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莫德厌恶人鱼的味道,就像是人鱼厌恶龙一样,

    姬拉被他压着洗了一次澡,然后重新换上了新衣服。

    毫无人权,只能被这个变态摆弄。

    姬拉每次都在想,要不要反抗一下,生气一次,

    不然,这两个变态总觉得她好欺负。

    “阿斯莫德,你觉不觉得......你这样的行为,有点过了?”

    姬拉转头,戳了戳他硬邦邦的脸,很认真,

    “我觉得,你不该总是和克罗赛尔打架。”

    阿斯莫德将她的脸摆正,继续帮她梳理长发,

    他的脸色恢复了冷淡平静的模样,似乎什么东西,都无法掀起他情绪的变化,

    “姬拉,”他淡淡道,

    “你是在为了他,而在对我指责么?”

    “......我——”姬拉顿时语塞,“我没有这个意思,阿斯莫德。”

    “我只是想说——”

    想说你们不要再打来打去的了。

    手心手背都是肉,打伤了,她两个都心疼。

    “想说什么?”他缓缓地放下梳子,眉目平静。

    姬拉沉默了一下,摆手,“算了,没什么。”

    “总之,你别多想就行了。”

    阿斯莫德有些嘲讽,“我能想什么呢?”

    “想着你总是为了他,而不听我的话?”

    “姬拉小姐,承认吧,你总是更在意他。”

    “我只是一条令人讨厌的龙罢了,你心里很反感我,反感我把你从他身边带走,对么?”

    “或许我消失了,你和他就能相守在一起了。”

    龙的嫉妒心并不比人鱼的弱,甚至更强,

    生性残暴的龙在所属权的问题上极为地强势,半分都容忍不得,

    尤其是——龙,格外爱记仇。

    所以,他满口的冷嘲热讽中,全是发酸的味道,

    酸得整个洞穴都是,就像是大醋桶彻底打翻了一样。

    姬拉:“......”

    mad,这日子真的没法过了。

    同一个灵魂,分裂成两个人,

    相互看不对眼,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克罗赛尔认为她更喜欢阿斯莫德,

    阿斯莫德则认为她更喜欢克罗赛尔,

    她每日沉浸在两个大醋桶子里,来回转,

    哄好了一个,另外一个就会开始生气,

    偏偏这两个变态,一个比一个心眼小,一个比一个爱记仇,

    简直......

    “阿斯莫德,我觉得我需要认真考虑一下我们三个人的关系了。”

    她按着眉穴,道,

    “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

    她感觉自己现在就是个渣女,左拥一个,右抱一个,

    明明就是同一个人,但是她现在就像是在劈腿一样。

    这么些年,

    她还是怎么都搞不明白,为什么九歌的灵魂会突然分裂。

    灵魂分裂成两个极端,互不相容,极度排斥,

    她选择谁都感觉不对,只能像是个夹心糖一样夹在中间。

    “亲爱的阿斯莫德,我想我需要冷静冷静。”

    “也许你该给我一些时间,让我整理一下这混乱的关系,好不好?”

    阿斯莫德平静看她,

    “姬拉小姐,你确定你只是想冷静,而不是想逃跑?”

    姬拉无奈:“......你在我身上下了神谕,我跑去哪里你都知道,我能怎么逃跑?”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