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你走开

宁霖川这一走,就是一个月。

再次见到他的时候,他醉宿而归。

莫小言看见他,冷淡的越过他就要回房。

受不了她的冷淡,宁霖川带着醉意,一把拉住她。

莫小言被狠狠的甩在沙发上,男人什么话都没说,上来就撕破她的衣服。

莫小言紧紧的搂着自己,惊恐的注视着他。

你、你走开,你不是说我脏吗?”莫小言抖着身子,带有疏离的语气阻止着宁霖川下一个动作。

他冷笑着,发出一声嗤笑:脏?我也要侮辱……”

轰!

宁霖川的话刺激着莫小言,她挥舞着小手,不让他靠近半分。可最终这些举动都是无劳的,宁霖川扯掉领带,直接绑住她挥舞的小手,不带任何情绪的直接进入了她的身体。

她就跟没有灵魂的布娃娃一般,任由宁霖川摆弄,蹂.躏。

就这样持续到了凌晨一点,宁霖川就这样躺在她的身边,睡了过去。

莫小言眼神空洞的望着天花板,冷笑起来。

那一刻她觉得自己无比的凄凉,甚至有些贱。

一夜无眠,她睁着眼睛,等待着天亮。似乎这样,她就可以忘记昨晚发生的所有事情。

宁霖川醒后,直接去了浴室,连施舍的一眼都没给她。

她离开床,颤巍着双腿去了客房,清洗了一番。

宁霖川出来之后,见莫小言不在床上,黝黑色的眸子紧了紧,正预备去找她,便看到她已经穿戴好,路过房门。

那样的冷淡,好像他与她就是陌生人。

想到这里,心里闷着一股无名的怒火。他沉着脸,下了楼,发现莫小言根本就不在客厅,心里莫名的一股烦躁。

余光落在院子中,发现了莫小言的身影。她独自一人坐在秋千上,不知道在想什么,那双好看的眸子,失去光泽,目光涣散。

宁霖川轻轻的靠近莫小言,他不知道怎么了,看见她孤独的坐在这里,脑海里竟有一个想法,想要去陪着她。

不知是他的脚声太大,还是秋千上的女人太敏感,他才靠近一点,女人就像是受了惊吓一般,猛的站了起来,目光惶恐的看着他。

四目相对,谁都没说话。

受不了这样气氛的莫小言,落荒而逃,她拼命的奔跑会房间,重重的关上门,似乎后面又什么毒蛇猛兽在追赶她。

她靠着门,滑落在地上。她盯着前方,将头埋在膝盖上,紧紧的闭着泛红的眼眶。

该死心了,莫小言,他从来都不在乎你,你又何必为他掉眼泪呢?

以后,都不准为他掉泪。

宁霖川黝黑色的眸子,燃起一股怒火。随后,裤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霖川哥,我不小心把脚崴了,你能过来送我去医院吗?”电话那边传来传来清脆的女孩子声。

小安你在哪里?我这就过去。”

宁霖川捏着手机,驱车快速离开,眼底的那股怒火也消失殆尽,剩下的只有一丝丝担忧。

听见车子发动离开的声音,莫小言那根紧绷着的神经,放松了下来。

她拨通了律师的电话。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