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入朝为官两年后,被当朝王爷强行夺去了初吻。王爷跟一群狐朋狗友打赌输了,便来戏弄他。他狠狠咬破他的唇,一耳光扇去。王爷笑得无赖:「哟,冯大人还挺烈性!」这女扮男装的朝官,是当不下去了。

(一)

冯敏之在入朝为官两年后,被孟灵修堵在宫里的假山下,强行夺去了初吻。

他拼命挣扎间,狠狠咬破了他的唇,而那厮却只是在放开他之后,不在意地一舔唇边血,说了恬不知耻的一句话:「冯少卿知法犯法,伤了本朝皇叔,该当何罪?」

话音未落,他已是一耳光扇去,血红了双目:「你无耻!」

「哟,还挺烈性!」孟灵修吐出口血水,揉了揉脸,低头一把捏住他的下巴,笑得无赖:「实不相瞒,刚和几个小兔崽子打赌来着,本王不巧输了,他们非让本王来一亲你冯少卿的香泽,本王推脱不得,委实牺牲大了呀!」

说完,掸掸衣袖,一副正义凛然之状:「好了,你骂也骂了,打也打了,这事就当扯平了,本王先行一步。」

风掠长空,孟灵修好不得意地离去后,气到发颤的冯敏之在假山下,听到了远处传来的嬉笑声——

「王爷如何,冯少卿的嘴软不软?」

「软!」

「那甜不甜,甜不甜?」

「甜如蜜呀!」

「香不香,香不香?」

「岂止是香,那是香入骨呀!」

话音未落,一片淫邪放浪的笑声已夸张响起,不用伸头望去,也几乎可以想见那群世家纨绔子弟的嘴脸。

「王爷威武,王爷霸道,王爷这回可出了口大大的恶气,看那娘们兮兮的冯敏之以后还敢不敢同您作对!」

吹嘘拍马的声音越飘越远,当人群嬉笑离去,外头终于彻底安静下来后,冯敏之才从假山后缓缓走出。

屈辱的泪水在他眼眶中打转,他一身鲜红的官服在阳光下倍显讽刺,胸膛起伏间,他终是捏紧双手,一拳打在了山石上。

血珠滴答坠下,他咬牙切齿:「孟、灵、修,我与你势不两立!」

冯敏之与孟灵修积怨已久,其源头是两年前,孟灵修在御花园里撒的一泡尿。

作为大梁有史以来,活得最恣意的一位王爷,孟灵修可谓是皇室的一株奇葩。

当然,这话没人敢当着他的面说,毕竟他是当今允帝仅存于世的皇叔。

允帝仙寿四十,孟灵修却刚满十七。

辈份这种东西,简直就是用来伤人的。

放眼整个大梁,再没有人比他的辈份还要高了,因此他也便有了「倚老卖老」的资本,成天带着一群不成器的世家子弟到处厮混,做尽让史官都不忍下笔的混账事。

而两年前,刚考上状元,随百官一同游园的冯敏之,便在宫中,亲眼见到了这位传说中的「淮安王爷」。

彼时孟灵修正旁若无人地在「开闸放水」,而他那群「皇子皇孙」站在一旁,还个个抚掌叫好。

「能得我家皇爷爷的仙露浇灌,这花可真是三世修来的福气呀!」

一个比一个夸张的溢美之词中,百官纷纷摇头叹息,不忍相看,却是一道人影排众而出,带着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势——正是冯敏之。

他一脸正气,当着文武百官斥出的那番话,至今还在朝中流传。

「食君之禄,担君之忧,今日敏之冒着大不敬之罪也要说一句了,王爷你这种人的存在简直就是在浪费大梁国库的粮食。」

阳光下,话一出口,满场顿时都静了下来,连为首的宰相大人都吓住了。

一片噤若寒蝉间,那道「浇花」的背影吹了声口哨,不紧不慢地提上裤子,系上腰带,转身一笑。

「你说什么?」

冯敏之背杆挺得笔直,有人伸手去拉他,他却依旧面不改色,长空下一字一句道:「我说,王爷行径荒诞,有伤风化,为皇室蒙羞!」

话刚落音,身后的百官已齐齐倒吸口冷气:好个刚正不阿的年轻人!

他们无不在心中为他默默竖起了一个大拇指,冯状元,真男人,好胆量——

你死定了。

那时几乎所有人都以为冯敏之见不到第二日的太阳了,就连冯敏之自己也做了最坏的打算,因为孟灵修在上下打量了他许久后,只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你等着。」

但没有想到的是,他等来的不是严刑惩治,而是一顶大理寺少卿的官帽。

上任后没多久,他在宫中又迎面遇上了孟灵修。

「冯少卿见过猫戏老鼠吗?逮着后往往不一口咬死,而是慢慢折磨,徐徐玩之,那才更添趣味。」

宫墙下,那张无赖的笑脸凑近他,压低声音:

「本王送你这份见面礼,你可莫让本王失望,多坚持一会儿才好呀,不然本王又该无聊了。」

嚣张的笑声在长空下回荡着,孟灵修在众人的簇拥下扬长而去,只留冯敏之在他身后咬碎银牙。

「你放心,我会坚持的——可不是为了你。」

苦读诗书,心怀信仰,愿献以蜉蝣之力,做个真正的好官,造福百姓。

只为梦里那身再无处可寻的云衫。

(二)

夜间回府的冯敏之,手上包扎的伤口引起了青奴的注意。

青奴是冯敏之初入皇城时,在雪地里捡到的少年,那时他满身伤痕,不知来历,他收留了他,伤好后他便留在了冯府,追随他左右。

如今长廊灯下,青奴神色关切,不住追问道:「大人怎么受伤了?」

冯敏之摆摆手,什么也没说,只是抱着大理寺未阅完的卷宗,疲惫地进了屋。

身子无力地抵着房门,他久久未动,白日里吃了哑巴亏,如今只剩满心苦涩。

抱紧床头的骨灰坛,他不觉间模糊了视线,指尖一寸寸抚过那冰凉的坛身,他抬头,于一人高的铜镜中望见了自己的模样。

疲倦,瘦削,苍白,眼神空洞,很有一个常年被压榨的清官样子。

摘下官帽,脱去官服,漆黑的长发倾泻了一塌,只有这个时候,他才是她,那个都快陌生了面目的敏敏,而不是平日里与孟灵修相斗周旋的冯少卿。

「景言,我想你了……」

双手一点点抱紧怀里的骨灰坛,她呢喃着,恢复了小女儿般的埋怨:「那混账王爷今天又来寻我麻烦了,这一回,这一回他……」

烛火摇曳下,却到底是难以启齿,只能恨恨从唇齿间溢出一句:「总之他下流无耻,是天底下一等一的大混蛋!」

恨骂间,半空中仿佛又浮现出那张欠扁的笑脸,叉腰扇着扇子:「来呀来呀,冯少卿,看本王怎么慢慢玩死你!」

真是……太可恶了!

两年里,她与这混蛋王爷针锋相对,斗智斗勇,每一回胜了便欢天喜地,抱着骨灰坛邀功般喋喋不休,败了便似今夜,满心委屈地各种诉苦。

只是她自己都未曾发觉,若是坛里的苏景言能够跳出来,一定会摇着她的肩膀无奈相问,为何经年累月,口口声声都离不开那淮安王爷呢?

当然,苏景言是跳不出来的,就连她梦中,他也很少去。

他死在安德七年的秋天,生来孱弱的身体,支撑不了他未完的夙愿。

他饱读诗书,生平志向便是考中功名,为国为民,可他不在了,留下未过门的青梅竹马,想用另一种方式替他活下去的冯敏之。

挽了发束了胸,冯敏之背着骨灰坛,踏入皇城,只为延续未婚夫苏景言的毕生信仰。

如果,如果没有遇上孟灵修……这条路大概算走得很顺利。

「最好不要落在我手中,否则任凭你是王爷也要按律法处置……」

熄了灯烛,夜风飒飒,连梦中都还在咬牙的冯敏之并不会知道,笙歌不绝的王府里,孟灵修正一手揽着美姬,一手不自觉地轻抚双唇,回味着白日里的那一吻。

「还别说,滋味儿真不错。」

怀里的美姬抬起头,笑吟吟地摘了颗葡萄塞进孟灵修嘴里,「王爷在说什么?」

孟灵修吐出葡萄,留恋般地舔了下唇,饶有兴致地笑道:「我说,有个家伙,在大理寺执起法来眼都不眨,空有颗忧国忧民的男儿心,却长了个娘们儿身,你说有趣不有趣?」

(三)

皇天不负有心人,假山一事后,冯敏之盯严了孟灵修好一段时间,终是抓住了他的不是——

「大梁律法,宗庙祭祀期间,皇室子弟不得开荤,不得纵情声乐,王爷却还呼朋唤友,大肆出入这秦楼楚馆,试问将老祖宗置于何地?」

红袖坊里,一身鲜红官服的冯敏之,正气凛然地站在灯下,严肃的面孔与身旁的莺莺燕燕格格不入。

出来偷腥的世家子弟们纷纷被这气势震住,唯独首座上左拥右抱的孟灵修,笑意不减,仰头望着冯敏之,眸如璨星。

「好一张伶牙利嘴,盯了这么久,总算抓住了这点小把柄,冯少卿真不容易呀。」

说完,他折扇一打,一派主人翁的招呼姿态:「来来来,冯少卿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吧,先来听个曲儿熟悉熟悉……」

冯敏之一声冷哼,把凑近的花魁一推,拔高语调。

「少废话,大理寺拿人,劳请王爷屈尊跟敏之走一趟吧。」

这桩牵扯皇亲国戚的案子在允帝跟前打了个转,判得说重不重,说轻不轻,随孟灵修出去厮混的那些世家子弟们,通通各回各家,各自禁足,而「领头人」孟灵修呢,惩治可谓别具一格——

在大理寺冯少卿监督下,一笔一划,不得假手于人,老老实实将一整套大梁律法抄完。

对于这样的结果,冯敏之已算满意,但当她走出殿外,紧随身后的孟灵修却是吹着口哨,心情比她还要好似的。

「那么厚一套大梁律法,冯少卿可要好好监督本王完成啊。」

长空下,无赖的笑脸凑近她,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般,看得她直皱眉,对着那道哼曲远去的背影道:「失心疯了吧。」

而当暮色四合,淮安王府的人敲锣打鼓,拥着孟灵修浩浩荡荡而来时,冯敏之才明白这厮在打什么样的如意算盘。

「本王琢磨着,抄完怎么也要个十天半个月吧,冯少卿公事繁忙,劳烦你天天跑来王府实在过意不去,本王索性搬来与你同住,你看如何?」

这简直是再混账不过的一步棋,反客为主,逼过河界,仿佛要她知难而退般,却偏激起了冯敏之一股倔气,她瞥了眼孟灵修身后的人,一声嗤笑:

「如此甚好,只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王爷把整个王府都搬来了,既是同吃同住,那自然敏之过何样的生活,王爷便得照旧相随,只怕王爷锦衣玉食惯了,受不了这个苦。」

两人在冯府门前大眼瞪小眼,僵持多时后,终是孟灵修笑了,向身后挥挥手,在王府众人不甘散去后,推开冯敏之,径直踏入了冯府。

进府后他各番打量,一路上嘴巴就没歇过,字字刻薄入骨:「啧啧啧,冯少卿住得也忒寒酸了些,本王府中的马厩都比这舒适……」

冯敏之跟在他身旁,面不改色地见招拆招道:「臣是执律法办事的父母官,两袖清风再正常不过,哪些某些人,穿金戴银,酒池肉林,花得都是百姓的血汗钱,简直如仓库里的硕鼠,臭不可闻。」

一番言辞犀利叫人无话可辩,孟灵修轻咳一声,走在前头,掏掏耳朵,装作没听见。

身后的青奴凑近冯敏之,压低声音,似有不满:「王爷驾到,不知这个月府里的伙食费……」

「伙食费自然减半,只吃素,不沾荤,我可没那么钱养闲人。」

冯敏之直截了当地一口打断道,不大不小的声音刚好传入前头的孟灵修耳中,叫他脚步一顿,在心中暗暗磨牙:「好你个冯少卿,真够狠的。」

(四)

同吃同住的生活这便开始了,每日从大理寺回来后,冯敏之便到书房里批阅卷宗,孟灵修则在一旁抄写律法,中间摆着一根黑森森的戒尺。

起初孟灵修以为冯敏之只是吓唬吓唬他,但当他抄着抄着神游天外时,那根戒尺竟然毫不留情地敲来,打得他立时吃痛弹起:「大胆,你敢打本王?」

烛火摇曳下,冯敏之一张脸冷冰冰的:「打的就是你,王爷莫忘了刚进府时扔下的豪言壮语,怎么,这便受不住了?」

孟灵修与她对视半晌后,讪讪坐下,揉揉被打红的手背,想起已连续吃过七天的馒头清粥,不由心生绝望,腹诽哀嚎:「天呐,本王这是抽了什么风,居然自己跑过来让他折磨……」

进府不到半月,孟灵修便迅速消瘦了一大圈,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整日红光满面,走路都似飘的冯敏之,连青奴都忍不住开口,语气泛酸:「好久没见大人这么开心过了,王爷真是功不可没……」

冯敏之顿住,摸摸脸,这才收敛了笑容:「有吗?」

她忽然想起一件恐慌的事情,自己已有许久没与「景言」说话了,似乎每日的生活都被孟灵修那厮占满了,斗嘴过招不亦乐乎,连逼他成功咽下一口青菜都能乐上半天。

这,这……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心神不宁的冯敏之,慌不择路间,迎面撞上了前来炫耀的孟灵修,孟灵修一把扶住她,手里高高扬起刚抄完的律法。

「冯少卿你看,本王的字是否大有进步,再不许说字如其人,暗讽本王猪模狗样了。」

秋阳下,那张邀功般的笑脸闪闪发光,衣袂飞扬间,俊秀无双。

居然越看越觉得,有那么些率真可爱……

冯敏之一个激灵,推开孟灵修,连退数步:「王,王爷对臣施了什么妖法?」

孟灵修莫名其妙,还待上前,冯敏之已经满脸惊恐地从廊下逃走,跑得比兔子还要快。

望着那跌撞远去的背影,孟灵修在长廊上哭笑不得,却不知什么时候,青奴站到了他身旁,幽幽开口:「王爷见谅,许是夫人的祭日快到了,大人情绪有些失常……」

「夫人?」他霍然转过身,一双眼瞪得大大的:「冯敏之还有夫人?」

秋夜萧瑟,孟灵修在屋顶上找到了喝得酩酊大醉的冯敏之,而这一天,正是苏景言的祭日。

自从青奴相告后,孟灵修这段时日便一直心事重重,他才知道,原来冯敏之竟还有个未过门的亡妻,他那样刚正不阿,努力地做个好官,不过是不想让九泉之下的妻子失望。

一时间,他回想起往日与冯敏之相斗种种,心乱如麻,说不清是怜是叹。

如今爬上屋顶,看他在月光下独自饮醉,他心口竟然闷闷的,不由就伸出手去。

「冯少卿,别喝了,本王扶你回去休息……」

第二日清晨,冯府的上空被一声尖叫划破——

醒来的冯敏之一脚将孟灵修踹下了床。

青奴连衣服都来不及穿好,闻风赶来时,只听到里面一片鸡飞狗跳。

「冯,冯少卿,把那花瓶放下来,有话好好说,本王,本王昨晚可什么都没对你做过,是你喝醉了非要拉着本王上床的,还抱着那骨灰坛子说了大半宿……」

青奴心头一紧,正欲推门时,里头已传来冯敏之嘶哑的厉喝:「不要进来!」

她踩在床上,单衣赤脚,长发披散着,花瓶高举过头顶,眼眶泛红得像只兔子,一只急了欲咬人的兔子。

「你,你都知道了些什么?」

颤抖的质问中,孟灵修眨了眨眼,将目光从床头的骨灰坛子挪到了冯敏之的胸前,干干一笑:「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本王都知道了。」

末了,他小心翼翼地靠近,压低声音:「放心,本王会替冯少卿保密的,不过,冯少卿可以先披件衣裳么?这大早上的春光乍泄,本王可有点消受不起……」

话音未落,那高举的花瓶终于应声砸下,在孟灵修的脚边碎了一地,随之响起的是冯敏之的一声怒吼——

「滚!」

(五)

孟灵修的脸皮之厚,足以支撑他在冯敏之吼出第一千个「滚」字后,仍然气定神闲地留在冯府。

倒是青奴恨恨地红了眼眶,望向孟灵修的目光如仇人般。

「昨天是夫人的祭日,王爷却趁大人醉酒之际,做出,做出这等事,大人可怎么办……」

孟灵修都快被那股怨恨之气念成灰了,终是忍不住回过身来,冲青奴眨眨眼:「本王会对你家大人负责的。」

说完,他端着饭菜,径直去找不吃不喝的冯敏之,留下身后震惊的青奴愣站许久,忽然一声凄厉,掩面恸哭:「大人,我家大人……」

可怜的冯大人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了,只得病怏怏地躺在床上,抱着骨灰坛子,叫孟灵修强行喂了几天的饭。

这一夜,青奴出门采办,整个冯府只剩下了孟灵修与冯敏之两个人,对,冯府就是这么穷酸,用孟灵修的话来说就是,穷酸到来个刺客都没几个下人能拦一下。

所谓好的不灵坏的灵,说刺客,刺客还真就来了。

秋叶飘零,晚风飒飒,当门被一脚踹开时,孟灵修与冯敏之正在抢夺那个骨灰坛子,两人齐齐抬头间,被门前那个满身杀气的黑衣人煞住了——

「受人钱财,与人泄恨,谁是前月判了盐商案的大理寺冯少卿?」

孟灵修张大了嘴,好半天才找着自己的声音:「我……们都不是!」

杀手冷冷一哼,剑锋如雪:「那就一起死吧!」

孟灵修背着冯敏之跃出窗外逃命时,她怀里还抱着那个骨灰坛子不肯撒手,孟灵修骂都懒得骂了,直接从怀里掏出一枚信号弹,当空发射。

耀眼的红光下,他脚步如飞,背着冯敏之穿梭入夜色中:「王府的人很快就会来救我们了,再等等……我说,你能把那坛子扔了么,它硌得本王背疼!」

一路狂奔逃命,所幸今夜无星无月,杀手又对冯府地势不熟,竟让孟灵修在冯敏之的指引下,找到冯府的柴房,躲进了那隐秘的角落中。

黑暗里,两个人挤在一团,屏气凝神,竖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身子都颤得厉害。

「王,王爷把我交出去吧,王爷千金之躯,不能有事。」

冯敏之抱紧骨灰坛,眸中已有泪光闪烁。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杀手迟早会找到这,她不能连累他。

「交什么交,你是女的,本王是男的,要出去也是本王出去!」

孟灵修压低声音吼道,把冯敏之都一时震住,他胸膛起伏着,吃喝玩乐了一辈子,还真没遇到过这等凶险情势。

「妈的,王府的人是干什么吃的,怎么还不赶来……」

冷汗直流的祈祷中,却是有脚步声逐渐靠近,夜风敲窗,孟灵修与冯敏之同时抬头,在对方眼中瞧见了自己惊恐的模样。

「人活一世,死就死吧!」

孟灵修一声恨骂,忽然站起,吓得冯敏之赶紧拉住他,他回头,呼吸急促:「有句话本王怕再不说就来不及了。」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