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明月听说,杜母喊了白依依过去,就立马去找杜母。

谁知道刚好和要出门的白依依撞上了,被撞得七荤八素的白依依眼见就要倒地,杜明月大手一捞把她带进自己的怀里。

从未与男子有过亲密接触的白依依,靠在他的怀里不敢动弹,透过衣衫还能感觉到他的体温,这么一想,让白依依羞红了脸。虽然她知道,这只是杜少的善意之举,可她还是忍不住心砰砰地跳。

“明月哥哥,你们!”被下人领来的袁小姐有幸看到了杜明月把白依依揽在怀中的和谐画面。

在袁小姐的心中,杜明月不光是与她有婚约的人,更是她袁琪尊贵身份的一个象征。人人都知道杜家的公子不光相貌一等一,才学也是一等一,只有这样的男子才配的上袁家小姐。

他们虽然早早订了亲,可这几年两个孩子年岁渐长,袁家却迟迟没有动静。杜老爷愁啊,自己的产业多的是需要袁家帮忙的地方,有了这层关系才更方便行事。

可孩子们各有各的主意,催都催不动。

袁琪看着杜明月怀里的女子,心中生出一股怒火。

她的未婚夫怎么能把别的女子搂在怀里。

似是看出了袁琪心有不悦,杜明月解释“她要摔倒了,我顺势帮她而已。”

他这解释还不如不解释,反倒显得袁琪肚量小了。

在这尴尬的场景中,最尴尬的莫过于白依依了。虽说看见袁小姐的时候,她就立马从杜明月怀里逃了出去,但看着袁小姐的神情总有一种自己是第三者破坏了人家小情侣感情的错觉。

现在开口离开吧,尴尬。不离开站在这里吧,也尴尬。

还是杜母开口化解了三人之间的尴尬。

“琪琪来了,快来阿姨这儿,好久不见了。我和明月都可想你了。”杜母慈爱地望着袁琪,招手示意她到自己身边。

杜家长辈的面子再怎么说也是要给的,袁琪忍下了心中的忿忿不平,来到杜母身边。

白依依看局面有所缓和,火速离开了。

杜明月“母亲,你与袁小姐叙旧,我就不叨扰了。”

“哎!明月,你留下……”杜母话还没说完呢,杜明月已经快步离开了。

觉察到杜明月对自己的态度,袁琪的脸都黑了。念着袁母还在身边,这才没有发作只说“明月哥哥是大忙人,阿姨你就随他去吧。”

杜母“还是琪琪贴心,明月脾气臭,以后就靠你这个儿媳妇来治他了。”

袁琪听出了杜母这是才在旁敲侧击说婚事,就跟她糊弄了一下。

袁杜两家的婚事,自然该是他杜家先提,表明诚意,杜明月不主动,袁琪是不可能自己上赶着跟他当老婆的。

话说,杜母和袁家小姐聊得火热,白依依这边也不好过。

杜明月居然追了上来,直直盯着她的眼睛“你脸红了。”

不说还好,一说她脸更红了。

杜明月见她这样忍不住想逗逗她,就伸手在她脸上捏了一把“你这脸蛋不用来煮鸡蛋真是可惜。”

白依依看着他的幼稚举动,只觉得他有病。但他即使有病,也有金主不能得罪后半生的幸福还在他身上。

白依依只能任由他揉搓自己的小脸。

剧情进展到这一步,林九儿懵了“我们这是进了纯爱剧场嘛?”

【安心看你的(ノ`⊿´)ノ别打扰我看戏】系统又怼了她。

都捏了这么久了,怎么还不停下来。再这样捏下去,白依依感觉自己的脸都要肿了。

“少爷,捏够了吗?”

“早够了,你应该早点问的。”杜明月笑着对白依依说。

他这个人是有点恶趣味在身上的!白依依在心底给他贴了个标签。

“生气了?”杜明月故意贴近她的耳边,呼出的热气尽数喷到她脖子上。

可忍一忍二不可忍三忍四,大不了回到以前的苦日子罢了。

白依依用力推开杜明月,质问他“杜少爷,请自重。别做出这种让人误会的事情。”

没有想象中的生气,他就回了个“好。”

“准备一下,今晚唱歌给我听。”杜明月又恢复了正经的样子,好像刚刚轻浮的人不是他一样。

还不等白依依回答,他就转头走了。

怪人,以为找到个金主谁知道是个怪胎,可以准备跑路了。在这度余生的想法已经从白依依脑子里烟消云散了。

等到了晚上,管家给白依依拿了一件衣服说是少爷让她唱歌时穿的。

那是一件火红的旗袍,丝绸的料子,胸口处绣了一朵小花。

这衣服显然不是专门给白依依做的,尺码完全对不上啊。衣服有点小,穿在白依依身上感觉快要撑爆了。还好呼吸还能正常呼吸,不然白依依真要成为穿不合适的衣服去世的第一人了。

好不容易穿着这衣服挪到了杜少听歌的地方,白依依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白玫瑰的滑板被撒在地上,形成了一条通道,尽头处是侧躺在塌上的杜明月。

他似乎是睡着了,对白依依的到来没有任何表示。

伺候主子真难,穿着不适合的衣服来给他唱歌,他居然一个人睡着了。

想起今天白天,他对自己做的那些事,白依依就生气。

他睡着了,是不是就可以小小地报复一下?白依依想趁着他睡着给他一个小小的教训,就蹑手蹑脚地靠近杜明月。

她慢慢抬起手,准备捏住他的鼻子,可就在她马上就要计谋达成的时候,杜明月睁开了眼睛。

她赶紧把手抽回去,可还是晚了一步,被杜明月发现了。

“你靠我这么近,是想趁我睡着非礼我?”

白依依“……”

(苏州铁艺楼梯)