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面,救援展开,容意身边多了一名女性警员,正询问她是否有受伤。

容意本想摇头,最后,撩起裤管,露出膝盖的割伤,这是爬车救人被玻璃划破,“可能需要缝线。”

她也得受点伤才成,不然,以对那群高高在上贵族学生们的尿性,事后,必定会指责她。

哪怕她救出的四人,也不会感谢她,反而抱怨她救晚。

女警员马上安排容意坐上救护车,容意提出让迟小希同行,女警员很快答应,下车前,容意往山脚一棵树望去,那里,已空无一人。

迟小希身无一点伤,有两名警员正询问她车祸起因,迟小希把自己所知一一告诉警员,很快,便过来陪容意。

上车看到容意膝盖划伤,眼泪说掉就掉,容意叹气,“你是个泪娃娃吗?不过是割破肉,又不是割断脖子,你哭什么。”

……

很恐怖的安慰,准备给伤口消毒的护士小姐姐,手中棉签棒都掉了一根,见容意没有受到一点惊吓,惊讶问,“这么大的车祸,小姑娘,你不怕吗?”

这么大的车祸?怕?

上辈子她经历过的死劫十个手指都没有办法数完!

为了搏一条生路,她选择入“死营”,从“死营”里踏出一条尽是用自己鲜血铺成的生路,一步一步,哪怕前路荆棘丛生,万丈悬崖,她凭自己的努力斩开黑暗,迎来光明,终于站在所有人面前,那曾经欺她、笑她、辱她者,终匍匐于她面前,不敢抬头多看她一眼。

“没什么可怕。”容意淡淡一笑,“这不,还活着么。”

护士小姐姐给了容意一切赞许的眼神,是个胆大的高中生。

棉签沾了碘酒,准备给容意的伤口消毒,还格外温柔道:“伤口里可能有玻璃渣,得清理出来,你忍一忍,可能会很疼。”

还怕容意痛,拿着棉棒又轻又柔给伤口四周消毒,容意受不了这么慢,干脆自己从护士手里拿过消毒棉棒给伤口消毒,并对护士小姐姐道:“您先去忙,我小伤,不碍事。”

棉棒给伤口附近消毒,面不改色。

迟小希遮眼,不忍看见。

接着,容意又拿起置物架上面的碘酒,拧开瓶口,又拿了消毒手术夹,夹了一团消毒棉团,碘酒倒往伤口,夹着棉团消毒,末了问护士小姐姐,“有针和线吗?”

有工具,她可以自己缝合伤口。

护士小姐姐被容意这波不眨眼,不怕痛,面不改色,又极为熟悉的彪悍操作给震到了,面对所问,护士小姐姐脱口道:“你自己缝合?”

“没有,就是问问。”容意改口了,她确实想自己缝合,不过,看到好友一脸见鬼,不可置信的眼神,容意决定低调一点。

护士小姐姐松口气,“小姑娘,你可把我吓到了,到了医院会安排医生给你缝合,我现在用纱布暂时包扎。”

迟小希从震惊中回过神,“意意,你不疼吗?”

直接倒碘酒,还自己清洗伤口,她看到自个膝盖都痛了。

“疼啊,忍着呢。”说完,容意在纱布放下的瞬间,配合着倒抽口冷气,表示,她很疼。

护士小姐姐看了容意一眼,眼里闪过一丝笑意。

而外面,一名男生神情激动对警员大声道:“是容意,就是这个红灯区出来的平民,是她故意找司机闹事,才导致翻车!你可以问问他们,都可以做证!”

他们,指的是容意冒险救出来的四名同学。

诚如容意所想,救出来的四人,非旦不感谢容意,反而一并道:“没错,司机好好在开车,容意突然间跑过去,这才导致司机分神……”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