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青青沈泽川为主角的小说 阮青青沈泽川是哪本小说主角2021-05-28 20:08:28   编辑:八贝勒穿成弃妃成团宠

穿成弃妃成团宠好看,作者妖后不妖大大的文笔很好,内容很棒。

妖后不妖状态:连载中类型:穿越架空立即阅读《穿成弃妃成团宠》 小说介绍

熬夜必看小说《穿成弃妃成团宠》是您的不二选择,该书是妖后不妖的经典之作,主人公是阮青青沈泽川,《穿成弃妃成团宠》这本小说讲述了:阮青青穿到一个小寡妇身上,然后睡了当朝四皇子……如此还不够,她居然还怀了四皇子的孩子……简直,开了挂的人生,就是这么倒霉!不过好在她有一座医院,救了各路大佬的命,他们全是咱的靠山!阮青青好不容易苟且的活了下来,可这一个两个三个……五个儿子是怎么回事!大儿子眸光温柔:小娘,天儿凉了,孩儿给您买了一件雪狐大氅。二儿子经商天才:小娘,谁说咱家穷了,金山银山,你想要几座?三儿子武林高手:小娘,谁欺负你,儿子剁了他给您报仇!四儿子绝代风华:小娘,这世上只有您的风姿能与本公子比肩。五儿子小可爱:娘,人家最最爱你了!阮青青:“……”她以为自己拿的是女强复仇剧本,结果是霸道王爷+团宠。...

《穿成弃妃成团宠》 第17章 我在你身后躲避风雨 免费试读

阮青青觉得,她将会遇到穿越以来最大的难题,分不清自己的四个儿子!这才见了俩,就已经弄混了。

“孩儿刚从凛州外祖家回来,特来给小娘请安。”说着萧祁墨恭恭敬敬冲阮青青行了个礼。

“回来就好,一路劳累了吧?”

萧祁墨起身,没有接阮青青这话,而是道:“刚孩儿去给祖母请安时,才知家里发生了这么多事。”

阮青青胆儿颤了一下,本能低下头,一副做小伏低的样子。

原主好像很怕这位大公子!

“是……是发生了很多事。”

听得一声长叹,阮青青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往日孩儿跟小娘说了很多道理,看来是白费口舌了。”

“没没,听进去了。”

“哦?”

这讨厌的本能,阮青青就是提不起气势来,“听进去……一点。”

“小娘不怕死,倒也不用连累阖府上下百余口。”

“我错了。”

萧祁墨一愣,倒没想到阮青青居然会认错,以往她总是无理搅三分的,再不行就撒泼上吊,最是让他头疼。

阮青青抬头,眼圈都红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萧祁墨沉默半晌,叹息道:“知错就好,至于往后,且走一步看一步吧!”

说完,萧祁墨冲阮青青颔首,而后举步离开。

这位大公子是个读书人,正在准备科举,不但是个学霸,还是位温润如玉的美公子!有匪君子,如金如锡,如圭如璧。

可惜,这是她儿子!

不能动歪心思,她可是立志要做好寡妇的!这个时代,男人三妻四妾,女子有七宗罪,还有条条框框压着,不如做个寡妇,不靠男人只靠自己。

明月桥上,宣靖王仰头灌了一口酒。

她说:你若赴约,我知你心意,此生荣辱与共,生死相随。你若不来,想是我往日里自作多情了,从此你的生死与我无关,我的悲喜你也不必放在心上。

夜静月圆,只是风吹得有点冷,萧祈盛裹紧披风,见宣靖王只顾喝酒,似乎心情不太好。

“那些黑衣人是谁派来的,你心里一点数也没有?”

“想杀本王的人太多了。”

“我听说了,皇上封了梁王为太子。”

梁王是大皇子,朝中关于立长还是立贤一直争议不断,也就分成了梁王党和宣靖王党,不过他知道,他这位好兄弟其实并不想争那皇位。

宣靖王仰头喝干了坛中的酒,醉意却不浓,不足以忘记心中的烦忧。于是他夺过萧祈盛手中的酒,继续灌自己。

“你不知……”宣靖王突然指着萧祈盛,脸上布满怒气,其中还夹杂着迷惘。

“你喝多了。”萧祈盛想夺过宣靖王手里的酒坛,却被他躲开了。

“我对不起她!”

“她?”

“我曾与她誓言,待凯旋归来,定十里红妆娶她。”

萧祈盛这一下听明白了,“你说落雪啊,怎么对不起她了,你便不是太子也能娶她做王妃啊!”

“你傻不傻!”

“嘿,我怎么傻了,你才傻!”

宣靖王看着一向少根弦的兄弟,没好气道:“还不是你小娘的错!”

“关我小娘什么事,她是喜欢你,你不理她就是了,她能奈你何!”

宣靖王一愣,看来萧祈盛还不知道他和阮青青的事。

“落雪喜欢的是你的人,而非你是不是太子。这样吧,我帮你探一探她的心意,若她心里认定你了,你就上我家提亲去,这样行了吧?”

宣靖王看着那轮月,不知她那夜等他的时候,这月是不是也很圆。

“好。”

沈泽川回府,秦深看到他平安回来,总算松了一口气。

“可追踪到那群黑衣人踪迹了?”

“他们到一处便散开了,我们活捉了一个,不过他舌下有毒,已经含毒自尽。”

“倒是干净利落。”

沈泽川神色阴沉,举步往东侧屋走去。这般训练有素,像是他二哥手下的暗卫,他曾借来用过。

他已经不跟他争抢什么了,他却还不肯放过他!

一颗心冰冷至极,突然看到他未完成的那幅画,在风雨中孤单前行的人,身后却多了一个小人,小人挺着肚子,似在他身后躲避风雨。

见自家王爷突然呆住了,秦深往那幅画看去,不由哎呀了一声:“定是阮氏画上去的,这画的是什么啊,缺胳膊少腿的小鬼?”

这根本没有画技可言,白瞎了他家王爷这么好一幅画。

沈泽川轻哼一声,“她倒是求生欲很强!”

“啊?”

“派我们的人暗中保护她。”

“她?”秦深觉得有必要问清楚,“可是阮氏?”

“不然呢?哪个女人还怀了本王的子嗣!”

是她就是她呗,至于发这么大的火,秦深只敢在心里嘀咕。

翌日一早,阮青青本来打算赖床的,老夫人免了她的晨昏定省,她没有理由早起,只是听蓉进来,说颜太医来了。

阮青青梳妆好以后,颜太医才进来。

每次瞧见颜期这张脸,阮青青总免不了一番感叹,这地儿是不是养人啊,怎么一个个都长得这般英俊不凡。

“夫人?”

“啊,怎怎么了?”

颜期淡淡一笑,“请夫人伸出手来。”

阮青青发现自己光顾着花痴了,竟然忘了伸手。

帕子盖到皓腕上,颜期指尖探触,不多一下收回。

“夫人腹中胎气稳定,不过也不可大意,注意多休息。”

阮青青突然想到什么,问:“你每次请完脉都要回宫给太后禀报吗?”

“是。”

阮青青点头,至少有一人在乎这个孩子,也就是在乎她的命。经历了昨夜的事,她深刻体会到,在这个时代,她太渺小了。只有上位者看她在眼里,她才有可能平安生下这孩子,保住自己的命。

“夫人已经过了三个月怀孕初期,可以适量活动一下筋骨,切忌暴饮暴食,以免胎儿过大,到时难产。”

“我这几日还真是挺有胃口的。”

“七八分饱就好,可以多加一餐。”

阮青青想,这年轻太医还挺专业!

“你在宫里也给娘娘们保胎吗?”

“宫里有资历的太医很多,在下还不够格。”

“资历老不代表医术就好,年轻也不代表不稳妥,我信你!”

颜期微微一愣,而后淡淡笑道:“谢夫人信重!”

说完,颜期收拾好药箱,颔首退了出去。

上一篇:小说 你也配跟她比秦舒秦舒陆隽白王云卿全本无删减阅读下一篇:已经没有了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