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和他第一次认识时,她向他认真地自我介绍道:

「我叫达拉崩巴斑得贝迪卜多比鲁翁。」

后来他们在一起了,她让他回忆当时她说的话。

「吧啦吧啦滴滴嘎嘎?」

第一章、开始

往八楼会议室走过去的路上,路过中央办公区,周围不乏好事者看着叶云岑窃窃私语。

八楼会议室是总监的私人会议室,一般来说除非有审计或者私密决策这种要紧事不会启用,丁恬恬在几分钟前看着赵钦泰面色不善地走进会议室,心里也是捏了把汗。

叶云岑推开会议室的门,长长的会议桌那头就是赵钦泰脸上遮掩不住的责备神色。

叶云岑拉开椅子在他对面坐下,「赵总,有什么事要在这里谈吗?」

赵钦泰把手里的几页文件摔在她面前:「Rays 这个项目对我们分区有多重要你不是不知道,现在我们这边还没出宣发策划案倒是先流出去了。」

丁恬恬正好进门送了两杯咖啡,赵钦泰显然对此刻他人的出现感到不悦,「出去把门带好。」丁恬恬讪讪地说了句「好的」,然后赶紧跑路。

叶云岑翻开散落的 A4 纸,确实是她最开始在 Rays 计划权限交给她时她带着手下的部门作出的草拟结果,当时所有初定的资料片都清清楚楚地被人用邮件整理发送出来了。

Rays 是公司和对家公司打擂台专门出的一款对标奢侈品牌,事关公司未来整个季度的产品线规划。总部把这个任务交给他们分区,如果敲定他们溪地分区就能直升总部专属区,赵钦泰把 Rays 交给她更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叶云岑将泄露出去的计划书复印件看过,然后还顺便整理工整了放在面前。

喝了一口咖啡,她微笑:「赵总您放心,这不会影响到我们的工作进程。」

看着叶云岑镇定的样子,赵钦泰的脸色也舒展了些,自己面前的这个女孩,从三年前跟自己时开始能力就不逊于其他老油条,这些年自己顺风顺水背后也有她不少功劳,他语重心长地开口:「Rays 交给你就是我对你最大的信任了,这么多年了你做事我放心,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去忙吧。」

叶云岑点头准备起身,赵钦泰又幽幽地传来一句:「秀于林之木,必然为人忌惮,从某些层面来说,敌意也不是坏事。」

叶云岑见赵钦泰又恢复了之前的老家长模样,气氛也和缓了下来,笑笑,将复印件拿在手里:「这个我就带走啦。」

她推门下楼,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砰」的一声,在门口的丁恬恬跌倒在她面前,连带她手里的文件夹也摔了一地,她把丁恬恬拉起来,好笑地开口:「干吗啊,在我这碰瓷呀。」

丁恬恬不甚在意地吐吐舌头,借着她的力站了起来,然后轻车熟路地挽住她的胳膊:「云岑姐,我是担心你好吧,刚刚我冒着生命的危险冲进去想要拯救你,可惜关键词才听两句就被大老虎一个眼神吓跑了。」

当初丁恬恬来公司面试复试的时候她应聘的那个岗位已经被预订好了,但是因为对她印象不错,叶云岑想到赵钦泰正好有个助理马上要休产假了,所以留下了她,又恰巧原来的助理休假结束没多久就因为家里的事请辞了,本来只是暂时替岗,阴差阳错地丁恬恬就成了赵钦泰的正式助理。

一个没什么工作经验的毕业生刚进职场就来到这种大公司,甚至还成了总经理助理,这在履历里无疑是极好看的一笔,加上赵钦泰就是叶云岑的直属领导,所以叶云岑在她入职之后多少对她也有些关照。

虽然对叶云岑来说是举手之劳,但对丁恬恬来说也算恩重如山了,所以除了当赵钦泰的助理以外,她还自愿兼职了叶云岑的小忠犬一职。

叶云岑看着丁恬恬粉色眼影上的亮片跟着她说话的神情在那里亮晶晶地闪着,明明自己也没比她大两岁,但感觉她身上那种自己没有的青春气息就是显得格外让人愉悦。

叶云岑帮着她一起捡起地下的文件袋,还顺便读了读:「【哦,这男人该死的甜美】【女人香背后的秘密】,这都是些啥?」

丁恬恬不好意思地摆摆手:「应该是隔壁文案那边的鸡汤资料吧,我这不是急着过来找你嘛,随手抓点东西拿着显得不引人注目,」然后压低声音,「云岑姐,我听见 Rays 泄露的事情了,这肯定不是你做的呀,你怎么不让赵总帮你查是谁在背后捣鬼?」

「当然不是我,但是我的案子出了纰漏那就是我的过失,这个时候说别的就是在推卸责任,」叶云岑又把手里的资料确认了一遍,心中已然有了思路,安抚地对丁恬恬开口:「你先去忙吧,放心,我能处理。」

「好吧,云岑姐你有什么需要我协助的随时给我信息哦。」

「对了恬恬,我记得你美工作图水平还不错的对吧?」

得到肯定回复的叶云岑点点头,翻看着手里的资料给保卫处那边发了条信息。

这份资料的格式是密令,只有用密令才不能从公网查到 IP 地址,但是密令只有本区至少副经理以上的人才可以使用,捣鬼人为了安全实际也给她缩小了范围。

凡事先有动机才能成事,在自己级别之上的如果想要毁了这个案子就不会用泄密这种傻瓜办法了,与其内网泄密不如直接把资料给对家公司,所以办这个事的人束手束脚,很明显是冲着她来的。

私仇,这就太明显了。

李亦桃。

当初自己和她几乎是同时进的华黛,同级竞争的时候每次竞聘自己都压她一头,现在三年过去了,自己是运营部的总监,她处处争先也只在部门副经理的位子上。

现在李亦桃的团队带了两个新的实习生,部分成绩还算优秀。马上三月份的部门竞聘就要到了。

这个时候,如果自己在 Rays 上出了这样的大错,那就是她钻空子的时候了,叶云岑从位子站起来,往保卫科那边走。

密令发送时间是昨天晚上,云岑在监控网络上查看着昨晚的网络,不出所料,时间发送点半小时前后的监控停工了。

「对不起叶总监,昨天公司年会提早下班,所以监控出了故障我们这边也没有收到消息。」

保卫科的小苗并不知道总监突然临时过来看监控是有什么事,有些局促地在一旁道歉。

意料之中的事,叶云岑摆摆手,温和地开口:「昨天是特殊情况,不过电工安全还是要注意的,把记录往前调。」

见总监没有追责的意思,苗队长赶紧点头称是,然后帮她把监控往前天的下班时间后调。

从保卫科出来,叶云岑对着送自己出来的小苗开口:「我今天过来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麻烦你了小苗。」

小苗也是机灵人,知道她的意思是她来这里看监控的事情不用告诉别人,他点点头:「我们这边会加强值班工作的。」

「辛苦,也要劳逸结合。」叶云岑往电梯下走,边走边在手机上发消息。

没过多久,手机传来消息的震动声,她看了一眼,手机连接上了打印机,然后往外线那边打了个电话:「钱秘书,帮我叫个人过来......」

下午四点,外头的阳光已经渐渐散去傲气,叶云岑透过窗子四周的金属装饰轻轻涂抹口红,淡淡的日光下,口红的颜色也显得格外鲜艳。

门口的敲门声响了两声,她听着推门的声音将百叶窗拉了大半下来,屋子里瞬时暗了大半。

「叶总监。」来人看着叶云岑站在窗前,转身的那一瞬间光影交融之下,面前的这张脸竟然好看得她一个女生都忍不住愣了愣。

叶云岑在椅子上坐下,看着面前这个穿着简单衬衫和牛仔裤的女孩子,没有给出什么表情:「你被李经理调去策划部也有几个月了,工作上有遇到什么问题吗?」

「虽然我还有许多不足,但同事们都很关照新人,所以我适应得还不错。」面前的女孩子就是李亦桃团队里新来的两个实习生之一,陈橙听着她的问话,小心翼翼地回答。

「适应到这种程度吗?」叶云岑把泄露的 Rays 复印件在她面前摔下,动作和赵钦泰对自己的如出一辙,只不过自己的态度生硬许多。

陈橙被突然摔到自己面前的纸张吓了一跳,室内没有开灯,但是她透过百叶窗剩下的光线也看到了纸张的内容:「叶总监,这是?」

虽然是疑问的语气,但是在这室内刻意营造的昏暗光线下她显然十分不安,叶云岑看着她拽着衣角的手,开口:「做得很漂亮,一年只有年会的时候监控室没有值班室把手。」

她将打印出来的监控截图放在陈橙面前:「李亦桃指导你偷偷关掉监控电阀的时候,没有告诉你右机箱有备用电阀吗?」

陈橙看着自己的身影在监控下暴露无遗,拿着纸张的手微微发抖,可是一时间无法开口。

叶云岑看着她:「你说,她究竟是不知道呢,还是不想让你知道呢?」她看着陈橙发抖的手指,轻启红唇:「你这是在犯罪,小姑娘。Rays 的产品线估值两亿,我联系法务部控告你以后,你打算怎么赔偿?」

陈橙到底还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姑娘,在这最后一把火的攻势下,终于缴械投降,捂着脸哭了起来:「叶总监,求求你不要告我……」

叶云岑走了过去,将身子已经弯下大半陈橙扶了起来,将办公桌前的椅子拉开示意她坐下。

在她抽抽噎噎里叶云岑拍了拍她的肩,将灯打开,顺便把散落的复印件和监控图收整了起来,放柔了声音:「我相信做这样的事不是你想做的,但是你要把事情的背后告诉我,我才可以帮你,对吗。」

屋内的明亮回归,陈橙抽抽搭搭地开口:「是李经理把这个材料交给我的,她给了我一个文件夹,让我偷偷地发出去,年会那天监控室没人值班,她交代我去楼道偷偷关掉监控,再用秘书室的那台机子把这个发给总部就可以了,我不知道内容是什么……」

「李经理是?」

陈橙愣了一下:「李亦桃李经理啊,」然后又继续说道:「李经理说,我们两个实习员工只能留一个,发了这份文件我就可以成为正式员工,我想着是发去总部的,就没有想那么多,真的不知道会是这么严重的东西……」

叶云岑将抽纸递给她:「我相信你,小陈,这阵子听说李经理对你多有照料,上个月就听说她有意要栽培你。」

「这件事就是上个月她跟我交代的,她说如果我不答应她人事部的陈姐就会找个理由开了我,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所以一时鬼迷心窍……」

「她交代你的事情,可是做的人是你,监控拍下来的是你,计划泄露要问责的是我,她拿你当枪使,最后她坐收渔翁之利。」叶云岑发表总结感言。

「对不起叶总监,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帮帮我可以吗,不要告我,我可以辞职,或者我把真相说出来,我才毕业如果就出了这种事,我这辈子就毁了……」

其实叶云岑很想吐槽如果不是她对 Rays 早另有准备的话可,能自己的职业生涯就被她的愚蠢毁了,但是现在显然不是打嘴炮的时候。

所以她仍然一脸柔和:「好了别害怕,你的事我会帮你压下去,至于你说的告发她,没有证据,单凭你说也动摇不到她什么,你也不用辞职,接下来,你照着我说的去做……」

几分钟之后事情谈完了,陈橙还是有些瑟缩,叶云岑开口宽慰她:「年轻人才进入职场多多少少会犯些错误,这件事我会帮你处理好。」

陈橙之前从未正式认识过这位总监,印象里是个大美人,除此之外就是听着自己的上司说过许多这个女人的桃色后台,听说她靠见不得光的手段年纪轻轻就爬到这个位置,在今天之前自己确实是戴着有色眼镜看待她的,但没想到其实竟然是个这么和善大度的人。

自己被人利用做了损害她的事,她反而大度地原谅了她甚至帮助她,看着叶云岑温和的表情陈橙心里又是愧疚又是羞惭,鞠了躬连连说了好几句感谢和歉意的言辞才离开。

办公室的门被带上发出轻轻的金属闭合的声音,叶云岑把袖子里的录音笔放在了带锁的抽屉里。

看着监控室截图复印件下有些不是十分规整的日期时间,她将目光收了回来,把监控室的截图放进碎纸机里,重新回到窗前。

百叶窗被卷回到最顶端,光线映衬出一个有些萧索的背影。

资料泄露的事情就这样静默地解决了,Rays 彩妆线的计划书已经正式递交给了总部。

这件事本来也没几个人知道,只有丁恬恬在午休时间神秘地跑过来找她:「云岑姐,不是方案泄漏了吗,怎么 Rays 没有叫停啊?」

叶云岑心情不错,把桌上电脑关了机,冲她说:「你有没有听过一个鸡汤,叫作人生永远要有 plan B?」

丁恬恬表示自己秒懂:「所以就是说,你们实现已经准备好了另一套方案以备不时之需,对吗?」

「也不算是,Rays 本来就是我们这边这季度的全部工作任务,所以当时在敲定的时候就拟定了好几套方案最后才定的稿,所以提前泄漏出去的方案其实是我们这边最早的一套废弃稿。」

这也是她在后面套话陈橙的时候还那么有耐心的底气所在,因为从一开始他就知道这个事情对她没有影响,如果 Rays 项目真的因为谁犯蠢被叫停问责的话,那她肯定就没有兴趣扮演温柔的大灰狼了。

不对,应该是,温柔的狼外婆。

丁恬恬若有所思,突然想到什么,神秘兮兮地靠近她:「云岑姐,昨天你让我 p 的那个监控截图,是为了栽赃嫁祸吗,」然后做作地用胳膊抱住自己:「这个天大的秘密都被我知道了,求大人留小的一命,小的一定为大人鞠躬尽瘁肝脑涂地!」

「文艺点来说,这叫抛砖引玉。」其实她只是诈一下陈橙,其实并没有什么监控备份,只是她想如果要赶在年会的时候去把监控关掉,肯定是要提前踩点的,所以她让一直倒了好几天的画面才拍到陈橙在电工阀门那边徘徊的背影。

其实如果光是这个截图漏洞还是很多的,只是当时情急之下那个小姑娘也思考不了那么多了,加上自己这边胡萝卜加大棒的,她不一五一十交代才难。

叶云岑把沙发上的外套拿起来:「好啦,正好是饭店,我请小 p 图师吃个饭去吧。」

一般来说,公司建在商圈的好处就是不仅交通发达,好吃好玩的过去也比较方便,不过唯一的缺点就是贵,但这显然是老板的缺点,与员工无关,所以衡量一个公司的实力偶尔也可以用公司地点来当作一项参考值。

因为华黛溪地主要就是做彩妆和奢侈品箱包这条线的,所以为了照顾卖场同时能掌握第一手消费资讯,公司楼下就是商场,所以平时觅食开小灶之类的也是方便得不行。

电梯下到卖场三楼,出来的时候叶云岑已经把外套套上了,鹅黄色的大衣衬得她气色极好。

叶云岑带着丁恬恬往一家装修精致的巴洛克风的意大利餐厅走进去,可能是工作日的原因,平常这家生意很好的店也不用预约和等位。

两人坐下,丁恬恬拿着菜单看了看周围的人悄悄吐槽:「讲道理,我不太能理解大冬天的,她们穿这么点出去不会冷吗?」

叶云岑看着菜单接话:「讲道理,我不太能理解一家意大利餐厅的招牌菜是毛血旺,这样真的大丈夫吗?」

可能是她们这边的吐槽能量聚集了,所以召唤来了人工服务,侍者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因为听说我们老板对这道菜情有独钟,所以……不过我们这里菜都很不错的。」

叶云岑笑笑,好像除了毛血旺其他的菜画风就比较统一了,她们点好菜之后就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主要是她闲着,然后丁恬恬自己聊着。

这里装饰风格她还是挺喜欢的,彩色玻璃配上暗暗的光线让人情绪能放松下来,正当她准备神游天际的时候,被恬恬叫醒了。

「姐你快看,那个男生好帅啊!」丁恬恬热情地跟她安利。叶云岑顺着她挤眉弄眼的方向看过去,她们位子的斜后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坐下了一个男生,穿着白色的外套,额前的碎发显然是精心打理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她们这边的目光太赤裸,那个男生也配合地抬起头向她们这边看过来,还顺便绽放了一个干净阳光的笑容。

达成成就【对视】。

解锁奖励【帅哥笑容一枚】。

以上皆在小剧场中,实际上叶云岑多年的职场经验就让她下意识地在帅哥看过来的时候就挺直了背脊,也回应了一个礼貌的微笑才不动声色转移回来。

倒是对面的恬恬忍不住了:「行了姐,你刚刚那个表情,真的是……」

「诱人?心动?秀色可餐?」

「不是,你给我几秒钟我组织下语言哈,」丁恬恬一脸认真,「大概就是三分做作透出的一分刻意,两分淡定里面带着三分绿茶的这种感觉,你自行体会下。」

「那还有一分呢?」

恬恬扶额:「姐,这种自黑的话题咱就不要这么严谨了吧。」

「那不行,我得告诉你正确答案,」叶云岑喝了口气泡

「还有一分被我在马路边捡到然后交给警察叔叔了。」

「……」行吧。

这边聊着,服务员已经把菜都上齐了,丁恬恬颇有几分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样子,一边用叉子叉来叉去,一边头止不住地想要偷瞄那个帅哥,但是他是在斜后方的位置,而她的位置正好是背对着他的。

叶云岑看着丁恬恬以一种诡异的坐姿时不时地梗一下脖子,发表点评:「你这样看上去有种患了面瘫仍然坚强做着瑜伽的感觉,还蛮励志的。」

再在午餐时间观看这种残障少女的励志表演节目,叶云岑觉得自己真的会忍不住去给她的盘子里放点硬币,所以把手里餐具放下:「我去洗手间,你自己跟我对换位置吧。」

丁恬恬被她的贴心所感动:「大人果然体贴小的,小的刚刚怎么说来的,愿为您鞠躬尽瘁肝脑涂地!」

「肝脑涂地有点重口味了,你先黄油涂面包吧,黄油放在你那里,我懒得去拿。」

叶云岑说完就转身奔向洗手间,留下丁恬恬在原地思索为什么普通的一句话总是被云岑姐说得这么有冷笑话的感觉,但管他呢,马上就利索地跟她对换位置用来观赏美色。

叶云岑从洗手间出来就要走到位子的时候,突然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一个小孩子,防止撞到小朋友她只能下意识地闪躲,白衣帅哥正好迎着走过来没有预料到她突然的走位,撞到了她的肩膀。

其实也只是一点轻微的碰撞,白衣帅哥却很认真地扶住她:「抱歉,你没事吧?」写了张纸条放在她们桌上:「如果后面身体有问题可以联系我。」

「放心,我不是钙片做的。」这程度轻轻碰一下还能有个后遗症的话,这人生也该宣告结束了,叶云岑表示自己的身体质量受到了侮辱。

叶云岑显然没有给出要继续对话的意思,白衣帅哥似乎想说什么又停住了,对她们笑笑:「我还有事先走了,再见。」

都是陌生顾客,这样郑重的道别反而让人觉得多余了,倒是丁恬恬配合地摆手说着再见再见。

然后丁恬恬意犹未尽地开口:「姐,他是不是喜欢你这种类型的。」

叶云岑戳了一块面包,用眼神示意她:「他应该是更喜欢那种类型的。」

丁恬恬回头,就看见那个白色帅哥奔向的地点是一个中年女人,中年女人冲着他笑得十分投入,还向他释放了摸头杀技能。

那边两人和谐地走了出去,这头的丁恬恬少女梦碎了一地,发出了哀号:「我鲜嫩多汁的美少年就这样被荼毒了。」

叶云岑反而很冷静:「富婆谁不喜欢,他只是年纪轻轻地就懂得了人生的奥义,少奋斗二十年他不香吗。」

「不过真的好看啊,刚刚你去洗手间的时候,我用余光和他对视了二百五十次,」丁恬恬突然想起了刚刚他写下来的纸条:「你看,这是他的电话,不,我回想了一下,他绝对是对你有意思,虽然割爱很难,但如果是你的话我还是很乐见其成的。」

「你记得他给纸条的时候说的是什么吗,」叶云岑决定打碎少女心,「他说,身体不舒服要找他哦,这么强有力的暗示你还没懂吗。」

丁恬恬被说服了,「对哦,而且他说今天有事,意思是要去陪刚刚那个富婆,以后可以联系他。」

「对头。」叶云岑对她的领悟力表示认可。

「真是日风世下,道德沦丧!」丁恬恬作势扔掉纸条的手又收了回来,默默地塞进小口袋:「等我有钱了我就打电话给他,买断他,不是为了别的,就是为了拯救误入歧途的美少年让他们培养出正确的三观而已。」

「对,丁富婆古道热肠,」叶云岑也被她逗笑了:「先把口水擦擦好吗。」

她们这边吃完饭也准备离开了,叶云岑起身的时候感觉踩到了什么东西,低下头,一个钱包静静地躺在过道上。

叶云岑捡了起来,浅棕色的皮质钱包,包边是很特殊的走线,她们本身就是做时尚行业的,不用打开就知道这钱包不是次等货。

丁恬恬粗神经以为是叶云岑自己的钱包掉了,也没在意这一茬,先出门去买饮料了。

叶云岑到结账柜台先把包递给前台,「这是刚刚别的顾客落下来的。」

前台的两个姑娘气质干练却没有直接接过来,然后刚才的服务生走了过来:「抱歉,我们这边接收不了别的顾客留下的物品呢,不如您留下您的联系方式,如果有人打电话来我们让人联系您可以吗?」

……骗鬼呢,哪家店还有这样的处理条款,叶云岑无力吐槽,「那你们这里有监控摄像头吗?」

「啊,有的,您可以放心。」服务员一时没有跟上她的思维。

「ok。」然后她在柜台旁抽了托盘把钱包放在上菜的托盘中,给了钱包 c 位以确保每个摄像头都能保钱包清白无忧,然后就以这拉风的姿势把钱包放回了原来的地上。

服务员:……

钱包:……

某位纯真的顾客:「喂,这是新菜吗,给我也来一个。」

事出反常必有妖,在众人的沉默下叶云岑迅速放下钱包溜出门。

几秒过后,又幽幽地从门外走回前台,一脸淡定:「哦,忘记结账了。」

……所以她究竟是怎么做到一脸淡定的,前台妹妹一边递给她账单一边递给她崇敬的眼神。

作为一个久经沙场的当代合格女青年,这种最基础的表情管理她叶云岑还是不在话下的,结完账之后出门丁恬恬还没回来,估计又是去排队买什么网红奶茶去了,她就走去电梯口那里等她。

她们来得早,现在商场里人比她们才来的时候要多一些了。

叶云岑往里面走了几步,有一个景观区,她坐在了一个月亮状的长椅上,人坐上以后长椅周围的彩灯会亮起来,突如其来的玛丽苏光环加身。

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路人经过,很自然地,叶云岑又想到了刚刚那个在餐厅里遇见的白衣男生。

单说在她坐下的时候第一次跟他对视,他绽放的那个笑容,配合他的外表,很像自己很久很久以前看过的漫画里的少年,干净又明亮。

突然又想到当时丁恬恬给自己的问话:「云岑姐,他刚刚撞到你的那一瞬间,是不是很有偶像剧的感觉,电光火石四目相对之类的,有没有一点什么少女心的感觉?」

「这种突然相撞的行为,更像是扒手吧,撞你一下,咦我钱包呢,撞你一下,咦我肾呢……」

……果然自己是个实用主义者。

不过这一撞倒是捡到一个钱包,但餐厅的态度也真的很难用规章制度在解释,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这一连串的事情总给她一种说不清的感觉。

很难让人不联想是有意而为之,但她并不觉得这什么罗曼蒂克有关。

「云岑姐,在想什么呢?」丁恬恬突然窜出来,然后递给她一杯颜色缤纷的果汁,「没有加糖,贴心吧!」

她笑笑,把有些奇怪的情绪放到一边,接过她的果汁,和她一起上楼回公司。

在她走后,刚刚的月亮椅上又闪起了灯。

Rays 的品牌终稿已经交上去了,为了准备给 Rays 的后续工作开通道,叶云岑跟赵钦泰申请了暂时直接调去卖场。

自从进入公司以来,叶云岑一直是在办公室,就算一开始轮岗也只是去过几个卖场视察,所以这种直接面对卖场和柜姐的机会很少,这也是她这次申请暂调的原因。

新品牌一旦上线,网络宣发造势之后,肯定是在这里先开设柜台,等在这边酝酿一段时间顾客反馈达到总部要求之后才会正式上线官方旗舰店,等于说这里就是一个试点,所以前期的工作也比较关键。

深入一线以后,叶云岑的第一感觉就是果然不同工作地点会有不同的氛围,任何地方都少不了名利相争,只不过相对于办公室的软刀暗箭,卖场里就比较……呃,外放。

「叶总监,咱们区的有个柜姐跟人 C 区柜姐撕起来了!」在后台值班的李彤彤急匆匆地跑过来找她。

从她语调里叶云岑就判断了这个「撕」用的应该是手不是嘴了,做柜员这一行,基本是凭业绩吃饭,所以平常大大小小的争执也在所难免,但大家也都是年轻人,一般小吵小闹的回头也都不会放在心里,但要是上手就太难看了。

过去的路上她听李彤彤说了一下事情情况,大概就是为了争抢某个大客户导致的矛盾,听完她反而奇怪了。

本来以为是些什么家长里短的奇葩事,但毕竟 C 区这边的牌子也是个国际大牌,果然柜姐也算是些没见过场面的,同时这里也只是个口红柜台,再大的客户也大不到哪里去,做销售的都是人精,不至于为了点业绩闹得不好看。

转眼也就到了柜台,情况比她想象的要好,柜姐的武斗已经成了文斗。

由此可见,人类体内的好战激素是限量的,在口角中达到巅峰,随着时间的流逝下滑,而在看到领导的那一瞬间凉凉。

闹事的柜姐有一个属于别人管辖,叶云岑就让李彤彤跟她领导打个报告,让他们自行处理。

自家这个按照规章让李彤彤带她去后台写事故责任书,叶云岑暂时就在柜台替她。

剩下的一个战场外的柜员小妹妹 Kitty 有些不自然地拨弄了下自己那精致打理过的空气刘海,轻轻用胳膊碰了叶云岑一下,她顺着 Kitty 那看过去,这才发现这场文武斗的源头还没有走。

彼时一切还未展开,如果重来一遍用上帝视角展开人生的画卷,那一切就在这一帧的画面上拉开序幕。

从白色外套换成了鹅黄色,明亮的光线底下头发透着点点茶色,像是皎洁夜空下的上弦月,他向她绽放了一个没过保质期的灿烂笑容,说:「很高兴认识你。」

啊,是那个青春美好的小鸭子。

叶云岑突然明白了这场战争的背后,原来是不是人为财死,而是食色,性也。

Kitty 先凑过来扬起手机上的二维码,「您好,您这边订购的套装比较多,可以加我们的微信留下地址给您邮寄哦,」鸭子同学倒也没有推脱,成功加到微信的 kitty 伸出手:「你好,我叫 Kitty!」

鸭子同学笑笑,倒没有回应她的手:「Hello kitty 那个 Kitty 吗?」然后看着叶云岑问:「那你呢?」

好看的男孩子三言两语就能把人哄得开心,握手扑空的 Kitty 也被他一句话就逗得乐不可支,最近有个词怎么说的来着,海王?

其实不得不说初见他那个灿烂阳光的笑容确实有惊艳到她,但是现在他已经把那会儿的印象破坏殆尽。

就好像是亲眼看见一块晶莹剔透的水晶被腐蚀得痕迹斑斑,她很讨厌这种熟悉的感觉。

不打算再和这种油腔滑调的小男生有什么交集,叶云岑认真开口:「我叫达拉崩巴斑得贝迪卜多比鲁翁。」

正好刚刚的柜姐已经交完处罚回来了,叶云岑看着被自己雷得一片乌鸦飞过的众人,向她们点点头准备开溜,看到海鸭同学似乎还想跟自己说什么,还安抚了他一句:「最近手头紧,以后姐再联系你。」

???

回到 vip 休息室,叶云岑默默掏出手机,反思一下自己出了什么问题被盯上了呢,啊,这该死的,无处安放的,并不存在的富婆气质吗?

手机震动了一下,最近联系人出现一个验证消息——你好,我叫林翊白。

哟嚯,小鸭子推销自己开发客户还挺敬业。

……

人生就是这样,生活平静的时候大家都说生活是一潭死水,但一旦有人来打破平静,大家又会说有人搅浑水。

哦,还有种说法,叫搅乱一池春水。

心理学上有一种现象,就是你在某一天接触到了一个新名词,然后这个新名词就会从你知道的那天开始迅速地不停地出现。

叶云岑第一次知道原来人名也可以强行算进这个名词里面。

从那天正式认识林翊白开始,这个名字和人就开始密集地往她的生活里渗透。

不管是在卖场的哪个区,还是早中午,甚至是在某一个过道,她都有可能遇见新鲜的林翊白,而且也不知道他怎么贿赂了 Kitty,在这小姑娘每天见缝插针地跟她说林翊白好话的时候——

她终于意识到了,林翊白这个动向,绝对不是用敬业可以来解释的。

难道是,馋她的身子?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