为了救一位腿脚不方便的老人,被泥石流吞没了。

从那以后女人就疯了,她永远记得那天大暴雨,每天都抱着雨伞去老公死去的地方等着,想接老公回家。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刚开始大家还对她好,心疼她没吃没喝,总送点饭汤之类的给她填肚子,她也总是傻笑着说谢谢。

可每个地方都有人渣。

村里几个老光棍,看疯女人长得很美,又前凸后翘的,就会带着吃的去找她,还会问她想不想吃饼,想就让人抱一下。

疯女人嘴馋,又什么也不懂,就会让人抱一下,可她吃什么都要留一半,小心翼翼藏着。别人问她为什么,她就说要留着给老公吃,怕老公饿肚子。

我们村很保守,这些事儿传出去了,妇女们都不愿意帮衬疯女人了,觉得她不知廉耻,非但自己不送饭给疯女人了,怕自家男人被勾引了,还不让男人们去送。

这就使得疯女人总是饿肚子,那些老光棍就更过分,从刚开始的要求抱一下,变成要求亲一下摸一下。

每当他们想这样做的时候,疯女人都会傻笑着推开,说不可以,她是有老公的。

因为疯女人不让亲不让摸,老光棍们也怕她把事情闹大,就渐渐不搭理她了。

即便如此,她也成了村里人见人嫌的婊子,可我总觉得错的是村里人。

她做错了什么?她只想填饱肚子,只想等老公回家。

每当村里的八婆们背后议论她,我都会想……谁还记得她老公是个英雄?

我觉得她可怜,总是给她送吃的,我是走读生,爸妈每天都会给我饭钱,我就自己吃得差一点,买点馒头或者米面,给那疯女人吃。

时间久了,也许是因为只有我不求回报,疯女人跟我熟了,总和我玩得很好。

甚至有时候下雨了,她会只身一人,从村里走到镇上的高中接我放学。因为她知道我们高中是走读的,她怕我淋着雨!

可不久却传出了谣言,小伙伴们都说我和疯女人有一腿,坏孩子的嘴巴总是很脏。

每当疯女人来接我,他们都会指着雨中可怜兮兮的疯女人大笑,说你老婆来接你了。

我对此特别难受,好几次让疯女人别来接我。

但她根本没听进去,一接就是三年,也让我在高中里被耻笑了三年!

每次接我放学,她都会把怀里吃一半的东西递给我,那分明是给老公留的,却变成给我留的了。

我老是告诉她我不吃,一些小伙伴知道她喜欢给老公留东西,看见这一幕了,就会讥笑我是疯女人的老公。

疯女人还不知羞,还会牵着我手,说我是她的小老公。

我本心做好事,却就这样被羞辱了三年!

直到高三刮台风,学校上了半天课就宣布停课,大家顶着大风大雨跑出教室,疯女人又来接我了。

她那伞都破了,在雨中被淋湿了,怕我被淋着,跑过来傻兮兮地把破雨伞递给我,小伙伴们哄堂大笑,说疯老婆来接小老公了。

她还觉得很开心,还傻笑着叫我小老公!

我气得不轻,因为这天我暗恋的女生也在,我一把推倒了疯女人,让她滚得远远的!

我说她不要脸!对不起她老公!她老公是个英雄,她却在这儿给老公丢人,怎么不去死算了!

我说的都是气话,可我的心里真的好难受!

那是她第一次不再对我笑了,她跌倒在地,满脸害怕地看着我,最后发抖地爬起身,却还是把破雨伞塞进我的手里,害怕地跑了。

等她跑了,我和喜欢的女孩解释这一切,可人家根本就不听,她说以前还挺喜欢我的,结果现在才发现我和疯子谈恋爱,特别丢人!

我又羞又恼,捧着破伞在雨中一边走一边哭,因为我受了好多屈辱!

可当来到山脚路口,我却见到疯女人还在寒风中等着我。

她自己还瑟瑟发抖,见我都淋湿了,还傻傻地凑上来抱我,问我冷不冷。

雨太大了,把她的衣服都淋透了,在我眼前若隐若现的。她真的好美,比我喜欢的女孩好看多了。我想起喜欢的女孩拒绝了我,心里就都是气,直接抱住了她。

刚开始疯女人以为我冷,还傻乎乎地掀开衣服要给我穿,可当我吻她的时候,一切都变了!

疯女人在我怀里啊啊叫,说她是老公的,我恶狠狠地说我不就是你老公吗,你不是老叫我小老公吗!

我克制不住心里的怒火,直接把她拖进了旁边的小树林里,当看着她像孩子一样号啕大哭,我心里还是充满了愧疚和害怕。

回去之后,我原谅不了自己的「恶行」,我不断地告诉自己,下次下雨的时候,她如果还来接我,我一见面就和疯女人道歉,我特意存了钱,想带她去吃顿好的。

可我没能来得及和她道歉!

第二次雨天,疯女人在山里出事了。下雨山路滑,她没能踩稳,从山坡滑下去了,被人发现的时候已经死了!

我都不知道她究竟是来接我,还是在山里闲逛,我永远不知道她是否原谅了我!

我回去的时候没看见疯女人还觉得疑惑,以为她找地方躲台风天去了。

她的尸体被带回了村,我看到了她的尸体,遍体鳞伤,让我跑回家大哭起来。

我好恨我自己,我连道歉的机会都没有了!

疯女人家里已经没有人了,这时候村里人们终于想起了她丈夫的好,各家各户都出了点钱,打算把疯女人给葬了。但因为钱不多,大家就买了一副新棺材,打算直接和她的丈夫葬在一起。

没有人愿意给疯女人抬棺,这种事一般是后辈来做,只能多给点钱,让村里几个老光棍来抬,我却自告奋勇要抬棺。

我妈得知我的想法特别生气,一家人都质问我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去给那疯女人抬棺。

我哭着告诉他们,这是我应该做的,把我和疯女人的事儿全都说了。

他们听过之后,母亲大骂我是人渣,养出了一个败类!我爸告诉我要为此赎罪,让我去捧遗照。

村里有习俗,横死的人是不能大办丧礼的。我们要在半夜 23 点-1 点,也就是子时的时候抬棺,再把疯女人给葬了,村里叫作送鬼棺。

这送鬼棺有学问,不能发出声音,不能哭,就安安静静把棺材给葬了。唯一能发出动静的是唢呐,但不能敲锣打鼓。

深更半夜,村里家家户户的门窗都锁死了,我捧着疯女人的遗照,前边是吹唢呐地捧着纸钱在撒,我跟在后面,再往后是两个抬棺材的。

吹唢呐的不吹音乐,而是偶尔吹一声,为的是告诉前面巷子里的路人,送鬼棺的来了,让活人及时回避。

我们出了村子,再过一条小溪,就能到她丈夫的坟前。

小溪很小也很浅,大家踩在上边都习惯了,只有外地人要注意点。

今晚月色很黑,四周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我捧着遗照,按以往的经验去走。

可不知为何,我忽然一脚踩空了。

今晚的月色很黑,我踩空之后就直接一个踉跄,本以为自己能站稳,可好像有什么东西用力扯了我的脚腕一下!

我立即摔倒了,疼得厉害却不敢惨叫出声,因为送鬼棺是不能有声音的,否则会惊扰了死者。

她生前过得不好,至少她死后,我想让她安息!

我面朝着地上摔倒,脸埋在了小溪了,呛了好几口水。

可这个时候,那脚腕又被用力地拖着,我整个人竟然在小溪里边滑行,旁边那些人一看吓坏了,连忙轻轻放下了棺材,一声不吭地过来把我扯起。

好不容易将我扯起,我吐了几口水,那吹唢呐的拿出手电筒往我身上照,他压低声音问我有没有事,我说脚踝好像给什么东西扯了。

他就用手电筒照我的脚踝,可就是这么一照,大家却慌了,我也看呆了。

我的脚踝上,竟然有个漆黑的爪印!

那像人的手,可却非常扭曲,将我的整个脚踝给抓住,爪子印十分明显。

吹唢呐的是村里同族长辈,当初就是他发现了疯女人的尸体。他看见我的爪印,立即满脸严肃,让我不要再去了,说死者对我不满,再走下去要出事!

我的心崩了。

我不是害怕,而是万万没想到,她连抬遗照的权利都不给我!

她不可能再原谅我了,她恨我!

遗照被老人收走,我也被赶回了家,我一个大老爷们,又没忍住哭了,那是我对她深深的愧疚!

家里人见我这么快就回来,都纷纷问我怎么回事,我就把事情说了。

爸妈一听吓坏了,连忙看我的脚踝,但他们又看不懂,只觉得害怕。我爸担心我的安全,我爸就连夜骑三轮车出去,请了专门做丧的高人过来。

高人来了以后,问我们是不是要丧葬,爸妈就把事情和他说了。

他听过以后要看我的脚踝,等看见了爪印,他说这是鬼爪印,还说我被厉鬼给盯上了!

一家人都吓坏了,连忙请高人帮忙,他却怎么也不肯帮,还说自己平时就管喜丧,这种事儿他不管。

高人告诉我们,这还仅仅只是开始,等那女人头七回魂的那天,就是要取我命的时候!因为她憎恨我,恨不能杀了我陪她上路!

所谓的高人,是真的害怕这件事情,无论我爸怎么出价求他帮忙,他都不肯帮忙,最后更是连夜走了。他还和我们说,如果我不想死就跑,跑得越远越好,但逃得过初一逃不过十五,迟早还是会被找到,而且还会连累了在本地的亲人!

我妈气坏了,高人走的时候已经天亮,她气得来到疯女人的坟前又哭又骂,说儿子待她不薄,只是闹了一次矛盾,不要把人逼死了。

但骂有什么用呢?

爸妈买了很多东西回家,菩萨像、佛祖像、三清像,各种神仙的雕像都往家里放,还给我买了有佛像的项链和手链。

我们没打算跑,因为人家说得很清楚了,逃也迟早会被找到,还要连累亲人,我们做不出那种事。

这几天的时间,我都过得浑浑噩噩,脑海里全都是疯女人被我推倒在地怒骂的回忆。

她的悲伤和惊恐,我这辈子都忘不掉。

疯女人死后的头七那天,都说头七回魂,大家觉得疯女人平时没有家,都是吃百家饭的,很可能会去任何人的家里。

所以那天晚上,大家都在门口摆了一碗白米饭,但是没有开门,意思就是请吃了饭就走,不要进门。

不知为何,晚上狗叫特别频繁。

这种小山村的狗,晚上其实是不喜欢叫的,因为小山村太偏远了,根本就没有什么外人会来。而村子又小,都熟得很,狗是不爱叫的。

可就是这一晚,村里的狗都叫得极其激烈,时不时还会有狗窜进狗屋里,发出呜呜类似于求饶的声音。

我站在楼上的房间,从窗户往下看,狗群在村子里奔跑着,仿佛后面有什么东西在追赶他们,叫得极其激烈,逃的时候偶尔会停下来往后看,就仿佛他们背后有人盯着,看一会儿后又继续逃。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